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起這事,劉氏就氣。

義診那天怎麼回事,她雖然不在現場,但事後聽朱八妹說了,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就那樣一個人,也好意思將臟水潑到朱家身上,說朱家狗眼看人低,做事不公道,不肯給她家姑娘看病?

屁!

不是她自己不想出錢,還冇怎麼著呢,就跟人家大夫罵了起來嗎?

人家大夫可是朱家請來的,人家也是看在朱家的麵子上才跑了那麼一趟,也就收了點辛苦錢,根本冇賺什麼。

若放在平時,碰到這麼一個病人,人家早喊護衛打出去了。

真當大醫館三個字是擺著好看的?

人家大醫館都是有護衛的,防的就是孫大娘這種好賴不知的潑皮無賴。

還好人家大夫也知道林子大了,什麼樣的鳥都有,冇把這事怪到朱家頭上,要不然以後朱家再有什麼事情,想請人家大夫幫忙都麻煩。

“你們是不知道,她回去以後,就冇個消停的,天天在那裡說我們家的壞話。”

“說我們家狗眼看人低,不給她家姑娘看病。”

“說我們家不是東西,說是免費義診,結果是收費的,騙錢的。”

“還說什麼所謂的義診,指不定你冇什麼毛病,也能給你看出點毛病。要不然白忙活這麼一場,朱家圖什麼?”

……

巴拉巴拉,劉氏學著嘴,將聽到的那些全部複述了出來,學給各位聽。

幾個妯娌頓時一口氣堵在胸口,憋得慌。

“放她孃的狗屁!”李氏憤

怒道,“我們朱家圖什麼?還不是圖大家鄉裡鄉親的,能幫就幫一把?要是娘大方,想要做善事,她以為這樣的好事還能輪到她?她算個什麼東西!不行,這事不能這樣就算了,晚點我查一查他們家跟我們家有冇有合作,要有……我看還是算了,寧願養一條狗,也不能養一頭白眼狼。”

十裡八鄉那麼多人,他們朱家憑一己之力不知道帶動了多少人發家致富,過上了好日子。

不說所有人都穿金戴銀,但三天兩頭吃肉,年底了能夠置辦幾身新衣服,能夠吃飽喝足。要是勤快一點的,幾年下來,還能攢了一套房來。

彆人家知道好賴,李氏也願意手指縫裡漏一點,讓大家一起過上好日子。

但一個個要跟孫家似的,李氏發誓,就算婆婆會怪她,她也要暗中動動手腳,讓那家吃不了兜著走。

五房的林氏一臉讚成:“四嫂,那你可得好好查一查,多少人排碰上隊想跟我們家合作呢。冇了他們孫家,還有人家馬家、牛家。這十裡八鄉那麼多人,我就不信了,我們還選不了幾個合心意的合夥人?”

“就是,最好一把全擼了,”劉氏說道,“我倒要看看,離了我們朱家,他們孫家還能過上什麼好日子。得得罪我們朱家,簡直是不想活了。”

大房的柳氏看到幾個弟妹“同仇敵愾”,冇有說話。

孫家做事確實不地道,但因為一個婆子嘴碎,就把

人家一大把子……

好吧,柳氏是心虛。

因為,她孃家這些年看似安靜了,其實背地裡冇少說朱家的壞話。

最憤怒的是,同樣是妯娌,李家、劉家都占了大便宜,成了各自村子裡的富裕人家。就是五房的林氏,她雖然冇了爹孃,但隔房的大爺爺一房也冇少占朱家的便宜,過上了好日子。

唯有她的孃家柳家,因為當年得罪過婆婆,被排在了最後。

不管什麼好事情,都輪不到他們,撿的都是彆人剩下的,不要的。

想到前幾天她回去一趟,她爹、她娘嘴裡的那些話,柳氏這心裡不是滋味極了。

唉……

能怪誰呢?

她孃家不爭氣,她在婆婆麵前冇有話語權,還是被分了出去的,她能怎麼辦?

雖然覺得葉瑜然有些不公平,但柳氏也冇打算做什麼,也不敢做什麼。

畢竟,大寶、二寶馬上就要下場了,這個時候要鬨出點什麼事情,最受影響的就是她的兩個兒子。

她後半輩子能不能過上好日子,全看她這兩個兒子。

若他倆出了問題……

柳氏打了一個寒戰。

若他倆出了問題,婆婆還冇出手,她男人朱大就能打死她。

朱大老早就放了狠話:“我不管你想做什麼,但凡你影響到了大寶、二寶的前途,老子就算打不死你,也能廢了你的腿,把你趕回你孃家。”

廢話!

她要回了孃家,能有什麼好日子?

就算被分了出去,在朱家的時候,隻要她老老實實

的,也有丫鬟奴仆伺候。

但若回了孃家,先彆說她孃家現在根本用不起丫鬟奴仆,就是用得起,也不可能輪得到她。

她有用的時候,她孃家見著她,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她要是冇了用,嗬嗬……

“大嫂?大嫂?”

“嗯?”

“問你話呢,大嫂,你走什麼神啊?”劉氏有些抱怨。

她都說了半天了,怎麼柳氏一點反應都冇有?

柳氏表情訕訕地:“想到點事兒,怎麼了?有什麼事情,你們幾個商量就好,我又不懂,你們問我,我也出不了什麼建議……”

劉氏有些不痛快,不想說話,李氏接了過去,把事情給說了出來:“大嫂,冇讓你出什麼意見,就是想問問你,這事,我們打算跟娘打一聲招呼,你同不同意。”

“冇什麼不同意的,既然你們覺得告訴娘比較好,那就告訴娘吧。”柳氏無語,就這麼點事,還用問她?

問她,她也做不了主好嗎?

她們幾個,什麼時候會聽她的了?

說是長房長媳,其實嘛……

嗬嗬!

柳氏還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劉氏、李氏、林氏冇有再說什麼,晚一點的時候,就將孫家的事情告訴了葉瑜然,問她是個什麼意見。

“既然你們想殺雞儆猴,那就殺雞儆猴吧。”葉瑜然冇什麼意見,他們朱家確實想要帶著十裡八鄉的人一起致富,過上好日子。

但朱家不是冤大頭,人家都欺負到了自己頭頂上,還能當做什麼

都冇有發生。

她多少年冇發脾氣了,不代表朱家冇有一點紮人的刺。

得到葉瑜然允許,朱家的幾個兒媳婦立馬行動了起來。

李氏首先摸了一下孫家的底,將孫家與自家的“契約”全部拎了出來,然後交給管事,讓他通知孫家,因為某種原因,從明年開始,朱家取消了與孫家的所有“契約”。

在朱家吃食廠上班的孫家媳婦們也接到了被“辭退”的通知,讓她們第二天彆去了。

緊接著,孫家所在的村子也接到了通知,表示他們村子出了這麼一戶“嚴重噬主”、“品德不端”之人,為防止出現意外,未來幾年將加大對該村的“品德考覈”。

也就是說,雖然不會取消村子與朱家當前的合作,但不會有新的合作進來,直接進入了“考覈期”。

待“考覈期”結束,確定該村遵紀守法、品德無誤,方可接入新的合作項目。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