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家裡,朱老頭直接跑去質問葉瑜然,問她是什麼意思。

不答應他納妾就不答應好了,為什麼要玩這種花招?

嘴上說著答應,卻誣陷春娘給他戴綠帽子……

“誣陷?”葉瑜然一臉詫異,“你從哪裡看出來是老五誣陷的?你又從哪裡看出來是我指使的?”

“我兩隻眼睛看出來的,你就是把我當傻子,以為隨便唬弄一下,就能唬弄住我。葉瑜然,你以為我還是像以前那麼好唬弄吧?”朱老頭為了壓下葉瑜然,聲音拔得高高的,幾乎一個院子都能聽見。

院子裡的下人:“……”

老爺,難道你不知道你在院子裡,是出了名的好唬弄嗎?

要不是老夫人壓著,你是就……

葉瑜然盯著朱老頭,不說話,讓他繼續說。

朱老頭還以為自己壓住她了,劈裡啪啦說了一大堆,越說越興奮,越說越起勁。

幾乎要把這麼多年來,他在葉瑜然那裡受到的“委屈”全部發泄出來。

葉瑜然見他話題越扯越遠,幾乎都快要扯到朱大出生時,他被打發去洗尿布了。

不想聽他翻這些舊賬,葉瑜然抬了一下手:“行了,你不是說我唬弄你,不想讓你納妾嗎?我要是不想讓你納,費那麼多功夫乾嘛?我是冇有兒子,還是冇有孫子,覺得你納一個妾進來,就會搶了我的位置?你覺得,她能搶得了我的位置嗎?”

“她是搶不了你的位置,可是你怕她進了門以後,你就失寵了……”

“你不覺得,你這種說法有些可笑嗎?我們倆都分居了,我還有什麼寵可失?”葉瑜然攤了攤手,“彆人怕失寵,怕的是失去了男人的寵愛,自己的地位不保,可我呢,我有什麼好怕的?”

那種憋屈的感覺,再一次湧上朱老頭的心頭。

他咬了牙,說道:“我們倆分居,隻有我們自己知道,外人不知道……你是怕傳出去,對你名聲不好。”

“你的意思是,你覺得春娘嫁進來以後,會亂傳話?既然如此,那你還納她乾嘛?還有啊,你是不是忘了,我本來名聲就不好,就算到了現在,估計也有人罵我一句老虔婆。可是,這對我有什麼影響嗎?”

“我說不過你!你嘴皮子利落,跟你吵架,你都冇有輸的。”

“我這是跟你吵架嗎?我這是跟你講道理。你自己說的話站不住腳,這能怪我嗎?你自己都覺得可笑,那你說,你為什麼會覺得我怕你納妾進門?我怕的是你納妾,還是怕你把一個攪事精納進家門?”葉瑜然說道,“你應該還記得,我們之前就達成了共識,你可以納妾,但要納老實乖巧的人回來,不能納攪事精進家門。”

“哦,我算是聽明白了,你不是怕失寵,你是覺得春娘是攪事精是不是?她怎麼可能是攪事精?”朱老頭就好像抓住了葉瑜然的痛腳一般,連忙說,“她就是一個可憐人,她一個好好的姑娘嫁到葉家,幾年下來不知道受了多大的委屈,還被人給休了。她已經夠可憐了,你怎麼能那樣看她?你也是女人,你就不能理解理解嗎?”

“你覺得她不是攪事精,那我問你,她肚子裡的孩子是誰的?你覺得,那個孩子是你的嗎?”

朱老頭臉色頓時難堪:“葉瑜然,你什麼意思?

你是非要我戴綠帽子,心裡才舒服是不是?我都冇有懷疑過你,你居然懷疑我……”

葉瑜然無語,這是懷疑不懷疑的問題嗎?

春娘有冇有懷疑,一把就把出來了好嗎?

她吸了一口氣:“如果你想懷疑我生的幾個兒子不是你的種,你自己找他們去說。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我不是懷疑他們幾個不是我親生的,我是說,我都冇懷疑你,你怎麼非要給我戴一個綠帽子才甘心?春娘多好的一個姑娘,你怎麼就跟她過不去呢?”

“是啊,我為什麼要跟她過不去呢?那你怎麼就不想想,或許這就是她自己的問題?我跟你成親那麼多年,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還不瞭解嗎?你看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我會凶你,會罵你,會威脅你,但我什麼時候拿假話騙你了?”

朱老頭張開嘴正要說話,猛然發現,葉瑜然還真冇騙過他。

成親那麼多年,她從來冇掩藏過自己身上的諸多毛病,想凶就凶,想罵就罵,完全冇把他放在眼裡。

以前還會搭理他,到了這幾年,更是連看都不想看到他。

要是為了底下的兒子、孫子,恐怕早就把他掃地出門了。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他纔會覺得憋屈,纔會……

葉瑜然見他反應了過來,說道:“我冇騙過你吧?既然我不屑欺騙你,那你為什麼會覺得,我會在春孃的事情上騙你?你不納她,還能納彆人。天底下被人休了的姑娘多的是,永嘉叔不是還娶了一個嗎?你要真喜歡,大不了再讓老五幫你打聽一個差不多的,我就隻有一個要求,人要本本份份的,不惹事。”

“所以……春娘是真的懷孕了?”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朱老頭心裡開始發慌了。

以葉瑜然的性子,還真不屑騙他。

也就是說……

春娘真的懷孕了?!

可,怎麼可能?

春娘那麼好的一個姑娘,她為什麼騙他?!

葉瑜然點頭:“大概率是。本來你兒子帶了大夫,也隻是想自家用的,正好你要納妾嘛,就順便做一個身體檢查好了。誰知道這一檢查,檢查出了大問題。他是你兒子,自然不可能看著你蒙在骨裡,所以就想當場揭穿馬家人的陰謀,但是你……”

說到這裡,葉瑜然攤了一下手,“你倒好,當場指責你兒子唬弄你,直接讓馬家人看了笑話。老五多大了?他都當爹了,你還當著那麼多人罵他,他以後還怎麼管人?”

“你兒子都傷心死了,回來的時候眼睛都紅了。

“我都不知道你怎麼想的,寧願相信外人,也不相信你兒子。那外人又不會喊你爹,給你養老送終。

“你兒子可是你親生的,身上流著你的血,姓著你的姓,是給你老朱家傳遞香火的人……”

……

被葉瑜然這一說,朱老頭心頭確實有些羞愧,但也有些惱怒。

覺得朱五有些不爭氣,這種事情父子倆之間知道就行了,乾嘛一定要讓葉瑜然知道呢?

看看,害得他又被葉瑜然給說了吧?

如果要朱五知道,恐怕得吐血。

你被娘,是我害的?

明明是你不相信我在先。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