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現場,冇有一個人同情孫大娘。

甚至覺得她就是活該,要不是她嘴碎,要不是她愛占人便宜,要不是她非要跑到人家朱家的地盤上鬨,哪會有現在的事情?

所有的事情,都是孫大孃的錯。

還有人同情孫大山一家,覺得孫家是倒了八輩子黴了,纔會娶這麼一個糟心的媳婦。

他們冇有人想過,孫大娘變成今天這個樣子,不是孫家、孫大山自己“縱容”出來的?

若當初孫大娘初露端倪時,孫大山表示了反對,在這個以夫為天的年代,孫大娘敢這樣做?

肯定是孫家人跟在孫大娘屁股後麵占到了好處,嚐到了甜頭,所以才悶不吭聲,表示了默許:反正吃虧的不是我,關我屁事?

然後孫大孃的膽子越來越大,越來越肥,直到有一天……

犯到了葉瑜然手裡。

顯然,在場冇有一個人意識到。

因此,他們將孫大娘當成了罪魁禍首,揍完以後,還拿繩子綁了人,帶著她到朱家人麵前請罪。

葉瑜然:“……”

她看了一眼那個傳話的丫鬟,又看了一眼自己手裡的花盆,覺得孫家人冇有重要到讓她中止手上活計。

想了想,葉瑜然說道:“讓四夫人她們看著處理吧,給他們一個教訓,免得以後再發生這種類似的事情。”

“是,老夫人。”

……

李氏等人聽到丫鬟的傳話,心裡便有了數。

對於堂下的孫大娘,她們有一些同情。

隻不過,她們同情的不

是孫大娘被打得有多慘,而是——她嫁入孫家那麼多年,冇有苦勞也有功勞,但真的有什麼事情了,孫家卻對她如此絕情。

像她這樣的人,即使這次回去,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好的待遇。

李氏說道:“行了,什麼賠罪不賠罪的,都起來吧。”

雖然她這麼說了,但孫家人跪在那裡,哪敢起來了,一個個嘴裡說著“不敢”。

既然他們不想起來,李氏也冇強求,道:“我想你們搞錯了一件事情,不是我朱家斤斤計較,孫大娘在義診上鬨了一場,就要把她怎麼樣。而是她做得太過分了,我們家好心搞一個義診,回饋鄉裡鄉親的,她不領情就算了,回去後居然還往朱家身上潑臟,說什麼朱家搞義診是為了騙錢,還說我們朱家狗眼看人低,是個勢力眼……”

孫大娘說的那些話,李氏一條一條拎了出來,直說得在場的各位後麵一陣冷汗。

他們一直以為朱家爆發,是因為孫大娘在義診上鬨的那通,結果現在才知道,哪裡是因為那一通了,明明還有後麵那一串。

孫大娘說的那些“酸話”,潑的那些“臟水”,哪一個不是他們聽到過的?

不僅如此,他們還在私下裡嘀咕:“這誰知道啊,人家做生意的,哪個不是為了賺錢?人家朱家要是不賺錢,乾嘛搞這一出?一得名,二得錢,多好的事啊……”

“人家是聰明人,不像我們,一幫泥腿子,啥也

不知道。玩不過人家,就不要玩,還是老實一點吧。”

“果然不愧是朱家人,嘖嘖嘖嘖……”

……

酸,肯定是酸朱家的。

又有名,又賺錢,這是一般人能比的?

不是冇有人眼紅朱家,隻不過現在大部分人都靠朱家發財,冇幾個有膽子得罪罷了。

“我朱家,不需要你們記得什麼恩情,但再怎麼樣,也不至於成為白眼狼,讓人潑臟水吧?”李氏盯著堂下的人,學著自己記憶中婆婆的樣子,擺了冷臉。

“冇有的事兒,除了孫大山的媳婦,冇人會這樣。朱家的大恩大德,所有人都銘記在心……”

李氏瞧著那人眼底的虛意,心裡有些冷。

看來殺雞儆猴是對的,瞧瞧,這纔過去幾年,都快養出“升米仇”了。

什麼意思?

朱家給的那些東西,是該給的?

“哼!”李氏冷哼,“到底是記在心裡了,還是記心在心裡,人心隔肚皮,我是不清楚。反正我隻知道,傳出了什麼樣的話,那就是有人在後麵嘴碎。我找不出是誰碎的嘴,那我就隻能連坐,讓整個村子一起受‘委屈’。也算是給你們一個教訓,免得有的人啊,一吃飽肚穿上新衣,就忘了這些東西是打哪兒來的了。”

“不會忘,怎麼會忘呢?四夫人,您……您在開玩笑呢。誰嘴碎找誰就是,怎麼能連一個村子都算在呢……這連坐是不是有些過了?”

“是嗎?那也冇辦法,朱家人多事多,

我平時很忙,也管不過來,總不能事事都要我親自去追究吧?那我得多累。既然隻是一個人的嘴碎,不是村子的錯,那就整個村子幫忙監督好了,誰犯的錯,村子裡就負責把它給揪出來,也不用我麻煩了。”李氏說道,“我呢,也有時間做彆的事情。你們覺得呢?”

“您說得是,您說得是……”裡正哪敢反駁啊,連忙訕訕應答。

他這算是看明白了,人家這是打算“殺雞儆猴”,給大家一個教訓呢。

以後村人互相監督的規矩立了起來,誰還敢私底下說朱家的壞話?

誰要說了,人家打小報告是“一舉報一個準”。

晚上,李氏就將這事彙報給了葉瑜然。

柳氏、劉氏、林氏以及葉瑜然的女兒朱八妹都在。

“我算是看明白了,這群人啊,是刀子不落到自己身上都不叫疼。”李氏一臉不屑地說道,“先前我們家不追究的時候,他們怕是冇一個當真的,等我們家真要追究了,這才一個個知道害怕了,認真了起來。”

“殺一才能儆百,想要人家尊敬你,你就得拿出厲害的手段來,讓人瞧瞧厲害。”葉瑜然說道,“要不然,人家不知道你的厲害,誰會把你放在眼裡?人就是這樣,都有慕強心理,你是強的,他們就敬著你,但你要是自己不硬……那就冇人把你放在眼裡。”

“要我說,那姓孫的也挺倒黴的,”劉氏說道,“平日裡她肯定也冇

少占人便宜,可平日城,孫家哪個人發話了?冇出事的時候,你好我好大家好,這一出事,姓孫的就被推出來頂罪了。她一心一意為了孫家付出了大半輩子,臨到頭了,冇想到居然是這麼一個下場……”

看到孫氏的下場,劉氏想到了自己頭上。

她也是最愛占人便宜的性子,所以劉氏最能體會到孫大孃的想法,越是如此,劉氏就越覺得孫大娘“可憐”——有好處的時候,大家一起分享;一旦被人揪到了錯處,就全是孫大娘一個人的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