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像當年,她硬著頭皮跟婆婆葉瑜然耍小心機。

那時,她還不是為了二房撈東西?

撈著了,朱二跟她一起“分享”;若是冇撈著,還被婆婆葉瑜然給罵了,就是她劉氏一個人“背鍋”

還好後來她醒悟了,冇再觸碰婆婆的底線,要不然……

李氏不以為然,說道:“那也是她活該。男人是她挑的,兒女是她養的,她男人不把她當自家人,出事了拿她頂鍋;她兒女跟她不一條心,出事了就躲得遠遠的,這能怪誰?所有的一切,不都是她自己自作自受?她要腦子放聰明一點,就應該躲在後麵,讓孫大山出頭,而不是她一個女人跑出麵。隻有男人冇有本事,纔會讓自己的女人強出頭。”

待婆媳間說完話,葉瑜然把朱八妹留了下來,問她看了今天的事,有什麼感想冇有。

朱八妹還真有想法,她覺得二嫂、四嫂說得都對。

一方麵,孫大娘確實是“可憐人”,但她的這種“可憐”在讓人同情的同時,也是自作自受。另一方麵,她做人十分失敗。男人是父母挑的,她冇辦法,但兒女總是她自己的吧?

結果呢,孫大娘養了那麼多年,冇一個孩子心裡有她,相當於養了三隻白眼狼。

還有就是,孫大娘冇有給自己留退路。

今天這件事情之後,男人怨她,兒女怨她,就是兒媳婦也怨她,再加上她在村子裡的形象,以後怕是冇什麼好結果。

“同樣是女人強出頭,我跟她比,有什麼不同呢?”葉瑜然聽朱八妹說完,問道。

朱八妹愣了一下,她還真冇拿孫大娘跟她娘比過。

“娘,她……怎麼能跟你比?她就算給你提鞋都不夠……”朱八妹的臉上有些嫌棄。

葉瑜然笑:“她為什麼不能跟我比?”

朱八妹有一堆理由。

什麼孫大娘重男輕女,就隻知道占人便宜,還蠢得冇邊,不知好歹……總而言之,身上冇有一點可取之處。

“那我呢,我跟她有什麼不同?我雖然不重男輕女,可我重女輕男啊。雖然我不愛占人便宜,可我掌控欲極強,你們兄弟幾個,哪個不捏在我手裡?我還壓了你爹一頭,朱家上下,幾乎全是我說了算……”

葉瑜然數著自己身上的“缺點”。

朱八妹立馬反駁:“這怎麼能一樣?娘,雖然你確實寵我,可是你也冇虧待我幾個哥哥啊,我頭上幾個哥哥,哪個冇被你培養了出來?就是七哥,大家都說他是一個傻子,你不也照樣送他去讀書,讓他出了頭?還有啊……”

朱八妹一件一件數。

是,她承認,葉瑜然確實是“好強”了一點。

可葉瑜然的“好強”是為了他們好,不像孫大娘,是自私自利,損人利己。

隨著朱八妹一件一件數,葉瑜然臉上的笑容大了一些。

“所以……這就是我跟她的區彆,不是吧?”

朱八妹愣了一下,她好像有點明白她孃的意思了。

“孃的意思是……”

葉瑜然點頭:“同樣是女人強出頭,但如何出頭,強在哪裡,這些都是有技巧的。孫大娘好強了一輩子,卻冇有落到好,就是因為她冇有強對地方。就像你說的,她愛占人便宜,損人不利己,自私自利……

她以為她這樣做是為了她男人和她兒子好,卻從未想過,她所做的一切,對方是否領情,是否跟她一條心。”

孫大娘最重要的不是她的“壞”,她做了什麼,而是她根本冇看清楚情勢。

她隻以為自己為孫家做了多大的貢獻,自以為對方會領情,但事實……

好處她男人和兒子享了,可壞名聲全在她頭上。

“女人可以不夠多聰明,也可以不那麼能乾,但一定要搞清楚,誰纔是這個家的主心骨,她要扮演的是什麼樣的角色。”葉瑜然望著朱八妹的眼睛,說道,“不管是何種情況,都不應該把自己置於危險之地。”

她甚至拿了朱八妹的大嫂柳氏、二嫂劉氏、五嫂林氏舉例。

這幾個嫂子中,葉瑜然問朱八妹最喜歡誰?

這還用說嗎,自然是四嫂李氏和三嫂徐氏。

朱八妹說道。

葉瑜然問:“你喜歡她們什麼?”

“四嫂很聰明,特彆會來事,八麵玲瓏……”一說四嫂李氏,朱八妹能夠找出無數個優點。

而三嫂徐玉瑾……

她是世族千金,與她們這些農婦本就不同,不管是出身,還是徐玉瑾一身的才學都讓朱八妹高看一眼。

因此,徐玉瑾雖然有時候會有些嬌氣,愛擺架子,或者有些世家作派,但朱八妹能理解。

隻要不是原則上的事情,都不會跟她這個三嫂計較。

朱八妹說道,葉瑜然說道:“是嗎,那你大嫂、二嫂、五嫂差在哪裡了呢?”

這個簡單,朱八妹能舉一堆例子。

她也瞧了那麼多年了,大嫂、二嫂、五嫂的缺點在哪裡,她還能不清楚?

最討厭的就是大嫂柳氏,稀裡糊塗的,分不清裡外。

耳根子軟,冇有主見,明知道孃家那邊隻是利用她,也斷不乾淨,一會兒鬨翻了,過了一段時間又被哄回去了。

要不然,她娘朱八妹也不會氣地把大房單獨“分”出去。

就算這樣,大嫂柳氏受了一段時間教訓後,又耐不住孃家那邊的“好言相勸”,然後……

朱八妹簡直快服了。

若不是看在大寶、二寶的麵子上,她有時候真的很不想搭理這個蠢大嫂。

二嫂劉氏還好,以前也喜歡占他們家便宜,偷偷貼補孃家。

但五寶出生以後,二嫂劉氏再傻也知道自己護著點二房,雖然依舊會暗中照顧孃家,但不會做得太過分。

朱八妹也是做女兒的,自然知道一個當女兒的人也想照顧自己的父母,因此二嫂劉氏做的那些事情,不管是從感情上,還是從理智上來講,她都能接受。

五嫂林氏這邊……

朱八妹表示,五嫂林氏確實有點逮著一隻羊毛薅的味道——就因為她娘葉瑜然心軟,把自己的兩個親妹妹、三個親侄女全部塞到了她娘葉瑜然手裡,直接賴定了朱家。

說句老實話,家裡多了那麼多張吃白飯的嘴巴,朱八妹其實是有些不高興的。

不過這是感情上的,理智上,朱八妹也挺能理解五嫂林氏的。

想想就知道,娘死了,爹進了大牢,孃家那邊冇一個靠得住的親戚,大姐林大妹嫁得又不靠譜,似乎除了賴到朱家頭上,五嫂林氏還能找出彆的辦法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