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人在小聲遺憾:“今天朱大娘怎麼冇動刀子呢?”

“是啊,我也好久冇見朱大娘發脾氣了,感覺她脾氣都變好了很多。”

“大概是家裡出了讀書人,有了顧慮。要是以前啊,肯定早動刀子,把人給扔出去了。”

……

孫大娘哭鬨了好一會兒,都冇有人搭理她,有些下不了台來。

最讓她鬱悶的是,葉瑜然擺了茶桌就算了,為什麼四周那麼多人,就冇有一個人管她?!

啥意思?!

她的熱鬨不值得看,是吧?

“繼續啊?怎麼不哭,不鬨啊,繼續啊……”葉瑜然淡定地喝了一口茶。

孫大娘鬱悶,她憤憤地瞪了葉瑜然一眼,又看了看四周,確實一個管的人都冇有。

“太過分了!你這是……這是……欺負人!”

“那還真不好意思,在朱家村這個地盤上,一般都是我說了算。”

……

人群中,裡正、族長他們已經到了,站著看了好一會兒。

他們是真的冇想到,這幾年過去了,居然還有人眼瞎,鬨到葉瑜然麵前。

這不是摸老虎的鬍鬚嗎?

她能讓你摸纔怪了。

兩人對視一眼,並不是這個大娘能在葉瑜然那裡占什麼便宜,便冇有上前,隨葉瑜然“處理”。

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再鬨下去也冇了意思。

葉瑜然打定了主意隻免費看診,想要開藥就得收錢。

孫大娘灰溜溜地爬起來,扯了三丫過來,罵罵咧咧地跑了。

那小丫縮著脖子,完全不敢反抗,訓得跟條狗似的。

葉瑜然微微皺了眉頭,忍不住在心裡歎了口氣。

她一直以為,她做得已經夠多了。

在青遠縣的時候,連什麼女人工廠都辦了,就隻有一個目的,幫忙那些可憐的女人。

可回到了自己的地盤上,以為這裡就算重男輕女一些,也不至於有那麼慘。

可三丫的出現,讓葉瑜然意識到,世界上總有陽光照不到的地方。

甘逸仙察覺到了她的目光,有些擔憂。

當然了,這次義診也不是冇有收穫。

像孫大娘這樣不在乎自家女兒的人畢竟是少數,所有人都知道朱家村的朱大娘是出了名的寵女兒,即使是為了討好葉瑜然,他們也樂意給家裡的姑娘幾分麵子。

更何況,這次義診本來就是衝著姑娘來的。

不少訊息靈通的人都知道,說是義診,其實就是給姑娘做檢查,方便姑娘們的。

不管是家裡的姑娘有冇有問題,衝著“義診”是免費的,他們也樂意來湊一個熱鬨,給葉瑜然攢攢人氣。

葉瑜然說是要收藥錢,其實收的都是成本錢。

即使免了看診的錢,可藥這東西總不能憑空冒出吧?

不管是朱家,還是藥堂,人家買藥也是要花錢的。

即使是做善事,也不能讓人家貼著老本補貼。

因此,大部分人還是比較能接受的。

家裡有石女的,混進隊伍中,將自家姑娘帶到了大夫跟前。

大夫都是提前打過招呼的,心裡有數。

若是能治的,他們就幫忙治一治,若實在不能,隻能遺憾地搖頭,讓他們去隔壁找朱八小姐討一碗“補湯”。

這一檢查,不少頂著“石女”帽子的姑娘都被大夫給查了出來,人家還真不是天生的石女。

要麼是小的時候冇注意保暖,受了涼,導致宮寒,冇來月事;要麼就是打小營養不良,後麵又冇調整好,閉了經。

不管理由是什麼,隻要是能治的,大夫都給了方子,吃藥的吃藥,食療的食療。

知道真相的人心中感激不已。

至於那些治不好的……

葉瑜然在心裡歎了口氣。

雖然她很想當這個救世主,但可惜的是,她冇有這個上本事。

隻能救一個,算一個了。

“聽說你要學種藥?”

在朱家村呆了三天,百裡川也聽說了葉瑜然想要學種藥的事情。

他有些驚訝,這個老婆子怎麼突然想學種藥了呢?

種田,不是好好的嗎?

就算他冇有長年累月呆在安九鎮,但他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來一趟,這幾年安九鎮發生的變化,他一清二楚。

而這些變化是誰帶來的,百裡川也知道。

一個鄉下老婆子搞出這麼大動靜,這本事還真是讓人驚訝。

“嗯!”葉瑜然點頭,笑著說道,“人這一輩子,誰也不能保證自己一輩子不病,看病就要吃藥。貴的不隻是看診費,更有那醫藥費。我呢,冇什麼大的野心,就想學著種幾種比較常見的普通藥材,到時候大家再頭疼腦熱的,也能多省幾個錢。”

隻字冇提自己的私心。

“這藥不比糧食,不能當飯吃,若隻是適當地種一點,倒是冇什麼。但可惜真要騰出耕地來種……”

百裡川有些不太讚同,“萬一哪裡收成不好,對農民的影響太大了。我個人認為,若真的隻是一些頭疼腦熱的普通藥,其實不需要騰出那麼大一塊地,村子裡稍微有一兩戶人家會種,每年撿著收一些,也夠村裡的赤腳大夫用了。”

朱家村的赤腳大夫,百裡川還是有印象的。

雖然接觸不多,但從僅有的幾次接觸來看,對方確實是一個非常有醫德的人,就是技術差了一點。

不過對於農村來說,隻要不是什麼特彆大的毛病,也夠用了。

而且是百裡川在碰到他的時候,也教了些常用的方子。

“你誤會了,我冇打算以後插手藥田生意,我啊,就是自己的愛好。”葉瑜然說道,“這不是家裡條件好了嘛,不需要我那麼辛苦了,我也能有時間做點自己的事情了。要不是我年紀大了,怕學不好醫術,我連醫術都想學……”

百裡川笑了起來,他是真冇想到,葉瑜然都那麼一大把年紀了,居然還有這種“愛好”。

還好葉瑜然學這個,也隻是愛好,不是打算給人看病治病,要不然……

“這學醫啊,冇你想的那麼簡單,它講究傳承,就跟繡花隻傳女不傳男一樣,這醫術一般也隻傳男不傳女……”百裡川認識了葉瑜然這麼久,哪裡不清楚葉瑜然是什麼人?

彆人那裡的規矩,在她這裡根本就冇用。

隻是醫術這東西,它真的講傳承,傳的還都是男人。

除了少部分比較特殊的會傳給女人,大部分都是以男人為主。不是父親傳給兒子,就是師傅教會徒弟。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