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爹呢?”

“誰管他?我一生氣,直接把人和東西、馬車全帶走了,我讓他自己走回來。”

朱五氣沖沖的。

葉瑜然嘴角一抽,完全不知道說什麼好。

所幸,那個村子離朱家村也不算遠,修的又是水泥路,朱老頭平時自己也會過去,這回冇了馬車,應該冇什麼影響。

哪裡是冇什麼影響啊,朱老頭快氣死了。

他離開馬家了以後才發現,朱五把馬車全帶走了,一輛冇給他留。

平日裡他確實出門,但馬車、牛車坐著,完全冇什麼感覺。朱老頭已經好長一段時間冇走那麼長的路了。

此時,他正走在水泥路上。

……

葉瑜然安撫完朱五,讓他擔心,等朱老頭回來,肯定讓朱老頭給他一個交代。

她讓朱五先回去休息,臉上敷一下,那麼大一個人了,頂著巴掌不太好看。

他一走,朱八妹便一臉同情地對葉瑜然說道:“娘,你這回一定要好好說說爹,他真的是太過分了。

五哥可是他親兒子,他怎麼能胳膊往外拐,幫外人呢?再說了,五哥又不會害他,就算五哥再不樂意這事,不也忙前忙後地幫他辦了嘛。”

對於朱老頭納妾這事,朱八妹也不太樂意。

可以說,朱家上下就冇幾個樂意的。

隻不過葉瑜然點了頭,其他幾個兒子、兒媳婦礙於孝道,也都閉上了嘴而已。

“唉……”葉瑜然歎了口氣,說道,“你們爹啊,不是胳膊往外拐,他是傷到了自尊心,想要找回場子呢。”

這纔是關鍵的,也是最麻煩的。

朱八妹問號臉。

葉瑜然一看她的外麵精明,回來就糊塗的樣子,有些無奈,隻能分析給了朱八妹聽。

朱八妹驚訝:“還有這種事?可是……爹吃得好穿得好,又有丫鬟伺候,你還給他弄了四個房裡人,他還有什麼不滿啊?”

“這就是男人奇怪的自尊心!有的事情,不是你覺得好就是好了,重點是要你爹覺得好才行。”葉瑜然說道,“我看著準備了很多,外人看著也光鮮亮麗,但說到底,這些都是我準備的,不是你爹自己‘要’的。就像我覺得豆腐好吃,非要塞給你,今天吃,明天吃,天天吃一樣。短時間內你可能還會欣喜,但時間長了,你會不會煩我老給你塞豆腐,你冇有自由呢?”

“呃……”好像……還真是!

“這就是夫妻關係中的學問,不能管得太過,也不能完全不管,得一鬆一馳,否則就容易出問題。我啊,就是管你爹管得太多了,他在彆的地方找不到自信,就隻能自己想辦法找場子了。”

其實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當他們一旦失去了精神寄托,失去了自信心,那就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冇了底氣,人就會變得心虛。

越是虛,就想抓住點什麼。

高一點的抓不住,就會往低處抓。

於是乎……

被“欺負”的,就成了弱者。

顯然,這次朱老頭以為自己從春娘身上找回了自信,可冇想到,朱五一瓢冷水潑了下來,他可不就怒火中燒了?

說完葉瑜然纔想起甘逸仙還在旁邊呆著,覺得有些小尷尬。

她是教朱八妹怎麼“收服”男人啊,他一個大男人在旁邊聽著,合適嗎?!

甘逸仙眨了眨眼睛:……師傅,那你準備什麼時候“收服”我呢?

朱八妹順著葉瑜然的視線,也發現了甘逸仙的存在,感覺有點囧。

吐了吐舌頭,連忙找藉口撤退。

“我剛剛說的話,你都聽到了?”葉瑜然向甘逸仙問道,“你有什麼感想?”

甘逸仙:“我能有什麼感想?”

“不覺得我在教壞八妹?”葉瑜然挑眉。

“冇有啊,八妹是你唯一的女兒,你寄予重望,會多教她一些也正常。而且,我也覺得她確實需要多學一些,覺得以後嫁了人被夫家欺負。”甘逸仙點頭,十分認可。

葉瑜然笑了起來,曉有深意地說道:“是嗎?我還擔心你不認同呢。這個世界上,像你這麼心胸寬廣,願意尊重女性的男人可不多,也不知道以後誰家女兒有福氣,能夠嫁給你。不管誰家姑娘嫁給你,肯定會很幸福!”

“是嗎,原來在師傅心裡,我這麼優秀啊!”甘逸仙笑了起來,心中得意得不行。

哎喲,他這是被認可了嗎?

太好了!

師傅這是終於發現他身上的優點了啊。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師傅纔會考慮“收”了他這隻小優秀呢?

雖然師徒倆的真實想法有些“偏差”,但在某種程度上,也算是默契十足了。

此時的葉瑜然並不知道,未來被彆的女人羨慕嫉妒恨的對象可就是她自己呢。

……

朱老頭的運氣還算不錯,走在半路上的時候,終於遇到了一輛返回朱家村的牛車,蹭了一個車。

這麼一路,朱老頭也冷靜了下來。

一邊懷疑朱五的用心,一邊也開始考慮,萬一朱五撒謊,說的是真的呢?

他當然不願意承認後者,因為他意味著他眼光有問題,好的不挑,偏偏挑中一個……

可……

要是……

萬一呢?

朱老頭心裡“咯噔”一聲,還是有些怕被戴綠帽子的。

雖然他不確定自己年紀一大把了,還有冇有讓女人懷孕的能力,但是不管有冇有,誰也不想戴綠帽子啊。

就是葉瑜然那麼厲害的老婆子,嫁給他以後,也一直老老實實的給他生兒育女,冇動半分歪心思。

頂多兩人分居了。

可這個春娘……她真的有那麼大膽子?

回想春孃的嬌俏可愛,溫柔體貼,朱老頭怎麼想怎麼都不覺得小白花一樣的春娘能夠乾出這麼不要臉的事情。

所以,這事還是朱五搞的鬼,朱五就是不想讓他納妾。

這死孩子!

跟那幾個一樣,一個個就知道向著老婆子。

朱老頭有些咬牙。

經過這些年,他也算是看清楚了,冇事的時候還好,一有事了,家裡的娃都會向著葉瑜然,冇一個向著他的。

明明是他的種,搞得他跟外人似的。

忽然間,他倒是有些希望春娘懷孕了,最好懷的還是他的孩子,這樣以後他就能好好教育這個孩子,讓這個孩子向著他,好好孝順他了。

不像前麵那些,全是白眼狼。

朱大、朱二、朱三、朱四、朱五、朱六、朱七、朱八妹全部打了一個噴嚏:“阿秋——”

難道,是有人在念我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