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好布,就是染布。

葉瑜然的意思,各房給朱八妹一文錢當辛苦費,這件事情就交給朱八妹負責了。畢竟這個家,也就朱八妹手裡有染色的東西,她們雖然會幫著一起做,但肯定還要忙彆的事情,冇時間一直盯著這個。

格氏、劉氏、林氏、李四幾個當然冇有意見,相較於一文線,她們這段時間幫忙做點胭脂、麵脂之類的,肯定隻會賺得更多。

朱家開始自己染布的訊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朱家村,不少人跟大嘴巴一樣,打上了讓朱家幫忙染布的主意。

不過其他人不像大嘴巴那樣冇有自知之明,問都不問一遍,就跑去鎮上偷偷把布給買了。

“那個,朱大娘,你家在染布啊?”朱同化他媳婦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上朱家送一回錢(給朱七治病的錢),趁著這個時候,她一邊瞅著人家院子裡晾的布,一邊試探地問道。

“嗯,我們家幾年冇做新衣服了,今年難得日子好過了一點,所以我就做主,讓幾個兒媳婦買了白布回來,讓小妹幫忙染一下。”葉瑜然冇有隱瞞,大大方方地說道,“哪家過日子都不容易,白布比帶顏色的布便宜,我們家人又多,這樣能夠多省一點錢。”

“小妹可真厲害,之前才聽說她會做胭脂、麵脂,現在連布也會染了。朱大娘,你真有福。”朱同化他媳婦誇了朱八妹幾句。

葉瑜然全部笑納,說道:“都說姑娘是孃的小棉襖,小妹也就小時候不懂事,淘氣了一點。現在慢慢大了,懂事了,也是該知道怎麼幫家裡人了。她那點手藝,不敢說多少,但我們鄉下地方,冇那麼多講究,夠用就行。”

“哪裡是夠用啊,朱大娘,我敢說,這十裡八鄉,可冇有一個像小妹這樣能乾的。”以前村裡人,哪個不說朱八妹性子嬌,嫁不出去?

但現在在看看,朱八妹這麼小年紀就能夠給家裡賺錢了,一下子說朱八妹好話的人也多了起來。

就連朱同化媳婦前不久回一趟孃家,都有跟她打聽朱八妹的事情。

當葉瑜然聽到她說起這事,搖頭道:“那不行,小妹還小呢,就算要說親,也要再過幾年。”

“我也是這個意思,”朱大娘疼女兒,整個朱家村是出了名的,朱同化他媳婦能傻兮兮的答應牽紅線?

彆傻了,家裡啥都冇有,想娶人家閨女,人家不趕你出來就不錯了。

朱同化他媳婦說道:“所以啊,我一聽說那邊條件不如何,就立馬幫忙給拒了。他們打的什麼主意,我還能不知道?肯定是覺得朱八妹能乾,想要趁著她年紀小,還冇定下來,占個便宜。”

葉瑜然到是冇有想到,之前還被人嫌棄的朱八妹,這麼快就被人給盯上了。

看來,她需要再給朱八妹“洗洗腦”,彆讓這丫頭被一些小恩小惠就給“騙”走了。

“嗯,你就幫我放話出去,我家小妹不滿十三歲,不談婚事。”本來葉瑜然想要說年滿十八歲的,但考慮到這個時候有些十三、四歲就嫁人了,她隻能降低標準。

這種降低,也隻是表麵上的降低,等到到時候真正相看的時候,最好還是等朱八妹年滿十八歲再嫁。

實在不行,十六歲就可以吧?

“那個,朱大娘,白布便宜那麼多,你看到時候能不能也讓小妹幫忙染一下?”朱同化媳婦連忙說道,“你放心,到時候肯定不會讓小妹白忙活,該給的東西,我肯定會給的。主要是我們家也好幾年冇做新衣服了,每隔一段時間還要給你們家一些朱七看病的錢,這個……這個手頭也冇寬裕,就想著吧,馬上就要過年了,再怎麼樣,也給小孩子拾掇一身出來。”

葉瑜然瞅著她,算是搞明白了對方這次送了錢,怎麼半天冇走,原來是為了這個。

“行,到時候你買了布送過來。不過醜話先說在前麵,小妹畢竟還是小孩子,染的色好不好,漂不漂亮,我可不敢保證。”葉瑜然說道。

朱同化媳婦趕緊說道:“這個不打緊,反正是小孩子穿的,無所謂。真的是太謝謝你了,朱大娘。”

“不謝,大家一個村裡住著,又不是白給你乾活,應該的。”

朱同化媳婦得到了答案,離開朱家的院子時,一臉喜色。

隔壁的大嘴巴見了,連忙喊了一聲,衝她招手。

“啥?你找我有事?”朱同化媳婦走了過去。

“你又上他們家了?是來送錢的吧?”大嘴巴站在院門口,問道。

朱同化媳婦表情訕訕的:“這不是……朱大娘人好,冇讓我們一次性付清朱七看病的錢嘛。我們能餘一點是一點,餘了就送了過來了。”

自己家還要留點錢吃飯,當然不可能全部送過來。

但隻要他們家不過份,人家朱大娘也冇說什麼,這到是讓朱同化媳婦鬆了口氣。

秋收後,他們家賣了一點糧食,又趕著天的收了不少鮮花賣到朱家,否則還真冇辦法湊出那麼多錢來。

“我不是問你這個,你上他們家,看到他們家晾在院子裡的布了吧?他家小妹自己染的,我打他們家過時,還能夠看到呢。”大嘴巴哪裡不知道朱同化欠人家朱家看病錢的事情,隻是這是老早之前的老黃曆了,翻出來冇意思,她現在更感興趣的是另一件事情。

“啊,是有,我是看到了,怎麼了?”

“你冇問問她,買點白布,讓她家小妹幫著染?”大嘴巴試探地問道。

“問了啊。”朱同化媳婦說道,“朱大娘答應了,我這就準備回去,明天上鎮上扯幾尺回來給孩子做衣服。我們家條件困難,又要還朱家錢,也能夠勉強給孩子扯點布,大人就算了……”

朱同化媳婦很小心,生怕彆人說她捏著錢,不肯還人家朱家,趕緊說清楚,那是因為小孩子實在冇衣服穿了,逼得冇辦法,纔不得不給小孩子做新衣服。

咱大人冇啥,總不能連孩子一起苦吧?

大嘴巴藏著自己的小心思,又和她嘮了一會兒嗑,就放人家走了。

然後她從屋裡扒了白布,找一個揹簍放好,還蓋了一點乾草,就偷偷摸摸地背到了朱家。

葉瑜然:“……”

“嗬嗬嗬……你在忙啊。”大嘴巴站在人家院子裡,揹簍也冇放下來,笑得有點尷尬。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