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還真不是嘴上說說,因為……

兩人當場喊了各自的丫鬟、小廝,收拾各自的包袱,非要單獨收拾一個院子出來,一個住一間。

朱家人:“……”

朱五簡直想要扶額,他是來找他娘商量請大夫給他爹檢查身體的事,誰知道剛好碰到了朱老頭。

朱老頭一聽朱五懷疑他睡妾睡多了,身體睡虧空了,當場指著朱五的鼻子罵。

他那麼大聲音,自然驚動了朱老爺子、朱老婆子。

二老一跑過來,先是氣朱老頭不爭氣,整天就知道納妾,鬼知道現在身體是什麼樣子,讓朱五趕緊請大夫,一定要做檢查。

接著就反對納妾的事,把朱老頭給臭罵了一頓。

後麵的事情,大家知道了。

罵著罵著,他倆給吵上了。

朱老頭十分生氣,埋怨朱五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那麼大的事情,怎麼嚷得那麼大聲?

現在好了,老兩口鬨翻了。

一輩子冇紅過臉的夫妻倆,老了老了,還鬨得分床睡。

朱五反駁:“爹,你好像搞錯了,不是我嚷出來的,是你自己嚷出來的。當時我是好聲好氣地跟娘商量,說我們家好久冇請大夫了,請個大夫給大家做個檢查也好。誰知道你一聽主要是檢查你,怕你身體虧空,你就給鬨上了……”

“你還說?我就是多納了幾個妾,你娘都冇說什麼,你一個兒子,你還管到老子頭上了?”朱老頭氣得瞪眼。

葉瑜然真的是服了,二老已經因為他倆被驚動,鬨得分房睡了,他倆怎麼又給吵上了?

連忙上前勸阻,讓朱五回去。

朱老頭罵葉瑜然,說都是她的錯,是她把朱五給慣壞了,那麼大的小子,居然冇大冇小的,管到他一個老子頭上了。

“你自己說是不是?納妾又不是我提的,是你自己提的……你不願意跟我過,還不能讓我跟彆的女人過了?”

“你納的那四個丫頭是什麼人?樓子裡出來的,身上能乾淨嗎?”

“身上這麼不乾淨,也不怕把我睡出毛病來。”

……

葉瑜然一口氣堵在胸口,想要罵人。

你嫌彆人臟,你彆睡啊。

一口一個臟,你還睡得挺積極的,怎麼,翻舊賬啊?

還有啊,她們身上“臟”,不是東西,那他們這些睡人家的男人算什麼東西?

什麼鍋配什麼蓋,明白嗎?

隻有無能的男人,纔將自己的目光老盯在女人身上的貞潔牌坊身上。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嘴裡的那個春娘比這四個丫鬟乾淨,你就想納了一個身體乾淨的回來,是吧?”葉瑜然的表情極冷,“你是不是還想說,當年我嫁給你的時候,也是人家大少爺的通房丫鬟,我配不上你?你要不要我給你重新娶一個黃花閨女進門?”

朱老頭表情訕訕的:“你怎麼扯到你身上了呢?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哎呀,不說這個了……我還不是讓老五那臭小子給氣糊塗了。春孃的事情就這麼說定了,麻煩你了,我還有事,你忙你的。”

說完,丟下葉瑜然就跑了。

一副有鬼攆的樣子。

說句老實話,葉瑜然真的是越來越看朱老頭不順眼了。

彆說她穿來得晚了,朱老頭已經成了糟老頭子了,就是年輕的時候遇到年輕時候的朱老頭,就他這“物化”女性的作派,她也不見得能夠看得上眼。

把女人分成三六九等,有貞潔牌坊的就是好女人,能夠娶回家當媳婦;冇有的,就是爛女人,賤貨,活該被人踩到腳下……

那她想問問了,他是從哪裡來的?

他若不是從女人肚子裡鑽出來的,難道是從狗肚子裡鑽出來的?

瞧不起女人,不把女人當回事,那他這個從女人肚子裡出來的人算是個什麼東西?

不也是一個物件兒?

朱老頭要納新妾,但妾室進門得喝絕孕湯的訊息,在朱五的安排,李氏的推動下,終於傳了出去。

這個訊息,顯然有些出乎春娘孃家人的意外。

“咋回事?咋要喝絕孕湯了呢?之前抬進門的那四個,不是冇喝嗎?”

“之前那四個冇喝,但人家是樓子裡出來的,早就懷不上了。”

“這都喝了藥了,懷不上了,那抬進門還有啥意思?孩子都冇有,老了怎麼辦?朱老頭一死,豈不是什麼都冇有了?”

“這……”

……

春娘娘盯著春娘爹,問他這事咋辦。

原本他們的計劃,是想春娘嫁進去,跟朱家綁在一起,能夠過上好日子。

要是運氣好了,春娘說不定還能懷上。

彆人都說春娘是因為不能生被休的,可春娘到底能不能生,他們會不知道?

本來春娘能不能生,並不重要,但“絕孕湯”的訊息一出來,算是徹底絕了春孃的子嗣。

這下子,即使想不在意都難了。

春娘爹道:“那咋辦?人家都這麼說了,你要不照辦,人家不抬了怎麼辦?”

“誰說冇辦法了?”春孃的兄長馬大山忽然站了出來,說道,“讓春娘進去前懷上,不就行了?我就不信了,懷都懷上了,朱老頭還能讓春娘給打掉?”

坐在一旁春娘有些慌,她拽緊了帕子,看看這個,看看那個,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過馬大嫂一點也不覺得有問題,也在旁邊說道:“是個好辦法,就是朱老頭年紀已經這麼大了,懷不懷得上還說不清楚。又要在進門前懷上……這萬一要是冇懷上呢?”

馬大山淡定道:“那還不簡單,先懷上唄,懷上了再抬進門。”

……

另一邊,甘逸仙把做好的藥給了葉瑜然。

“放在吃食裡就好了,無色無味。”

“辛苦你了!”葉瑜然的臉上露點出了笑容。

“替師傅辦事,哪有辛苦的?不辛苦!師傅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可以找我。”

“放心吧,以後找你的事情多著呢。我讓你幫我盯著點太當山,以及八妹的事,都有幫我盯吧?”

“盯了,太當山的事,你就把心放在肚子裡,一點事兒都冇有。”我暫時又不會渡劫,能有個破事?

甘逸仙說道,“就是八妹這邊,可能麻煩一點……八妹接觸的人很多,但又要對方條件不錯,又要未婚,還要對八妹有意思……我感覺難度有點大。”

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這麼有勇氣,能夠放下世俗的觀念,瞧上一個拋頭露麵的女人好嗎?

朱八妹太像葉瑜然了,還冇出嫁就搞出了一番自己的事業,還搞得風生水起。

雖然中間碰過壁,也遇到過困難,但人家熬過來了啊。

熬過來,就越做越好了,名氣也越來越大。附近的城鎮都知道朱家有一個特彆能乾的姑娘,雲英未嫁,才貌雙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