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我也不為難你,我給你錢,你自己找大夫給春娘做身體檢查。她要是冇懷孕簽了賣身契,喝了絕孕藥,我讓她過門。但要是懷上了……”葉瑜然上下打量著朱老頭,說道,“你要想自己處理,也行。”

“我冇有不相信你。”朱老頭嘴上說著,但還是從葉瑜然手裡接過了錢,準備自己去請大夫,好好給春娘做一個身體檢查。

葉瑜然真的很想對朱老頭翻白眼,她忍住了,問道:“你準備怎麼讓春娘檢查?是直接帶了一個大夫,跟她說一聲,就檢查了呢,還是帶人過去,不管她同不同意,強壓著她檢查?”

“不用……那樣吧?”朱老頭有些遲疑。

畢竟他與春娘相處了這麼長時間,多少還是有些感情。

讓她好好檢查就是,強壓著她檢查,是不是太那個了?

“不用?如果她肚子裡真的有孩子,你覺得她會希望你發現?如果她不希望你發現,她會讓你檢查嗎?還是說,那個孩子是你的?”如果朱老頭敢承認那個孩子是他的,葉瑜然就要佩服他了——想不到一把年紀了,居然還能為愛癡狂一把。

看不出來啊,朱老頭是戀愛腦!

然而可惜的是,男人比女人更現實。

他們綠帽子綜合症,你冇給他戴綠帽子時,他都怕你給他戴了,你這真要給他戴了,他不翻臉纔怪了。

因此,朱老頭一想到春娘很有可能真的給他戴了綠帽子,證據就是她肚子裡的孩子,頓時就采納了葉瑜然的意見——不管春娘同不同意,直接強行檢查。

另一邊,馬家人心慌不已。

他們也在考慮著這個問題。

“怎麼會發現呢?”馬大嫂糾結著,“是不是你們走漏了什麼風聲,讓朱家人聽到了,要不然人家上門提親,怎麼會帶著大夫?”

“怎麼可能?春娘除了見那姓朱的,都在家裡呆著,連門都不怎麼出,頂多去隔壁送點東西……”馬大山說道,“肯定不是我這邊走漏了風聲,不會是你回孃家,嘴巴碎,說出去了吧?”

麵對馬大山的懷疑,馬大嫂快服了:“呸呸呸,誰嘴碎了?誰亂說了?我是回了孃家,可我也隻是泄露朱老頭看中了春娘,想要納春娘為妾的訊息,怎麼可能會泄露……”

望著春孃的肚子抬了一下下巴,繼續說道,“這種事情。這種事情說出去臉上有光啊?要是傳到了朱家耳朵裡,我們一家子不得玩完?我又不傻。”

春娘被馬大嫂那麼一瞧,羞得低下了腦袋。

本來她就不同意這種事情,可兄長和嫂嫂一直勸說她,說隻有這樣,她才能過上好日子。

現在好了,人還冇進門,就被人家給發現了,她要怎麼辦?

這要傳出去,她以後還怎麼做人?

“那要怎麼辦?事情已經這樣了,我們現在不是應該考慮,接下來要怎麼辦嗎?”

“我覺得,主要是看朱老頭,朱老頭到底信不信,這纔是關鍵。”

“早知道,當初就該讓朱老頭得手了,然後再借種,這樣就算把出來春娘懷孕了,人家也隻會以為春娘肚子裡的孩子是他的。”

“還不是你說的,說男人都一個德性,要是得手早了,怕不珍惜,所以才一直拖著,臨到要進門了,才讓朱老頭得手。”

“可我哪知道朱家人這麼精明,提個親,居然還帶大夫。哪家上門提親,還帶大夫的?”

“人家又不是真成親,人家是納妾,妾,你懂嗎?”

……

一家人說著說著,差點吵起來。

一直到天黑,也冇商量出應該怎麼辦。

春娘回了房間,默默坐在床前抹淚。

她覺得自己的命真的是太苦了,在前夫家的時候,半天懷不上,冇想到跟那個姓丁的睡了冇幾次,就給懷上了。

懷就懷上吧,居然還讓朱家人給發現了。

這下好了,該怎麼辦?

晚飯是馬母送進來的,對著她唉聲歎氣,然後試探地問她,覺得有多大的把握拿下朱老頭?

馬母冇有忘記朱老頭離開前的保證,心中存了一絲僥倖。

萬一……

萬一朱老頭不相信春娘懷孕了,還是把春娘納進了門呢?

“娘,你敢說了,是萬一。要多少個可能,才能湊出一個萬一?你真的覺得,朱家是朱老頭能做得了主的?他家那個老五是那麼好相與的?他家老五都查出我懷孕的訊息了……”

春娘抹著眼淚,越說越難過。

朱老頭或許好唬弄,但朱家那幾兄弟,哪一個是好唬弄的?

他家朱三出門做官了,腦子不怎麼靈光的朱大、朱二種地,平時家裡做主的就是那個與外人打交道,人來人往的朱五。

朱五能夠越過前麵三四個哥哥,當家做主,總不能是因為他年紀比較小,其他人讓著他吧?

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嘛。

出門的這個,纔是最有頭腦,最難對付的。

冇看到今天上門提親的時候,人家帶了那麼多人,明顯是有備而來。

春娘哭著說道:“娘,你就彆打這種歪主意了,他們肯定已經知道了。現在朱老頭冇回過神來,等他回過神來,肯定會來查我的肚子。我們現在最應該考慮提,怎麼弄掉我的肚子,彆被他們查出來。”

“隻要我的肚子裡冇有孩子,隨便找一個藉口,到時候我們就可以栽贓朱五汙衊我。”

她揪著馬母的袖子,眼睛裡射出希翼的光來,“我知道你們想讓我憑子母貴,可是現在朱家人已經發現了,這一條路走不通,那我們就隻能換一條路走。就算冇有孩子,隻要我進了朱家,總會給家裡帶來好處。最糟糕的就是,朱家冇進,我還被毀了,家裡還背了罵名,那纔是最慘的……”

“真隻能這樣啊?”馬母心慌慌的,“要是這樣,那你進門就得喝絕孕湯罐你這輩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春娘,你可要考慮清楚。”

“娘,我還有彆的路可以走嗎?”春孃的眼眶裡掛著淚水。

馬母心頭一痛,但和未來的榮華富貴相比,她覺得暫時的“犧牲”是值得的。

就算春娘嫁進去了,這輩子都不會再有孩子了,可是……

有丫鬟奴仆伺候,那也是好日子啊。

“行,你等著。你先吃飯,免得呆會兒……傷身!”

說完,馬母離開了屋子。

馬家其他人一直在外麵等著,一看她出來,立馬圍了上來。

馬大山說道:“娘,春娘怎麼說?”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