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不丁地送了一個人過去,葉瑜然自然要提前跟人打招呼,免得誤傷。

葉瑜然冇有直通勤帝的渠道,就走了師爺洛秋山的路子,他本來就是勤帝的人,經常要與勤帝通訊,由他彙報再合適不過。

葉瑜然也考慮過瑤月公主這邊的渠道,但考慮到現在婁係一脈未滅,為小心起見,她還是冇碰瑤月公主給她留的人。

萬一要是讓婁太後的人發現了貓膩,到時候就麻煩了。

阮天材的事情安排好以後,葉瑜然就轉頭繼續忙活搭建她的“編書人團隊”了,居樂天、蘇友仁等人都被選中,收拾包裹,進入了葉瑜然特地安排的莊子,做一個短期培訓。

她要的與跟現在市麵上的不太一樣,所以她還需要拿一個樣版出來,教他們怎麼編才能編成她想要的樣子。

“我要編的書,可能跟你們平時看到的不太一樣。”葉瑜然拿出了朱八妹整理出來的參考教材,拿給大家傳閱,“這是我們書塾內部教材,是由書塾裡的先生根據教學情況草擬的,這是一本《農業知識概要》,為什麼說是概要呢?”

“因為這本教材上所出現的種田知識,都是朱家村的種地經驗。”

“也許你們有人要問,種地而已,也有必要編一本教材嗎?這跟你們以後的工作有什麼關係呢?”

……

葉瑜然輕輕笑了一下,表示《農業知識概要》麵對的就是朱家村以及附近的普通老百姓,做的短期培訓。

他們是讀書人,可能不太清楚農業方麵的事情,在這本書出來以前,大家種地的方法還比較粗糙,都是爺傳父,父傳子,一代代傳下來的。誰要種的好,就是老把式,是彆人羨慕的對象,但對方卻不一定會把經驗教給你。

然而《農業知識概要》不同,它收集本地人的各種種地經驗,然後教給其他需要種地,但覺得自己技術不夠,想要提升的老百姓。

“其實一開始是冇有書的,是我兩個兒子無意中折騰出了水稻種田法、堆肥技術,你們可以看教材,上麵都有講,這跟以前的種地方法完全是兩回事。不僅更省力,而且還能給大家帶去的更好的收成。有的人先嚐到甜頭,就向我們家來請教,後來我們發現請教的人有點多,就直接搞了一個短期培訓班,把他們組織到一起學習。”

既然已經組織到一起學習了,總要拿個教案出來,免得想一出是一想,教得不專業吧?

於是,《農業知識概要》就新鮮出爐了,從什麼時候開始育種,為什麼這個時候育種,到後麵如何澆水、施肥、培育堆肥,一直到秋收,從年頭到年尾所有的都講。

這麼一梳理,老百姓學了以後,就能更好的種地了。

效果就是,第二天朱家村以及附近十裡八鄉的老百姓秋收翻了一倍。

他們把堆肥擴展到其他農作物上,還用上了間苗法,不僅大大提升了土地的利用率,也讓農作物的產量上升,從各個方麵增加了收成。

最後,葉瑜然笑著問他們,這樣他們還覺得《農業知識概要》這本教材冇有用嗎?

世界上冇有冇用的“知識”,隻用放錯地方的書。

“當然了,我這隻是舉一個例,你們可能覺得有些極端,朱氏書塾又不是搞短期培訓的,它還有好多讀書的孩子呢,難道他們也要學這個?”葉瑜然笑著說道,“他們學的當然不一樣,他們一開始學的,跟彆的孩子學的都一樣,都是從識字開始,然後學一些基礎知識。待到後麵慢慢長大了,他們會根據自己的特長選擇不同的發展方向,然後根據方向來選擇自己的專業。”

“說到專業,可能你們是第一次聽說,專業的意思就是,如果這個孩子未來想種地,那他就應該學農學,學業就是他的專業。”

“如果這個孩子算術特彆好,那麼他可以考慮研究術數,或者做個賬房,那麼術數研究者,或者賬房就是他的專業。”

“而你們要做的,就是根據我提供的專業要求,為每個專業編寫教材。準確地說,你們不是編書人,而應該叫編輯,因為這些書裡的內容不是你們寫出來的,你們隻是借鑒了前人或者彆人的內容,將它們重新編撰,變成了一本更加有用的工具書。”

……

居天樂、蘇友仁等人驚訝極了,完全冇想到葉瑜然打的居然是這個主意?!

我的天!

就算隻是彙編,不是寫書,這工作量也不小吧?!

舉一朝之力都不一定能完成,她真的確定,就他們這一二十個人,能夠完成這麼大的工作量?

“朱老夫人,你這目標……是不是太大了點?”

蘇友仁微微皺著眉頭,看著葉瑜然發下來的列表,說道,“就你這張紙上列的教材類型,都有十多種,每一種下麵還有各種細化……我們這麼多人,就算窮其一生,也不一定編得完。”

這還隻是內容是現成的情況下,若是不現成,那就更難講了。

“是啊,朱老夫人,你這目標確實有些太大了,其實我覺得,你冇必要分得那麼細。還什麼專業?平時的書塾,哪有那麼多講究?大家讀書,都是為了科舉,你卻將它們分成了農學、醫學、法學、科學……

”居樂天也跟在後麵說道,“太奇怪了!這個世界上,根本就冇有人那麼做。”

“就是因為冇有人那麼做,所以我纔要開創先河,去做這件事情。”葉瑜然說道,“誰說讀書隻能科舉一條路可以走?明明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事情去做,為什麼我們所有人要去擠一根獨木橋走?哦,讀書就隻能參加科舉,我要不科舉,我就丟了讀書人的臉了,是吧?可大燕王朝那麼多人,朝廷隻有那麼大,也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做官,我們為什麼就不能有彆的選擇?就比如你們,你們通文識墨,可以做先生,可以編書……實在不行了,還能抄書,隻要你們是憑自己的本事賺錢,養家餬口,你們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這話,說進了蘇友仁心裡。

他在幾次下場失利以後,不得不放棄科舉,為生活而奔波。

他下臉去給人抄書信,偷偷寫話本,為的是什麼,還不就是為了養活一家老小?

彆人都說他自甘墮落,甘於下賤,可是他憑自己的本事養活了一家老小,他有什麼不能見人的?

葉瑜然繼續說道:“你們寫的話本,不能見人嗎?可要是冇有人寫,那些想要看話本的人,去哪兒看?做賬房,丟人嗎?要是冇有人做賬房,那天下的商人豈不亂了套?世上本無無用之人,若有,不是放錯了位置,就是我們以為他是‘無用’的。可天底下,哪有無用的人?種地的農民無用,還是天下的商人無用,亦或是工匠無用?雖然人分三六九等,但每一個位置的人都是有用的,唯有物儘其用,人儘其才,整個社會才能運行。”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