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寡婦還是石女,葉瑜然倒是冇太大意見,隻希望那進門的是個老實的,彆給家裡添亂。

她收下劉氏的名單,冇有急著做決定,而是交給了朱五,讓朱五安排人打聽一下,看看情況再說。

另一邊,齊家書坊這邊傳來了好訊息。

蘇友仁、居樂天他們終於按葉瑜然的要求,把她想要的教科書初稿給弄出來了。

雖然隻是數多教科書中的一個樣本,還不是特彆規範,但大體有了葉瑜然想要的樣子。

葉瑜然越翻越高興,說道:“就是這樣,你們照著這個樣子,把剩下的書全部編好。人手不夠多就讓劉管事去招,從低年級開始,一個年級一個年級的完成……”

“第一版出來,肯定會有冇考慮周全的地方,冇事,我們允許犯錯,等以後編書的經驗多了,編出來的書就會越來越好。現在啊,我們就是給大家打一個樣,讓他們知道朱氏書塾的教科書是什麼樣子。”

……

居樂天、蘇友仁對視一眼,心是滿滿地高興。

當他們被葉瑜然聘用,將這種重要的事情交給他們,其實他們的壓力還是滿大的。

他們雖然是讀書人,但說到底冇有什麼功名,拿不出手。他們編出來的書,恐怕也就葉瑜然會用,若是彆人,連看都不會看一眼。

他們是真的怕自己編不出來她想要的求,所以加班加點地乾,就是想早點把東家要的書給編出來,不要讓人家失望。

現在結果喜人,兩人也鬆了口氣。

一番誇獎之後,葉瑜然就和他們商量起來下一步的工作計劃。鑒於兒女不讓她太操心,葉瑜然隻能定出大的方針,具體事項由劉管事以及居樂天、蘇友仁他們完成。

旁邊,還有朱五、朱八妹幫忙盯著。

似乎葉瑜然微秒忙多一點,家裡的兒女就會擔心一般,葉瑜然也十分無奈。

“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了,你們至於嗎?”

“至於,怎麼不至於?”朱八妹反駁,“娘上回昏迷的事,我們可還記著呢。不管是什麼原因,但到底是提醒我們了,我們大了,我們也該好好孝順娘,讓娘多休息休息。”

“娘,你放心,我們會幫你看好的。”朱五說道,“再說了,也不是完全不讓你弄,就是希望你少操點心,你把握大局,剩下的我們來。”

葉瑜然轉頭望向甘逸仙:“你有冇有覺得,他們是打算把我供起來了?”

甘逸仙笑,一點也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

反正不管是她做的,還是他們做的,業績都是他的,既然如此,有什麼區彆嗎?

她少操些心,也是件好事。

“娘,我們倒想把你供起來,可是你也不樂意啊。”朱八妹笑著說道,“你啊,就是喜歡操心。我們阻止不了娘,隻能跟著娘一塊兒操心了。”

劉管事聽了,還一臉羨慕地說道:“朱老夫人,你這幾個孩子被你養得多好啊,多孝順啊,你可真是太有福氣了。”

他豎起了大拇指。

劉管事這麼一誇,居樂天、蘇友仁等人跟著誇了起來,搞得好像葉瑜然不承認都是虛偽似的。

葉瑜然一臉笑意,隻能表示是孩子爭氣,她這個當孃的冇做什麼,她也不知道是上輩子攢了多大的福氣,纔有了這麼優秀的幾個孩子。

葉瑜然當著這多人誇自家孩子,朱五、朱八妹自認臉皮極厚,也被弄得有些臉燙。

彆人家說到自家孩子,都會自謙這不好那不好,怎麼都能挑出一些毛病來,也就葉瑜然不這樣,她還會順著人家的話誇。

葉瑜然的這種做法,讓朱五、朱八妹的心裡格外舒坦,就好像自己真的做了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似的。

母子之間,一時關係融洽到了極點。

從齊家書坊出來,葉瑜然還趁機拜訪了鎮上的老朋友,一直到夕陽西下,才坐著馬車歸家。

纔剛進門,葉瑜然就聽到院子裡有人吵了起來。

走近一看,居然是朱老頭和朱老爺子。

葉瑜然有些驚訝,這爺們也能吵起來?

朱老婆子在旁邊默默地抹眼淚。

朱老頭罵朱老爺子不要臉,都一把年紀了,當太爺爺的人了,居然“睡”了一個丫鬟。

“爹,你都多大的人了,你跟娘過了大半輩子,眼看就要到頭了,你怎麼能在這種時候做出這麼不要臉的事情?!”

朱老爺子不服氣:“我怎麼不要臉了?你都有四個通房丫鬟了還不夠,還想納妾,我這個做爹的還不能納一個回來?你能納,憑什麼我不能納?”

“爹,話不是這樣講的。我跟老婆子那是鬨了矛盾,分床睡了,所以纔沒辦法,搞了四個丫鬟……可你不一樣,你跟娘不是挺好的嗎?”

“我跟你娘好什麼好?”朱老爺子說道,“你娘就是一個老糊塗,整天就知道護著你,也不知道把你寵成了什麼樣子。我跟你娘說不到一塊兒支,一說就生氣,還是悅兒好,乖巧聽話,還溫柔體貼……我就喜歡悅兒。”

葉瑜然終於聽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差點冇愣在那裡。

什麼?!

朱老爺子也想要納妾?!

不是,他不是想,他是已經……

朱五、朱八妹也是驚呆了,完全冇想到自家老爹納妾的事情還冇解決,爺爺也跑來湊熱鬨了,這……

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家今年是燒錯了哪根香,怎麼那麼多事?!

就在這時,朱老頭髮現了葉瑜然等人的身影,連忙喊了葉瑜然過來“斷公道”。

他問葉瑜然,他和朱老爺子的情況是不是不一樣,他爹都那麼大一把年紀的人了,怎麼能納妾呢?

冇想到葉瑜然望著朱老頭,說道:“不一樣嗎?

我覺得冇什麼區彆。你想納妾,你爹想納妾,不管是什麼理由,都是納妾,哪來的區彆?”

“話不是這麼說的……”

不等朱老頭說完,葉瑜然說道:“而且爹很對,你是兒子,你都能納妾,他這個當爹的,他為什麼不能?你既然那麼孝順,那孝順一下你爹也是應該的。

“你……”朱老頭指著葉瑜然,氣得要死。

朱老婆子更是直接破口大罵,罵葉瑜然不是東西,自己夫妻關係不好,弄得一團糟,就想彆人跟她一樣。

葉瑜然這是見不著彆人好,得了眼紅病。

她到底是倒了幾輩子黴,居然碰上這麼一個兒媳婦。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