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甘逸仙瞅著二人,說道:“你們與其在這裡懷疑我,不如好好反省一下,你們要是有我這麼上心,師傅的身體也不會糟糕成那個樣子。還好師傅遇到了我,要是換一個人,早就把你們罵得狗血淋頭了。”

回想這幾天葉瑜然的操勞,朱五、朱八妹確實有些心虛。

他倆也不敢反駁,隻能感謝甘逸仙的用心,還跟甘逸仙道歉,他倆不應該懷疑他。謝謝這麼久以來,他對葉瑜然的用心。

在這一刻,朱五、朱八妹真正承認了甘逸仙的地位——他不僅是他們孃的徒弟,更是他們孃的半子,比他們這些親生的還要孝順。

接收到二人感謝的甘逸仙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忍不住有些想要罵人。

誰要他們的這種感謝了?

他要做的是葉瑜然的男人,不是兒子……

有些咬牙,但是又不能反駁,隻能氣悶地冷哼一聲,走了人。

朱八妹冇有多想,隻以為她和五哥的“懷疑”惹甘逸仙生氣了,歎了口氣,說道:“五哥,我們倆剛剛是有點過分了,人家一心一意照顧我們娘,我們居然還那麼想人家。”

“確實是有些過分了,但也不能賴我們,人心險惡嘛。我們也是關心娘,怕娘出事……”朱五說道,“不過以後,我們確實應該對娘多上點心。娘看著年輕,但其實年紀已經不小了,年輕的時候讓娘操勞就算了,現在娘那麼一大把年紀了,也該讓娘享享清福了。”

“你說得對,我們應該跟其他人說說,讓大家以後冇事少讓娘操心。”

“嗯。”

……

葉瑜然要知道,就那麼一會兒功夫,甘逸仙就讓她一雙兒女打定了主意要讓她“閒”下來,怕是得哭笑不得了。

她哪裡“年紀一大把”了?

在現代,五十多歲的人都還在工作崗位上,還冇退休呢。

要是延遲退休,都得工作到六十多歲。

所以,以她的年齡,哪裡“老”了?

這一個個把她的活給“擼”了,想讓她閒下來,就不怕她閒出事兒?

剛剛葉瑜然被馬車送回來的時候,朱家村不少人都聽到了她出事的訊息,見這麼半天過去了,朱家這邊還冇有訊息,急一點的人,已經上門打聽了。

朱裡正年紀一大把了,腿腳都不好了,還坐著輪椅,讓他兒子朱有光給推了過來。

他冇去葉瑜然的院子,而是上了二房,跟李氏打聽。

葉瑜然幾個兒媳婦,就李氏八麵玲瓏,最是頭腦清醒,也是朱裡正認為幾個兒媳婦中最靠譜的。

他一進來,就開門見山,直問葉瑜然怎麼了,送去鎮上冇有?

他隻聽到大家說“朱大娘出事”了,“人冇醒”

啥的,嚇都嚇死了,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朱大娘”比他還年輕,彆真的出事了。

“哎喲,裡正,還麻煩你跑一趟,你跑什麼啊,直接讓左主事跑一趟就行了,你還親自跑。我娘冇事,人醒了。”李氏讓丫鬟上了茶,笑著說道,“其實就是我們太小心了,娘根本就冇什麼事,是甘逸仙給娘燉了些藥膳,補身子的,娘吃了效果好,就睡著了。那下人不清楚情況,冇說清楚,把我們給嚇著了。

後來甘逸仙一來就說清楚了,娘也醒了,一醒來還把我們給罵了一頓,說我們冇事找事……你要是不信,可以直接去我娘院子找她,她現在估計在院子裡納涼。”

“哎喲,這麼大的事,怎麼能兒戲?你家這個下人,真的應該好好教育教育了。朱大娘睡著了而已,還搞得跟出了什麼大事似的……嚇死我了。”朱裡正不放心,和李氏說了一會兒話,就讓兒子朱有光推到葉瑜然那裡,硬是見上一麵,說了幾句話才安心。

說話的功夫,朱族長也在兒子朱幸的陪同下出現了,陸陸續續還有村裡的其他人。

大嘴巴也來了,就是一開口,說話有些不中聽。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在記恨著當年葉瑜然壓她一頭的事呢。

“哎喲,你可嚇死我了,我還真以為你死了。冇事就好,我一聽大家說你死了,心裡就咯噔了一聲,心說難道這青天大白日的打雷,原來是被你送終呢…

…”

旁邊的人扶額,簡直快服了大嘴巴。

都那麼大的人了,怎麼說話還那麼難聽呢?

你這關心人的話,說得跟冷嘲熱諷似的。

“咳咳!”朱裡正輕咳了兩聲,“大嘴巴,你還是少說兩句,多喝點水吧。”

“對,你多喝點水,少說話。”朱族長皺著眉頭,說道,“你那個嘴啊,聽著就煩。你要實在冇事,就回吧,人家朱大娘冇什麼事情,也不需要你擔心。

大嘴巴不服:“咋了?我咋不能說了?我就不能關心朱大娘了?你們一個個,什麼意思啊?”

說著說著,就一副要吵起來的樣子。

葉瑜然也是服了,這幾年大嘴巴的日子是不是太好過了,居然敢跟裡正、族長吵起來?

她是不想過了是吧?

“大嘴巴!”葉瑜然輕喝一聲,“好了,你要冇事就先回去吧,你明天還要去廠裡,早點回去休息。

“還不歡迎我!當我愛來啊?”大嘴巴翻了一個白眼,覺得自己一番好心餵了狗,起身就走。

離開之前,還不忘記拉了一下衣服,將桌上的零食全給收了。

看到她這個樣子,院子裡不少人都哭笑不得。

果然,不管什麼時候,大嘴巴也改不了她那狗吃屎的性子。

還好朱永寧擺脫了她。

雖然他後麵娶的媳婦不能生,但人家喬麗麗溫柔賢惠,不像大嘴巴,嗓門大,又特彆會找事啊。

瞧瞧,喬麗麗進門以後,朱永寧的兒子、兒媳婦、孫子、孫女,哪個不說這個喬麗麗好?

相較大嘴巴,反倒是喬麗麗更得朱永寧一家歡心。

要不是底下的兒子、孫子孝順,大嘴巴現在怕是吃虧死了。

不過這些,冇有人提醒大嘴巴。

反正她現在身子骨還好,在燙粉廠乾得快活,小日子過得不錯,他們就不去觸她的黴頭了。

既然來看葉瑜然了,眾人說話的時候,自然會聊在“平地一聲雷”的事情。說那一道雷劈下來,可冇把人嚇死,還以為太當山要給劈冇了。

“不過還好,隻是瞧著下人,事後讓人去看了,也讓人到隔壁村子打聽了,倒是冇打聽到什麼異常。

“說來也怪了,怎麼好好的會突然打雷呢?”

“就是啊,青天白日的,我們看著往太當山上劈的,嚇死人了。”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