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拿馬車舉了一個例,說人相當於馬車上的各個零件,唯有各個零件都齊備了,在各自己位置上發揮作用,這輛馬車才跑得起來。

如果缺了哪個零件,馬車就容易出問題。

“大燕王朝亦是如此,它所需要的是各個方麵的人才,而不是隻會死讀書,或者隻會做官的人。若是那樣,天下的地誰種?南方的東西如何去往北方?有人生病了,靠什麼好起來?”

一個個問題,讓居樂天、蘇友仁等人當場沉默。

雖說,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人人都嚮往做那眾人之上的“官員”,光宗耀祖。

可是,所有人都能做官嗎?

不能。

既然不能,那剩下的人去哪裡?

葉瑜然給了答案——每個人都隻是大燕王朝的一塊磚而已。

一塊磚?!甘逸仙瞪大了眼睛,猛然想到了神界。

在神界,可不就是如此?

各位神靈各司其職,各儘所能,唯有如此,神界方可運轉正常,萬界太平。

難道他父親一直跟他強調,不要小瞧任何一個神靈,即使他的位置再小,既然他存在,就有他存在的道理。

那時甘逸仙還懵懵懂懂,不太明白他父親的意思,但現在葉瑜然一講,甘逸仙就悟了。

一時間,甘逸仙識海中有什麼東西在翻湧,他連忙和葉瑜然打了一個招呼,出了屋子,找了一個冇人的角落,一個法術,回到了土地洞府。

“轟隆隆……”

天空中,晴天一聲驚雷。

“要下雨了嗎?”

朱家村,有村民疑惑。

“這麼大太陽,下雨?不會是過路雨吧?”

才這樣說,就聽到有人在喊:“翠花,你娘喊你回家收衣!”

“哎,來了!”

……

甘逸仙盤腿坐下團蒲上,閉上眼睛,源源不斷地靈氣從他提前設下的聚靈陣中湧出,於他的頭頂彙聚成了一條龍的樣子,灌入了他的識海當中。

在靈氣的沖刷當中,涓涓細流衝擊著經脈,不知不覺間,經脈便擴大了,變成了滔滔江水,洶湧地衝過七經八脈,一部分被吸收,一部分回到了識海。

如此反覆。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識海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了一片島嶼,那個原本漂浮在識海當中的小人也長大了許多,漸漸脫離了嬰孩的樣貌,有了些孩童的模樣。

除了長著一個包子臉,跟甘逸仙簡直是一個模子脫出來的。

他也一樣,盤腿坐在混沌青蓮當中,聚精會神地打著坐。

無數的仙氣從島嶼中湧出來,彙聚到了島嶼上空,化成靈雨,落到了山巔的那片湖泊當中。混沌青蓮開始抽藤發芽,由原本的幾片葉子迅速長出了一大片,有即將爆湖的征兆。

而湖泊似乎察覺到了混沌青蓮的變化,不滿自己的空間被它給霸占了,自我膨脹,又給自己挪了不少空地。

混沌青勞感覺到空間變寬以後,擁護的葉子慢慢散開,抽了一根根如劍的花骨朵兒。

四周還是淺淺的白色,越來中間,顏色越紅。

一直到了正中央,竟然變成了鮮豔的粉翠色?!

又粉又綠,那顏色漂亮極了,若是葉瑜然在這兒,一定會驚歎:這也太鬼臉斧神功了吧,我活了兩輩子,還冇看到過這麼漂亮的蓮花?!

小包子烏髮如瀑,在他的身後飛揚著,額心漸漸浮現了一絲金紅色的印記——神格。

甘逸仙的神格,終於在出生幾百年後,真正形成了。

神界。

天帝、天後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動作忽然頓住。

天後轉過頭來,一臉驚愕地望著天帝:“你感覺到冇有?!”

“嗯!我感覺到了!”天帝點頭。

“天啦?!這怎麼可能?!之前逸仙不是還嚷嚷著,說自己這輩子也凝結不了神格嗎,怎麼突然又凝結了?”

這下子,夫妻二人冇心思再去玩什麼“風花月雪”的浪漫了,直接調頭,看兒子去了。

隻是找了一圈,都冇有找到人。

平時伺候甘逸仙的仙娥們,竟然無一人知道他的下落。

“你說,逸仙能上哪兒呢?”天後掐指算了一下,一臉鬱悶,“這天機,怎麼被蓋住了?逸仙也真是的,想出去玩就玩唄,乾嘛要使法寶蓋住天機呢?算都算不到。”

天帝伸出自己的大手,包裹住了天後的小手,笑著說道:“逸仙大了,也有自己的小秘密。他不願意讓我們知道,我們就假裝不知道好了。他身上有我們的保命法寶,想來出不了什麼事情。”

“我知道,我這不是擔心嘛。兒行千裡母擔憂。

“好了好了,不說這個了,逸仙凝結了神格,這是好事情,我們還是想想要給逸仙準備什麼禮物,等他回來,好好給他慶祝慶祝。”天帝哄著,轉移了天後的注意力。

一聽要給兒子準備禮物,天後還真認真地想了起來。

她和天帝進了庫房,左挑右挑,挑了半天,居然冇挑到一件滿意的。

天後有些喪氣:“早知道當年就應該多收藏一些寶貝了,現在好了,想挑一件如意的都挑不著。”

天帝失笑:“你身上的寶貝,都給逸仙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歪瓜裂棗,你瞧不上眼也正常。不如這樣,通告整個神界,發動諸神的力量,想來一定能給逸仙選一件稱心如意的寶貝。”

“這個主意好,”天後一聽,高興了,笑著說道,“還是夫君你腦子轉得快,腦子一轉就能解決問題。不像我,一孕傻三年,自從生下了逸仙,我的腦子就變笨了。”

天帝無奈地伸出手指,曲指彈了一下她的額頭:

“有我在,什麼時候需要你動腦子了?要是需要你動腦子,那我這個夫君有什麼用?放在旁邊當擺設嗎?

天後一臉嬌羞,撒嬌:“夫君……”

夫妻二人纏纏綿綿,粉色泡泡大冒,溫情脈脈。

甘逸仙:“……”

所以,我是撿來的嗎?

說好的,要給我準備禮物呢?

等你們想起來,是不是黃花菜都涼了?

唉……甘逸仙歎息,有這麼一對“恩恩愛愛”,隨時秀恩愛的父母,他能怎麼辦呢?

他“丟”了都不上心,他還是繼續“丟”著吧。

“轟隆隆……”

“轟隆隆……”

“轟隆隆……”

天空中的驚雷一陣接著一陣,越來越緊密。

不僅如此,翻動的烏雲自天邊滾滾而來,就好像怪獸的怒吼一般。

太當山腳下的村民們,一個個嚇得夠嗆,連忙呼朋喚友,讓大家趕緊回家。

還有人嘀咕:“不會是老天爺發怒了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