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月也紅了眼眶,第一次來月事,肚子疼得厲害,兩條腿有些發軟。

她在常母的攙扶下回了房間。

在彆人看來,月事是件麻煩事,每次來的時候都會罵罵咧咧,可是在常月看來,簡直就是一大喜事,恨不得敲鑼打鼓讓村裡人都知道——我常月恢複正常了,我不是石女了!

常母難得衝了一碗糖水給常月喝,讓她補補身子,還說晚上要給她做個雞蛋湯。

母子倆紅著眼睛,黏糊了好一會兒。

待常家其他人陸續回業,聽到了這個訊息,一個個高興得跟過年似的,一再表示,今天晚上要好好燒幾個菜,慶祝一下。

搞得常月的臉都紅了,她一個大姑娘,來了一個月事而已,卻搞得這麼隆重……

不過,她也明白,家裡人為她的事愁得不行,突然時來運轉,可不就是好訊息?

因為纔剛來,常母還擔心常月不會弄,一直在旁邊盯著,教常月怎麼處理。這幾天,就是常月的嫂子也放柔聲音,對她百般嗬護,一副怕嚇著她的樣子。

常月有些受寵若驚,但她也知道,這就這幾天,這幾天過後,她就享受不到這個待遇了。

月事一過,常母迫不及待地帶了女兒常月去鎮上看大夫,想要確定一下常月的身體是不是真的好了。

當得天結果,常母差點樂瘋了,她跟大夫確定:“真的嗎?我女兒真的好了,不是石女了?!”

“是真的,她確確實實是好了,不是石女了,這位大娘,你放心,你女兒能放心出嫁了……”

“聽到了冇有,月兒,你真的好了,嗚嗚……”

“娘,我聽到了。”

……

母女倆紅了眼眶,喜大樂奔地跑到店裡買了一堆東西,送到朱家,對葉瑜然表示感謝。

“老夫人,謝謝您,要不是您,我女兒就真的完了……”常母一邊磕頭,一邊說道,“謝謝您救了她!”

葉瑜然上前把人拉了起來:“不用謝,我也是在賭,結果冇出來之前,我也不知道有冇有效果。我還擔心萬一要是冇有結果,你們怪我多管閒事,還好,結果是好的。”

可不是嘛,要是結果不好,對方是說不至於找自己的麻煩,但責怪肯定是會責怪的。

葉瑜然做了兩手準備,所幸結果是好的。

“結果怎麼可能不好呢,您可是朱老夫人,隻要您出手,就冇有您擺不平的……”

“彆給我戴高帽了,我啊,也是一俗人。隻不過我們大家這次運氣比較好罷了。”葉瑜然把常月拉過來,拉著她的小手又是一陣誇,說這姑娘她見到的第一眼就很喜歡,這麼好的姑娘怎麼能遭這種罪?

所以她就插了手。

瞧瞧,現在不就好了?

不管什麼事情,不到最後,我們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

但不管如何總要試試,萬一有希望呢?

“晚點讓你二嬸多給你介紹幾個好的,咱毛病治好了,就冇什麼好怕的,緊著你挑,喜歡什麼樣的,就找什麼樣的。”

葉瑜然這樣說的時候,常月的目光忍不住從甘逸仙的袍腳劃過。

不過她知道,人家是大戶人家的公子,自己隻是小門小戶的姑娘,根本配不上人家,非常理智地將視線給挪開了。

劉氏早有準備,立馬將她覺得不錯的小夥子翻了出來,介紹給了常母。

當常月與某年輕小夥子訂親的訊息傳出去,一片嘩然。

“什麼?!她不是要定給她表弟嗎,怎麼突然……”蔡大娘一臉震驚,“不會是騙婚吧?!”

“不會……吧……常月那情況,瞞不住人,稍微打聽一下就知道了。”

“就是啊,所以我才覺得奇怪,她一個石女,人家一個頭婚男,好好的怎麼會看上她?除了他們家做了隱瞞,還能是什麼情況?”越說,蔡大娘越是自己有理,“肯定是這樣,要不然,彆人怎麼可能看上常月?”

不少人心中泛起了嘀咕,還有人打聽起了跟常月訂親的是誰。

這十裡八鄉的,哪家冇點親戚?

這一打聽,打聽來打聽去,七拐八拐的,就搭上線了,將常月是石女的訊息傳到了那家人的耳朵裡。

鄭母一聽,對著鄰居頓時笑了起來:“哎喲,你還不知道?難怪我這幾天覺得怪怪的,老有人打量我,原來是為了這事啊……”

她笑著將常月已經治好了,不是石女的訊息說了出來。

“治好了?!真的假的,這石女……還能治好了?”那人有些不相信,懷疑鄭母是不是瞧著常家條件不錯,想要拿自己兒子換好處呢。

可若是這樣,常家貌似也冇好到能讓人做這麼大的犧牲吧?

“真治好了,人家來了月事,請鎮上的大夫親自把的脈,哪能還有錯?”鄭母笑道,“而且啊,這事是朱老夫人打的包票。”

什麼?!朱老夫人打的包票?頓時,這鄰居說不出話來了。

那朱老夫人是誰啊,她還能騙人?

既然朱老夫人打的包票,那看來這事是真的了。

她十分詫異,這石女還有能治好的?

她還是第一次聽說。

鄭母說道,她也是第一次聽說,不過人家大夫說了,石女分很多種情況。

有的是終身如此,治不好的;而有的冇那麼嚴重,隻要用對了方子,也是能治好的。

隻不過大家一聽說石女石女,就被嚇著了,冇去看大夫,或者錯過了治療的最佳時期,才讓後者也變成了永久性的石女。

常月是運氣好,她不是特彆嚴重,幾副藥下去,血脈通了,人就好了。

四周的人聽到了,也都圍了過來。

鄭母巴不得多一些人圍過來,把這個“誤會”解釋清楚。

他們家真不是圖常傢什麼東西,真的是因為常月治好了,又是一個好姑娘,所以才動了娶人家過門的心思。

說句老實話,除了石女這一條,常月的外貌、品性那真的是冇話說,在他們村子裡,那也是勤快的。

不少人還笑著說鄭母撿到了寶,要是她出手晚一點,常月毛病的訊息傳了出去,肯定多的是人跟她搶。

“嗬嗬嗬嗬……”鄭母樂得不行,“可不是嘛,所以說啊,我這也是巧了。要不是我兒子在五爺的底下乾活,入了五爺的爺,被推薦到了朱老夫人跟前,朱老夫人也不會看上我兒子,保下這個媒。”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