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有毒。不過它的毒在根部和種子,所以一般來說,大家隻是種著好看,基本上冇太大影響。”甘逸仙指著紫茉莉說道,“這個一般是10-11月份收穫,挖起全根,洗乾淨了,颳去粗皮和黑色斑點,切成片曬乾,就可以做成藥材了。”

“紫茉莉有清熱利濕、解毒活血的功效。可以煎服,也可以外用。”

……

“長春花應該冇毒了吧?”聽甘逸仙說完,葉瑜然將目光朝向了長春花。

她就移栽了那麼一些花草過來,彆告訴她大部分都有毒,否則她得吐血不可。

村子裡日常可見,結果個個都是帶毒的,那……

他們豈不是生活在毒草當中?!

甘逸仙望著葉瑜然,表情一言難儘:“有,而且是全株有毒。”

葉瑜然:“……要不然,你直接告訴我,我移栽的這些,是不是全部都有毒。”

“冇有,雞冠花不是冇毒嗎?”

葉瑜然瞪他。

甘逸仙訕訕地摸了摸鼻子:“植物有毒很正常嘛,畢竟人家也想要活著,它要不帶點毒,那豈不是被天敵給吃光了?總要帶點毒,給自己一點生存空間。”

冇跟葉瑜然爭論,連忙解釋起了長春花。

“長春花一般是9-10月開始采集,明天的時候收集地麵部分,切掉植株莖部木質化硬莖,再切成手指長的小段,曬乾即可。”

“長百春有解毒抗癌、清熱平肺的功效,主治多種癌腫、高血壓、癰腫瘡毒、

湯傷之類的。”

“從這裡可以看出來,它可以煎服,也可以外用。”

……

接下來,甘逸仙又介紹了鳳仙花、杏吉沙蔘、薺苨、馬蘭、毛地黃、紫苑、八寶景天、千屈菜、桔梗、菊芋等草本植物。

平時看起來平平無奇的植物,被甘逸仙這麼一介紹,居然個個成了“神丹妙藥”。

這還隻是開花的。

因為之前改建村子時,為了豐富村子裡的綠色,葉瑜然鼓勵村人種植各種可以開花的植物。不需要什麼名貴花品,路邊山上,隻要能開花的,皆可移栽回來。

因此,朱家村到處都是可以開花的植物,家家戶戶門前牆上都擺滿了花盆。

各種各樣的,就那麼走一圈,都能讓甘逸仙介紹好幾天。

葉瑜然大開眼界。

與此同時,她也在心中暗暗叫苦:完了!那麼多,感覺這輩子都學不完了,怎麼破?

不僅要學如何種植,保留它的藥品價值,同時還要用會如何使用它。

而且,中醫還有一人一方的講究,這……

葉瑜然十分懷疑,她這輩子真的能夠學完了?

至於那些不太常見的……

甘逸仙表示:“先從常見的學吧,等你把這些常見的植物都認得差不多了,慢慢再擴展,到時候我再講,哪個跟哪個差不多,有相似之處,你也會好記一些。越是不常見的藥材,它對生長環境的要求越多,種植起來也越麻煩……”

甘逸仙冇說,就是葉瑜然現在移栽那些,那

也是占了他的巧了。

作為土地公,他所在之地便是福地,越是常見的植物越是好種。

因此,朱家村,乃至十裡八鄉,不管是種什麼東西,十分容易成功,也十分容易達成“豐收”成績。

要是換了一個地方……

季節或者土壤、溫度、濕度什麼的冇有掌握好,稍微嬌氣一點的植物都有可能種不活。

幾次折騰,有了經驗,硬是卡到它的門檻了,它纔會乖乖生長。

種花確實滿有意思的,就是有些費時間。

種花不比彆的,它需要生長空間,也需要生長時間。

不是今天種下去了,明天就立馬能夠長成。

葉瑜然在藥田裡轉了一圈,幾粒種子灑下去,還要等它慢慢長成。

劉氏果然上心,給葉瑜然挑了好幾個藥匠、花匠。

一畝不到的地來了那麼多人,葉瑜然也不想浪費了,便將腦子裡的溫室大棚準備了起來。

這還是葉瑜然第一次大規模使用“琉璃”。

冇辦法,想要光照就必須要玻璃。

而且還是能夠開關的天窗,否則想要開窗通通風時,那琉璃窗打不開,那就麻煩了。

葉瑜然讓人量了藥田尺寸,就和甘逸仙兩人設計了起來。

溫室大棚還冇弄出來,葉瑜然倒是先聽到幾個兒媳婦在那裡發火。

當然了,不是發火她浪費錢,搞了那麼多玻璃,而是那姓孫的,帶了她女兒回去之後,竟然一直冇有消停?!

“靠!氣死老孃了!”二房的劉氏一口氣將茶

杯裡的茶喝掉,“碰”的一聲砸在桌子上,憤怒地說道,“我都想衝上去,給那姓孫的幾巴掌。”

“怎麼了?”四房的李氏疑惑,“你今天不是去做媒了嗎,怎麼這麼大火?難不成,那一戶人家為難你了?不可能吧,你可是媒婆……”

要麼隻有傻子纔會為難媒婆,要麼就是媒婆做得太過分了,惹怒了人家。

以她對劉氏的瞭解,劉氏雖然愛占人小便宜,但也不至於惹人發怒。

因此,那就隻能是彆人“為難”劉氏了。

可,怎麼可能呢?

先不說劉氏的媒婆身份,這要是為難了,說不定人家會在你兒女的婚姻上做手腳。另一個,劉氏還是朱家的二夫人。

十裡八鄉,哪個冇受過朱家的恩情?

這也是為什麼從來冇做過媒的劉氏想做媒時,其他媒婆都不敢有意見,乖乖地幫劉氏抬轎子,甚至跟她達成了結盟。

說到底,還不就是看在朱家的麵子上?

就這樣,不家人敢為難劉氏?

“不是他們,他們要敢為難我,我還不當場翻臉了。”劉氏說道,“我說的是那姓孫的,你忘了,義診那天,有一位姓孫的孫大娘帶了她家三丫來看病,結果病纔剛看就鬨了起來……”

李氏立馬想了起來:“你說的是她啊。怎麼了,你今天去做媒,還能跟她扯上關係?難不成,你不知道今天要想看的人是她傢什麼親戚?”

大房的柳氏、五房的林氏也都豎起了耳朵,

想要聽八卦。

家裡八卦來源最多的,就是她倆,誰讓她倆一個管家裡的吃食廠,一個是媒婆呢。

都是跟人打交道的,聽到的八卦也是最多的。

幾個妯娌為了交流感情,冇少湊在一起聊八卦,互通有無。

“不是親戚,是鄰居。”劉氏翻了一個白眼,“還是隔了好幾戶的那種鄰居,我去的時候,還真冇想起來那姓孫的也是那個村子的,到了以後,聽人家說閒話,才知道有那麼一個事兒……”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