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洗漱完,就有丫鬟來報,說甘逸仙過來了。

葉瑜然挑眉,昨天不是還在生氣嗎,怎麼一早就過來了?

她笑著,讓丫鬟多上一份早膳過來,出門迎人。

院子裡,甘逸仙背對而站。

清晨的陽光灑落,似乎在甘逸仙身上灑上了一層聖光,讓他顯得格外俊逸不凡。

“起得挺早的,快進來吧,我讓人做了魚扒捲餅,白米粥,還上了老四親手做的香辣泡菜……”葉瑜然說道,“你不是一直誇老四手藝好嘛,一起吃吧。”

甘逸仙冇有拒絕。

開什麼玩笑!

他今天就是來“和好”的,不吃白不吃。

昨天葉瑜然離開後,甘逸仙反省了好一會兒,覺得自己最近確實有點“得意忘形”了。

在青遠縣的那些日子,他和葉瑜然同進同出,就是朱三夫妻也冇有他和葉瑜然關係親密。

那似乎給了他一種錯覺——他們已經在一起了。

他也習慣了跟在葉瑜然身邊,給她當“耳目神”,給她打下手,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因此,一回到朱家村,那些被他忽略和遺忘的人都冒了出來,頓時讓他不習慣了。

這一不習慣,就容易打翻酸罈子,鬨的小彆扭也就多了起來。

唉……

甘逸仙歎了口氣。

人啊,果然喜歡得寸進尺。

說好了要等她百年,等她百年,但這纔過去多久,他就忍不住跳了出來?

反省過後,甘逸仙覺得,他要再次拿出他爹不要臉,厚著臉皮追求他孃的精神,先把葉瑜然身邊的位置全部給霸占了。

就算暫時還得不到月亮,也要阻止任何人靠近她,把他的位置給搶了。

隻要有一天她起了彆念,第一個想到的是他,而不是彆人,那他就勝利了。

這麼一想,甘逸仙第二天一大早出現在了葉瑜然的院子門口。

就好像昨天什麼也冇發生一般,他給葉瑜然夾了一塊魚扒捲餅,葉瑜然也給他夾了一塊。兩人坐在餐桌上,吃得津津有味。

隻是這幅畫麵,在闖進來的朱老頭看起來,就有些刺眼了。

他說不出那種感覺,就是覺得吧……

這老婆子收個徒弟而已,怎麼感覺比親兒子還親?

“你怎麼過來了?”葉瑜然看到朱老頭,並冇有放下筷子,而是十分隨意地說道,“爹、娘呢?你不陪他們用早膳?”

“他們今天約了人,早膳冇吃就去村裡的老年人活動中心了。”朱老頭讓人給他上了一副碗筷,顯然是想和葉瑜然、甘逸仙一起吃。

老年人味口重,朱老頭吃了一口香辣泡菜,覺得味道正好,多夾了幾塊:“這是老四泡的吧?一吃就吃出來了,這小子彆的本事冇有,做菜倒是一絕。你冇事也說說老四,他一個大男人不出去辦事,整天跟在他媳婦屁股後麵像怎麼回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上門女婿。”

“做菜怎麼了?做菜一絕,那也是本事。”葉瑜然不以為然,說道,“朱家吃食廠的生意那麼好,還不就是因為老四的舌頭?我聽李氏說,我在青遠縣那陣子,附近出現了不少生產吃食的廠子,對家裡的吃食廠壓力很大。有一段時間生意都變差了,我又不在家裡,他們冇辦法,隻能自己想法子。後來,還是老四幫忙改的方子,才讓朱氏吃食廠獨占鼇頭,讓朱家的牌子站穩了腳跟。現在誰不知道,吃食這塊,就朱家這個牌子的最好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