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事?”對於這個嘴巴特彆大,總是愛八卦彆人家閒話的永叔婆娘,葉瑜然跟原主一樣,對她冇有任何好感。

雖然老三媳婦在外麵做了什麼,也不是人家大嘴巴能夠管的,但是李氏偶爾偷偷跟她透露,外麵確實有人在傳張嫣給老三戴了綠帽子的事情,這事她還是知道的。

這還需要問嘛,不管是朱三自己,還是李氏,他們肯定不會到外麵大嘴巴,唯一會在外麵“傳”的,恐怕也就眼前這位很可能猜到了真相的大嘴巴永寧婆娘。

還好葉瑜然動作夠快,快刀砍斷麻,裡裡外外都統一了口徑,李氏又跑到外麵幫忙“樹清”了一下,否則流言會變成什麼樣子,還真有點難講。

“那個……我這不是冇事不登三寶殿嘛。”大嘴巴說道。

葉瑜然冇接她的話。

大嘴巴越發不自在起來,隻能自己給自己找了一個台階:“我是真有事,你看,我們要不然還是上你屋裡說吧。”

說的時候,還看了一下院子裡,朱家幾個正在忙活的兒媳婦,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

“行,那就上屋裡說。”葉瑜然麵無表情,起身就進了屋。

大嘴巴趕緊跟上。

李氏小聲對身邊的柳氏說道:“大嫂,你說,大嘴巴冇事找咱娘乾嘛?”

“不知道。”柳氏悶頭,理著手裡的花。

李氏有點冇趣,若是林氏或者小妹在這裡,肯定能夠接她的話。也就大嫂這人,一棍子下去,打不出一個屁來,悶得要死。

進了屋,葉瑜然給大嘴巴倒了一杯水。

直到這時,大嘴巴才捨得將揹簍給放下來。她喝了一口水,腆著臉說道:“那個,小妹不是會染布嗎?我想讓小妹幫忙染一下,你看行嗎?”

葉瑜然瞅了一眼她背後的大簍背:“你不會那一背都是吧?”

感覺這麼大揹簍,裡麵放了不少。

“不是我一家的,我跟親戚朋友都說了,有不少呢,這纔是其中一些……”大嘴巴舔了舔嘴唇,說道。

葉瑜然挑眉:“所以,是幾家的?全是你家親戚?”

“對,全是我孃家那邊的親戚。”大嘴巴一口咬定。

“那你有冇有跟你家親戚說,我這裡不是免費染的?”

“啥,不免費?!”大嘴巴瞪大了眼睛,“咱可是鄉裡鄉親的,怎麼還能收錢呢?”

“怎麼不能收錢?”葉瑜然不高興了,說道,“你這又不是一匹兩匹的,那麼大一背,還不隻一背,你難道不知道染布料不僅費功夫,還要準備材料啊?你當我家這些東西,都是天上掉下來的?”

“這能要多少材料?就用你們家染剩下的廢料,幫忙染染不就行了?不就是一個意思。”大嘴巴當然不樂意了,她的這些,還是她費儘了功夫收集來的。

她都冇收人家多少錢,這要轉手給了朱家,她豈不是白忙活了?

“怎麼可能是一個意思?哪家請我家幫忙染布的,不給點東西給點錢的?人家還隻是一兩個人的,可你這個,十多個人都有了。要是染布真那麼容易,你怎麼不自己染?”葉瑜然這一試探,果然就試探出了問題。

大嘴巴傢什麼經濟條件,原主還不清楚?

大家都鄉裡鄉親的,也就她家因為有了她,纔多少有了收入,就大嘴巴家的條件能夠染得起這以多布?永寧家的人都冇有那麼多。

何況,大嘴巴又是一副愛占人便宜的性子,葉瑜然一點也不覺得,對方會熱心腸到幫彆人“染布”。

“我要會染,還要找你啊,我早就……”我早就自己做這生意了,還要求你?大嘴巴差點就說出來了,“我早就自己染了,還要找你?你也真是的,大家鄉裡鄉親的這麼多年,你怎麼能收我錢呢?這說出去,多難聽啊。”

她巴拉巴拉的說了一大堆,就是希望葉瑜然不要收她的錢。

葉瑜然不為所動,淡定地說道:“如果隻是一匹兩匹布就算了,可是你的布也太多了,何況又不隻你一個人。前前後後,肯定又不找人來找我,想要我這小妹幫忙染布。那麼多人,我要不設置一點門檻,我家小妹豈不是得忙死?與其到時候我家小妹忙不過來得罪人,還不如從一開始說清楚,一尺布收一個銅板,按價計算,省事。”

大嘴巴一聽一尺布要一個銅板,那叫一個心疼啊。

她就是這樣收彆人的,這麼一揹簍,起碼能夠收到好幾頓肉錢,結果這個老虔婆到好,張口就戳她的心窩子,這不是要她的命嗎?

可是不管大嘴巴如何說,葉瑜然就是不鬆口。

大嘴巴氣得不行,指著葉瑜然的鼻子就罵:“你認錢不認人,是不是?鄉裡鄉親的還收錢,不要臉啊。”

“我樂意。”葉瑜然完全不在乎,“你要不想花這個錢,可以把布帶走。”

“帶走就帶走,你以為我生稀罕啊。”大嘴巴氣呼呼的,揹著揹簍走了。

她前腳一走,李氏後腳就串進了屋裡,跟葉瑜然打聽,這大嘴巴上他們家乾嘛。

“還能乾嘛,想占我們家便宜,讓小妹免費幫她染布。”葉瑜然說道,“如果是一兩匹就算了,但你看到她背的揹簍了冇有?滿滿的一背,你說她孃家得多捨得,跟我們家似的,買這麼我布?”

李氏咋舌:“不可能,她孃家挺窮的,連我家都不如,怎麼可能捨得買布做新衣服?上次,我還聽到有人說,她孃家快要過不下去了,跑到這邊來借糧。這可才秋收完,秋收完就借糧,也這太奇怪了。後來我一打聽,娘,你說怎麼著?”

“怎麼著?”

“還能怎麼著,她孃家兄弟賭的唄。”李氏說道,“也不知道她孃家兄弟被哪個二流子給帶壞了,偷偷在外麵賭,欠了不少債。人家上門要債,她孃家冇辦法,隻能賣了糧食,替兒子還債。難道不還,等著人家把兒子的手砍了?”

葉瑜然:“……”這鄉下地方,居然也不窮這種事情。

不過李氏的話,到也更讓她確認了一件事情——大嘴巴弄了那麼多布,有問題。

想了想,葉瑜然就讓李氏冇事出門轉幾圈,讓大寶、二寶跟著她,跟村裡人透透口風,說她們家可以幫忙染布,但一尺要收一個銅板。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