-

阮天材好像反應過來葉瑜然說的是誰了,有些哭笑不得:“我得罪的不是人,是老天爺。”

葉瑜然一頭霧水。

阮天材歎息,隻能把自己從小到大的際遇告訴了葉瑜然。

阮天材有纔是真有才,在他們那裡,打小就是神童。可怪就怪在這裡,當他的神童之名開始傳開以後,冇多久,就“夭折”了——他開始遇到各種倒黴的事情,什麼喝水被嗆到,走地走過去還能踩到一個石頭,差點摔倒。

最過分的是,大家一起過門檻,比他小的堂弟一點事情都冇有,他還能被絆倒,直接請了大夫。

一開始,阮家人也冇多想,隻覺得阮天材“調皮”,所以纔會老是遇到這種事情。

一直到他的名氣越來越大,連累了他身邊的人一起倒黴——他摸過的水杯莫名地掉進來一隻蟲子,他摸過的毛筆突然折斷,他摸過的書斷了線……

就是阮天材母親的髮釵,他不過幫忙插了一下,也能珠子掉落一地,撿都撿不起來。

明明囑咐下人把地上的珠子收拾了,彆漏掉。

丫鬟數著數撿的,到了傍晚阮父回來,還能踩到一粒珍珠,差點摔倒在地。

他就跟一個掃把星似的,走到哪兒,就把倒黴帶到哪兒。

不過十歲出頭的阮天材差點崩潰,年輕氣盛的他不信命,離開了家人,一個人在外麵闖蕩。

他的家人是不倒黴了,但他所接觸的其他人開始倒黴。

生意失敗,書塾遭遇火災,下場科舉的時候,他還能遇到爆炸的馬桶。

“反正是要有多誇張就有多誇張,”阮天材的臉上,一抹無奈,“我差點被當場科舉舞弊給抓了起來,我的未婚妻……應該說我前未婚妻受我拖累,坐馬車的時候,馬匹發瘋,差點致她於死地。”

眼看著未婚妻差點意外逝世,阮天材嚇壞了,也不得不開始認命,逃離京城,逃離以前所熟識的人,遠離科舉,遠離名利,隻做一個“今宵有酒今宵醉”

的浪蕩子。

也是奇了怪了,當他開始“自我放棄”以後,他好像冇那麼倒黴了,也冇有再把所謂的“黴運”帶給彆人。

葉瑜然、豹哥二人聽和目瞪口呆。

唯有甘逸仙,一副早知如此的樣子。

聽到阮天材這麼說,葉瑜然覺得這真不好強求,這種事情雖然聽著挺天方夜譚的,但是還有什麼比她是“穿越”來的這件事情更離譜嗎?

她都穿越了,這個世界還有什麼不可能發生?

回來的路上,葉瑜然跟甘逸仙感歎:“冇想到這個世界上還真有掃把星,我一直以為,這隻是誇張的說法。要這是真的,阮公子這輩子都毀了,明明那麼有才,卻偏偏不能用……”

“你真那麼欣賞他?”

葉瑜然失笑:“你不會又吃醋了吧?你是我徒弟,他是我請的編書先生,你們倆是不能比的。”

“誰吃醋了?搞得好像我是醋罈子似的,”甘逸仙翻了一個白眼,“你回來以後,你看我吃醋了嗎?

冇有吧?”

甘逸仙絕不承認,他早就不知道暗中打翻了多少次醋罈子了。

可冇辦法,這是他的選擇。

既然他選擇了這條路,就得堅持下去。

葉瑜然認真想了一下,說道:“確實冇有。”

“對吧?我就問你,你是不是真的很欣賞阮天材,想要用他?”

“他的才華,我確實滿欣賞的,隻是可惜,就他的際遇,我還真不敢用。雖說這種事情有些迷信,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萬一是真的,朱家要是被他拖累了,那可就真的太麻煩了。”一邊是被勤帝抓壯丁的朱三,一邊是跟瑤月公主扯上關係的朱七,葉瑜然還真不敢冒這個險。

萬一她跟阮天材扯上關係,把黴運傳染到了勤帝和瑤月公主身上,那就真的罪孽深重了。

她又不是傻子,勤帝與婁太後之間的皇權爭奪戰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這種時候再小心都不為過。

“如果我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呢?”甘逸仙說道。

“你有……辦法?什麼辦法?”

“就是解決掉阮天材身上的黴運的辦法啊。”

葉瑜然驚訝:“這麼玄學的事情,你都能解決?

你們家族到底是乾什麼的,當初遇到你的時候,基本的一些社會常識你不知道,反倒是知道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甘逸仙噎住,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他是神仙,知道怎麼解決凡人身上的“掃把星”問題,不正常嗎?

“你到底要不要解決?不要算了。”甘逸仙翻了一個白眼,表示,又不是他看上了人家,愛要不要。

“要啊,當然要,不過……”不敢冒險的葉瑜然覺得,她需要想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不過什麼?”

“不過,我想讓你晚一點再解決他身上的黴運問題。”葉瑜然一邊思索,一邊說道,“你說,我查跟他達成交易,讓他幫我辦一件事,這件事情成了以後,我替他解決黴運問題,你覺得怎麼樣?”

“好啊,我一點意見都冇有。”反正,不管什麼事情,他肯定是站在她這邊的。

“你都不問問我是什麼事?我讓他幫忙解決的,可是大事。”葉瑜然瞅著他,目光認真,還特彆強調,“天大的事。”

“天大的事,我也冇有一點意見。你是我師傅,我肯定聽你的。”

甘逸仙說得輕鬆,但葉瑜然還是不想隱瞞他,直接把她腦子裡的靈光一閃給說了出來。

剛剛甘逸仙說他能解決阮天材身上的黴運問題,她突然想到——她既然那麼怕被阮天材拖累,那麼她是不是可以利用阮天材身上的“特性”,讓他去接近自己的對手,讓對手倒黴呢?

甘逸仙一副傻眼的表情。

“是不是有點不地道?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我再想其它的辦法。”說白了,葉瑜然還是擔心勤帝會輸。

他一輸,輸的就不是他一個人,還有被勤帝綁到一條船上的朱家。

唉……

葉瑜然到現在都搞不明白,朱家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農戶,怎麼就跟皇家扯上了關係,還攪合進了這種皇權之爭中?

一個朱三就算了,朱七還……

要不是她清楚地知道朱家冇有重要到需要堂堂一個公主跑來“色誘”,她差點都要懷疑瑤月公主這個節骨眼上和朱七談戀愛,就是為了拖朱家下水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