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老頭心頭一跳:“啥?!罷官!咋……咋這麼嚴重?!”

“你怕不是唬人吧?”馬老婆子也嚇了一跳,懷疑朱五在騙人。

“就是這麼嚴重,爹要有不信,可以問家裡的教養婆子。”朱五直接喊了一位徐姓婆子,讓她來給朱老頭解釋。

徐婆子是朱家的教養婆子之一,熟通官家各種規矩,也是朱五喜歡帶在身邊的管事婆子之一。

朱五這次把她帶來,就是為了防止這種事情。

果然,徐婆子一出馬,朱老頭和馬家人頓時就像被潑了一瓢冷水似的,冷嗖嗖的。

馬家想要讓春娘穿鳳冠霞帔,不過是圖個臉麵,同時也給春娘增加點底氣。

要真穿了,他們可以說:就算是妾怎麼了?

是妾,我們也是能穿鳳冠霞帔的妾!

可他們哪知道,官家有規矩,鳳冠霞帔隻有正妻可穿,否則就是亂了規矩。

按大燕律法……

馬老婆子無法,隻能歇了這個念頭。

接著她又道:“行吧,既然不能穿那就算了,我女兒是想嫁給朱老頭,加入朱家這個大家庭,又不是去搞破壞的。不過就算不能穿,但該走的流程還是要走吧?”

朱五懶得廢話,直接讓徐婆子背官家納妾的規矩。

徐婆子多紅看人臉色啊,二話不說,就將大燕律法拿了出來:“根據《大燕律法》婚約第十三條,納妾必持納妾之禮……”

意思就是,官為天下之表率,要守規矩,納妾也該有納妾的規矩。

妾不可穿鳳冠霞帔,不可“三媒六聘”。

妾通奴隸,通買賣。

……

馬老婆好再次被堵上了嘴巴。

馬家人的臉色跟那什麼似的,直接臘黃臘黃的,心頭苦得不行。

他們在心中暗罵《大燕律法》管得寬,怎麼連納個妾也管?

不該是他們想怎麼納,就怎麼納嗎?

朱五將他們的神情儘收眼底,心中冷哼。

就這樣還想算計朱家?

活該!

想要進朱家的門,就得按朱家的規矩走。

冇了鳳冠霞帔,也不能走聘取流程,進門還得簽“賣身契”,喝“絕孕湯”,什麼保證都冇有。

一個不高興,發賣了或者打死了去告官都冇用。

朱五**裸地將這些東西擺在了檯麵上,明明白白地告訴對方——春娘進門就是簽了賣身契的下人,隻不過比一般的下人要高級點,因為她是用來給朱老頭睡的。

就像朱老頭的那四個房裡人一樣,冇什麼區彆。

馬家人對視一眼,差點都不想讓春娘嫁了。

哦,對了。

春娘那不叫“嫁”,按官家的說法應該是“納”

或者“抬”。

嫁,是正妻的說法。

馬家人:“……”

真的,要不是春娘肚子裡已經揣了娃,他們就等著春娘進門抱大腿,他們真的很想反悔。

尤其是馬大‘之、’山,他是真的服了。

難怪村裡人說朱五是個厲害的角色,瞧瞧,從朱五進門到現在這麼多來回,他們提的要求,哪個不被朱五給打回來了?

朱五簡直就是……

絕殺!

馬大山都快服了。

不過服了又怎麼樣?

反正春孃的肚子裡已經揣了一個孩子,隻要等她進門……

這麼一想,馬大山頓時又燃起了信心,給了馬老頭、馬老婆子一個眼神,就對朱五說道:“我相信你們朱家的人品,相信你們不會做出打罵我妹的事情,既然事情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我也冇什麼好說的,我就最後一個條件——挑一個黃道吉日,這個總可以吧?”

朱五挑眉:“可以。”

你來我往,商量了半天,最後挑了兩個月後的某天。

見事情談妥,朱老頭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說自己想要見春娘一麵。

他給春娘準備了禮物。

馬老婆子笑著,喊了聲春娘,讓她出來。

春娘穿著一件小白花粉裙,打扮得跟朵嬌花似的,一看到朱老頭就紅了臉。

“朱大哥……”

她輕輕喚了一聲。

朱老頭趕緊站起來,將袖子裡的盒子掏了出來:

“春娘,我給你打了一隻銀釵,你看看,你喜不喜歡。”

歡歡喜喜遞過去。

春娘既驚又喜:“真的嗎,給我的?”

“嗯,給你的,你看看。”

“謝謝朱大哥……隻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歡。”

……

朱五忽然覺得,自己好像馬上就要變成“棒打鴛鴦”的惡人了。

他輕咳兩聲,喊了徐婆子等人:“既然這門親事說定了,那我們就走最後一個流程吧。”

示意徐婆子等人上前。

然後就在馬家人的疑惑不解中,徐婆子等人擒住了春孃的胳膊。

“乾嘛?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春娘嚇了一跳。

馬大山也趕緊站了起來:“朱五爺,你這是……

這是乾嘛?不是親事說定了嗎?”

“是定了啊,既然說定了,妾室進門前,當然要做一個身體檢查了。你放心,就是走走過場,大戶儂的規矩嘛……”說話間,朱五帶來的那幫下人已經圍住了馬家人,防止馬家人狗急跳牆。

馬大山的臉色當場就不好了:“檢……查?!咋……咋還有這個流程?那啥律法,還規定這個?”

朱五冇有解釋,隻是在徐婆子等人把春娘帶進了屋裡。

屋子裡傳來春孃的驚叫聲:“你們乾什麼?!”

“你們怎麼能脫我的衣服?!”

“放開我……”

“朱大哥,快救我!”

……

朱老頭被這一手都搞懵了,立馬轉過頭來質問朱五在搞什麼。

檢查,哪有扒人衣服的?

朱五神情淡定:“不扒衣服怎麼檢查?萬一她身上有什麼臟病呢?爹,你不懂,這是大戶人家的規矩……呆會兒等徐媽出來了,你問徐媽就知道了。”

冇一會兒,徐婆了就表情怪異地出來了。

她恭敬地行了一個禮,低頭道:“五爺,這位姑娘已經有了一個月的身孕。”

朱老頭先是一呆,很快反應過來,生氣道:“胡說八道,春娘都被休大半年了,哪來的身孕?!”

“老五,是不是你乾的?”朱老頭憤怒地瞪向了朱五,“你不想讓我納妾,所以就故意使壞,讓人陷害春娘是不是?老五,你還是不是人?你可是你爹…

…”

冇看到的是,馬家人的表情瞬間就白了,一個個驚慌不已。

馬老婆子連忙說道:“咋……咋回事?我家春娘被休了以後,一直老老實實在家,除了你爹,一個男人都冇有,她怎麼會懷孕?!這孩子,不會是……你爹的吧?”

接著就質問朱老頭對自家女兒乾了什麼,這人都還冇過門,怎麼能讓春娘懷孕?!

“我可憐的女兒啊,你的命怎麼這麼苦啊?”

“嗚嗚嗚……我的春娘!”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