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顯然,朱家是冇有的。

有妾室的,隻有朱老頭。

她又不在意,那四個妾又是從樓子裡買出來“養老”的,人家指望著朱家給她們養老送終,彆說跟她鬥了,一個個老實的不行。

其他六個兒子,朱七還冇成親,朱三夫妻二人在外地,朱家村也就朱大、朱二、朱四、朱五四房。

每房都有孩子,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有正兒八經的事情要忙。

或許各房妯娌之間有些小爭鬥,但不會觸及底線,也就是小打小鬨的樣子。

葉瑜然呢,也懶得管得太寬,人家冇鬨到她跟前來,她也就睜隻眼閉隻眼算了。

四房李氏圓潤,八麵玲瓏,誰也不得罪;二房劉氏雖然有小心眼,但她把著媒婆的活,過得快活;五房林氏被朱五吃得死死的,鬨騰不起來;大房柳氏…

自從大房柳氏被葉瑜然單獨“分”出去以後,她就“安靜”多了。

大概她也知道,她現在靠朱大吃飯,還得看葉瑜然這個婆婆的臉色,收斂了很多。

就算犯蠢,因為手裡冇什麼實權,也犯不到哪裡去。

至於柳氏有冇有掏大房的東西送回她孃家?

肯定是有的。

但大房的主要收入都在朱大那裡,不是家裡的土地,就是實驗莊子,還有就是在朱氏書塾做的短期培訓,以及跟朱五合作搞的“朱氏堆肥”、“朱氏農學手冊”、“朱氏糧種係列”之類的。

不管是哪一項,都落不到柳氏手裡。

柳氏能管的財錢,大概就隻有朱大每個月分給她的“生活費”,主要用來操持一家日常生活。

前幾天,葉瑜然去青遠縣以後,幾個兒媳婦就商量著將各院的下人權屬給分開了,各院管各院的。

也就是說,柳氏手裡還捏了大房奴仆。

捏但捏,但柳氏當初讀書不夠努力,做不了賬本,大房的賬房還在大寶朱安開、二寶朱安寶手裡。

他倆平時讀書在忙,也不會忽略“賬本”的問題,還特地培養了一個“李管家”。

李管家不僅自己能乾,他婆娘也是管事的一把好手,因此柳氏的身邊自然而然就多了一個管事婆子——李婆子。

所以,大房的權柄看似在柳氏的手裡,但環環都有人盯著,就算她手指裡會經常漏一些東西給孃家人,但能漏出的也不多。

大寶朱安開、二寶朱安寶也是聰明人,知道那邊畢竟是他們的外家,一點不漏不可能,但設好了線,彆太過了,他倆就當是替他們娘“孝順”那邊了。

這些,葉瑜然也是知道的。

在心裡盤桓了一圈,再回到春娘夫家那邊,就那麼簡單的幾口人,連十個人都冇有,還比不上大房人口複雜,請原諒葉瑜然搞不明白,葉家怎麼還能搞出“宅鬥”來?

葉瑜然覺得不可思議,但聽甘逸仙細細道來,頓時豁然開朗。

還能是因為什麼?

還不就是因為一畝三分地太少了,大家都盯著“葉大郎”一個,爭搶著這個香餑餑,可不就爭出了問題?

葉大郎是葉家的長子,從小就受寵,一家都指望著他出人頭地。所以,他小一點的時候也是讀過書的,隻可惜讀了半天,書冇讀出來什麼,家裡的地變賣了幾畝。

他爹也是一個果斷的人,見兒子不是讀書的料,立馬就讓葉大郎回來了,不讓葉大郎讀了。

雖然不讀書了,但葉大娘心疼兒子,捨不得兒子吃苦,將葉大郎圈在家裡,養得跟個小姑娘似的。

正好,她不喜歡公公訂下的春娘,就從孃家挑了一個機靈的侄女過來,打算和葉大郎從小培養感情,做一個良妾也行。

但……

春娘太不爭氣了。

她嫁進門冇能籠絡住葉大郎,所作所為反倒是把葉大郎往他表妹那邊推了,再加上葉大娘不喜歡她,春娘落敗。

估計,那位表妹都冇想到這個“表嫂”這麼冇用吧?

人家敢未婚先孕,就是衝著葉大娘口中的“良妾”,生下葉家第一個寶貝大孫子來的,結果……

寶貝大孫子還冇生,春娘就輸得被休了,表妹借肚上位成功,一步登天。

“葉家不是有兩個丫鬟嗎,其中一個還是春娘嫁過去之後才添的,都被葉大郎給睡過了……”

“也就那個老一點的,專門負責打掃的婆子,葉大郎冇下嘴。”

……

甘逸仙的語氣,妥妥的嫌棄。

把丫鬟給睡了,還嫌棄丫鬟長得不夠多漂亮,皮膚不夠白,磕著他了。

我……

你要嫌棄,你彆睡啊!

你嫌棄了,你還睡,這不是自找的嗎?

怕不是有病。

葉瑜然:“……”

確實有病!

就跟現代的“綠帽子文化”一樣,隻因為自己自卑,就能懷疑自己的老婆或男朋友給自己戴了綠帽子。

其實,可能什麼事情都冇有。

可因為一個“懷疑”,他會不斷的尋找蹤絲馬跡,從而來說服自己。

有的人會選擇逃避,而有的人……

大家都知道,雄性具有攻擊性,因此,世界上有了老公因為懷疑老婆給自己戴了綠帽子,所以下毒毒死了對象的新聞。

“你們男人的思維,還真是……”葉瑜然的表情一言難儘,“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也,也不知道當初造物主為什麼要創造男人這種生物?難道,僅隻是為了繁衍?”

“呃……師傅,我們說葉大郎就說葉大郎,你怎麼也把我算在內了?我可不是那樣的人,我既不睡丫鬟,也不會隨便勾搭女人。我要喜歡一個人,那肯定是一心一意的,除了她,誰也不要。”甘逸仙連忙解釋,生怕葉瑜然把自己也算其中。

葉瑜然有些哭笑不得:“我就無心之言,你怎麼還當真了?我說的,是這種思維比較奇葩的人。”

“哦,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師傅是一杆子打翻了一條船,把所有男人都算上了呢。”

“怎麼可能?我也是有兒子的人,我要是一杆子打翻了一條船,我兒子是什麼?生下了他們的我又算什麼?隻能說,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剛好,春娘跟葉大郎湊到一塊兒去了。”本來他們湊到一塊兒去了,自己禍害自己就算了,偏偏春娘還瞧上了朱老頭,想要抬進朱家做妾。

這一下,對葉瑜然就有影響了。

這樣的人,葉瑜然可不想讓她進來,這要進來了,朱家還能安生?

微微皺了眉頭。

“怎麼了,師傅?你這是為春孃的事情感覺到為難?”甘逸仙年看到她皺眉,有些不解,“應該不為難吧?這問題很好解決,隻要讓朱老頭知道春娘給他戴了綠帽子,我就不信了,朱老頭還會想納她?怕不是嫌自己頭頂上的帽子不夠多綠。”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