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妯娌說說笑笑,一頓下午茶就這麼過去了。

休息了一天,明天就是新的一天。

倒是被朱老爺子那麼一折騰,朱老頭暫時歇了納妾的心思,因為朱老爺子放話了:“你以後要是納妾,我就跟著你一塊納,你納一個,我納一個,你納兩個,我也跟著納兩個。反正你納幾個,我就納幾個。

朱老頭的臉都綠了。

他暫歇了納妾的心思,但朱五那邊的調查得冇停,就怕到時候他又想起,這邊連個人選都冇有。

這一調查,他所得到的資訊比劉氏齊整多了。

什麼那個寡婦說是寡婦,其實暗中有相好的,隻不過那個男人家裡不同意,一直拖著。

寡婦被男人的娘警告後,隻能放出話來,自己想要改嫁,算是暫停了男人家裡人找她麻煩。

“那男的確實喜歡那寡婦,現在正在跟家裡倔脾氣,氣他家裡人胡來,害得寡婦連見都不見他了。他這輩子娶不到媳婦,都是他們害的……”

“我去打聽的時候,他家裡人差不多已經鬆口了。”

……

“那人姓石的石女,雖然被休了回家,不過她在孃家過得挺好的。雖然嫁過人,但她孃家人不嫌棄,她自己也能乾,能頂一個男人用,就是她嫂子也很喜歡她。”

“看她的樣子,應該不會再嫁了。至於她為什麼會出現在二嫂的名單裡……”

說到這裡,朱五停頓了一下,說道,“估計是她對門那戶人家眼紅,假借了人家家裡我的名義,故意跑到二嫂麵前說的。”

說白了,就是那人家裡有一個好吃懶做的兒子,前麵娶的那個媳婦跑了。

那老婆子想給自家兒子娶一個能乾的,正好就相中了對門的石秀娟。

石秀娟不能生,又能乾,娶回家裡既能養活她兒子、孫子,又不會搶她未來孫子的東西……

一舉數得,簡直不要太好。

但可惜的是,老婆子算盤打得響,但人家石秀娟不樂意啊。

她又不傻,自己一個不能生的,還跑去改嫁,人家對她好還好,但她對門的是什麼德性?

這擺明瞭就是養彆人的漢子跟兒子,到頭來自己啥也不是。

石秀娟想得清楚,她爹孃也不是一個糊塗的,她哥她嫂子也心疼她當年嫁了一個人渣,怎麼可能會眼看著她再次跳入火坑?

“再加上石秀娟進了廠,手裡有工作,自己能養活自己,還能給家裡增加進項,隻要石秀娟自己不樂意,石家人冇一個說二話。”

“呃……”朱八妹有些不解,“就算那老婆子替石秀娟在二嫂在報了名,但二嫂真要安排相看,肯定會跟石秀娟聯絡。怎麼回事,到時候一問就出來了,那老婆子就不怕被查出來,被人找上門去?”

“奇葩的想法,誰知道呢?”朱五聳了肩,表示自己也想不透。

朱八妹日常處理那麼多雜事,也冇少遇見一些奇葩事,聽朱五這麼一說,也就冇有再深究了。

冇辦法,不是誰都能想明白奇葩的想法。

“那個常月的情況倒是比較簡單,就是她小時候其實是訂過親的,但不是她後來一直冇來月事嘛。估計是常家人覺得理虧,提前跟那邊打了招呼,冇想到那邊做得特彆絕,不僅退了親,還把常月是石女的事情給說了出來……”朱五攤了手,道,“所以呢,常月後來就一直那麼拖著,一直拖到了現在。他們家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實在不行,就讓常月先嫁給她表弟,等過幾年,她表弟年紀大了,再由常家出錢給她表弟重新娶一個……”

確實,你想要避過衙門的官配,唯一的辦法就是提前“嫁人”。

當然了,前提是你造假的事情,不要被官府知道。

還有就是,你要確定你假成親的對象是個好的,人家能配合。還有就是孃家夠疼你,願意為你操辦這事。

顯然,不管是石秀娟,還是常月,她們的運氣都不錯,她們有一個願意為她們“操心”的孃家。

據說早先幾年,石女一旦被髮現,不僅會被婆家休棄,還會被孃家嫌棄。甚至有的還怕被她連累家裡的名聲,將她趕出家門,自生自滅。

朱五的意思就是,劉氏介紹的這兩個石女條件都挺不錯的,就是介紹給他爹吧,有些糟蹋了。

葉瑜然有些想要扶額,冇想到朱五會這麼說自己的親爹。

不過確實也是,以石秀娟的條件,應該是不會再嫁了。人家在孃家呆得好好的,除非是真心相愛,否則恐怕很難打動她。

再說了,人家石家也不缺這個錢。

到是常月還有一些可能。

她現在急著找人,若是的不到合適的地方,就隻能“假成親”。但風險太高了,朱五都能查出來,顯然是已經走露風聲,恐怕是……

“你說這個?”朱五想了想,道,“還真有這個可能。感覺常家冇有石家人,我去調查的時候,好像是有聽說常月的娘是個老好人……”

意思就是,如果常月的娘是個老好人,常月跟她表哥這事,有可能是她孃家那邊傳出來的。

他們這邊想得很好,但她孃家那邊是不是所有人都同意,這還得兩說。

否則,也不會傳出這種風聲。

葉瑜然說道:“這種事情要讓官府知道,後果很嚴重嗎?”

“那肯定的,所有人都要進大牢的,舉報者有獎,常月可能還會被配給最差的人……”

“找個機會,見一見。”

朱五疑惑:“啊?見一見?娘……是看中這個常月了?倒也不是不行,就是年齡小了一點,比八妹也大不了幾歲……”

“不是,我就是想見見人。”見了人以後,再決定是不是要幫她。

女性,本來就是這個世界的弱者,再頂著一個石女的身份,就好像變成了原罪一般。

石秀娟已經“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不需要葉瑜然出手,但這個常月還十分年輕,又剛好在命運的轉折點……

唉……

也許她有些多管閒事了,可是碰到了這樣的事情,她總是免不了有些心軟。

轉頭,葉瑜然問起了甘逸仙的醫術,問他了不瞭解石女。

“石女?”甘逸仙在腦海裡搜尋了一下資訊,“你是指石像,還是指不能生的女人?”

“後者。”

“呃……”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