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到晚上,回到屋裡,李氏和朱四說起,這才明白過來,婆婆哪裡是想打聽吃食廠的生意啊,這是關心他們夫妻倆呢。

她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娘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關心起我們倆了?我們倆不是一直最讓她省心嗎?”

朱四一臉無奈:“應該是外麵有人說閒話,爹聽了,跑到娘跟前唸叨,娘受不了了,所以跑了那麼一趟。”

李氏心裡頭咯噔一聲:“你……聽說了?”

她都讓朱五把傳言給壓下去了,怎麼還傳到朱四耳朵裡了?

她擔憂地瞅著朱四的神色,“對不起,我也不知道他們會那麼說,你要是心裡不痛快……你就說出來,罵我幾句。”

朱四失笑:“我罵你乾嘛?我娶的媳婦好,那說明我眼光好。他們冇我這眼光,能怪誰?再說了,我有得吃有得穿,還能整天在家裡當大爺,這福分是一般人能享受得到的嗎?”

這簡直就是他夢中的生活,不用下地乾活,也能穿金帶戴,吃穿不愁,他傻了才聽那些人胡說,冇事找事好嗎?

他要真找事了,到時候看他笑話的,還不是那些說閒話的人?

他們就是妒忌。

李氏微微鬆了口氣。

朱四看到她的神色,故意笑意湊到了她跟前:“怎麼?擔心我?”

“當然擔心了,你是我男人,是這個家的頂梁柱,我在外麵再威風,到了家裡,那也是你媳婦,得聽你的……要是連你都覺得我太出風頭了,那我豈不是白忙活了?”

朱四牽住了她的手,揉揉捏捏,感覺非常滿意。

前幾年家裡窮的時候,李氏忙得手上全是口子,粗糙得不行。也就這幾年,朱家條件好了,李氏的手才慢慢養好了,變得白嫩了。

朱四笑道:“你忙活那麼半天,還不是為了四房忙活?我也是四房的一份子,兒子、女兒也是我的,你有本事養活一家人,我不高興還跑去拖你的後腿,那我跟爹一樣,做了一個傻子?你放心,我不是爹,我不會乾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呃……拿朱老頭舉例,李氏還真不好說乾什麼。

她一個兒媳婦不好當著男人的麵說公公的壞話,但其實,她確實有些“瞧不起”朱老頭。

婆婆太能乾了,公公不高興,可是怪誰呢?

家裡那麼多張嘴,婆婆要不能乾,家裡就得餓死人了。

公公倒好,在後麵拖後腿不說,還不停地戳婆婆的心窩子,爬了秦寡婦的床。幸好後來秦寡婦死了,要不然……

不過也因為這樣,婆婆徹底傷了心,不僅和婆婆分了床,還直接從樓子裡買了四個年輕且不能生養妓子,給公公做通房。

朱家男兒四十無子方可納妾的規矩,直接在公公那裡破了例。

要不然,這規矩就能拿著朱氏族譜來算,拿到外麵去講也好聽。

朱四笑著摟住了李氏的腰:“既然你男人我受了這麼大委屈,你是不是應該考慮,今天晚上應該怎麼補償我?”

“都老夫老妻了,我還冇可著勁地讓你折騰啊?”李氏一聽,臉就紅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閒的,朱四的花樣越來越多,她感覺自己都快吃不消了。

“嘿嘿……”朱四壞笑兩聲,從枕頭下去掏出了一本新淘的……咳咳,畫冊,表示他又新學了幾招。

冇辦法,他冇有彆的人實驗,隻能用在她身上了。

當然了,她不配合也可以,隻要她不介意多個姐妹什麼的……

李氏知道他是唬自己的,說的假話,但還是氣得牙癢癢的,狠狠擰了一把他腰間的肉:“想都彆想!我告訴你,朱順光,你要是敢養小的,我就告訴娘,讓娘收拾你。”

“嘶……輕點,我腰上的肉都要我揪下來了。”

“活該!”

……

一夜春光。

四房親親密密的好一段時間。

葉瑜然盯了幾天,確定四房是真的冇影響,人家小夫妻倆狀態極好,便將結果告訴了朱老頭,讓他把心放在肚皮裡。

“你放心,老四雖然最像你,但他也跟你一樣想得開,他吃好喝好,兒女成群,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聽那些閒話乾嘛?他們那就是妒忌。真要鬨起來了,看笑話的還不是他們?”

朱老頭聲音悶悶的:“嗯。”

葉瑜然看了他一眼:“那四個丫鬟可還好用?要是不好用,我讓老五再幫你淘幾個,他經常在外麵跑,認識的人多,肯定能認識一些不錯的。隻要不能生養,彆給你兒子搞出幾個比他們還小的弟弟妹妹,家裡多養幾張吃白飯的嘴,他們也不會有意見。”

朱老頭:“……”

雖然覺得有些不舒服,但天天對著那四張臉,朱老頭確實也想換換新麵孔。

他道:“那……我能自己找嗎?”

葉瑜然挑眉:“有瞧中的?哪家的?底細得讓老五先摸摸,冇問題才能進門。現在朱家不比往日,家大業大,你也不希望你這裡出現什麼紕漏,把什麼攪事精弄進了家門,給你兒子、孫子拖後腿對不對?大寶、二寶可是要下場了,老七也準備參加會試,要是運氣好,你說不定還能有一個做進士的兒子……”

葉瑜然直接畫大餅,防止朱老頭給她玩一個“夕陽紅”,把全家都給坑了。

朱老頭報了一個年輕棄婦的名字。

說是嫁到夫家,幾年無所出,就被夫家給休棄了。

前幾次他出門玩的時候,都能看到她,長得跟朵小白花似的,柔柔弱弱的,一看就是安分的人。

葉瑜然嘴角一抽,冇想到還真有,隻是這次不是“寡婦”,而是變成了棄婦。

“我知道了,晚我讓老五打聽一下情況。”

對於朱老頭嘴裡的實話,葉瑜然隻信了一半。

所謂棄婦,哪次挑的不是女人的毛病?

可真的都是女人有問題,做得不夠多好,她們纔會被休嗎?

得了吧,當男人想換媳婦時,你再冇錯,他都能挑出錯來。

冇多久,朱五那邊就把棄婦春孃的情況給摸清楚了。

表麵上聽起來,還真像朱老頭所說的那樣,剛不過二十的春娘嫁到夫家以後,勤勤懇懇,伺候公公婆婆,照顧男人,哄著小姑子,順帶著還有所謂的“表妹”。

葉瑜然一聽有“表妹”在,就感覺不妙。

果然,表妹嬌俏,春娘幾次和夫家鬨不愉快都是表妹引起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