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出什麼事?”老夫人冷著一張臉,說道,“我們守好自家院子便是,天塌下來了,有高個子頂著。”

院子裡的火把早早就熄滅了,後院的女人、小孩全部聚集在了一起。

為防意外,家中主要防守都集中到了一個地方,以免有人落單,被人給算計了去。

上麵要換天,最怕的就是有人想要趁著這個機會混水摸魚,謀財害命,報仇雪恨什麼的。

老夫人自以為自己平生做事光明磊落,報仇的事情應該冇有,但怕就怕自家兒子在朝中為官得罪了什麼人,有人前來“報複”。

“老夫人,您覺得……誰會贏?”

“當然是真龍天子。”

……

至於老夫人說的“真龍天子”是哪一位,就不知道了。

反正,誰贏了,誰就是真龍天子。

婁太後接到訊息時,已經遲到了一步,差點冇氣瘋。

“你說什麼?!”

她狠狠地盯著眼前的嬤嬤,咬牙切齒。

嬤嬤不敢看婁太後的眼神,低頭說道:“國家爺說……既然那位打定了主意要收拾婁家,不如先下手為強。因此,今夜他聯絡……將軍反了……”

婁太後踉蹌了一下:“那個蠢貨!那個蠢貨!蠢貨!蠢貨!”

一連罵了好幾句,恨不得將她嫡親的兄弟拎到自己麵前來抽一巴掌。

他到底蠢成了什麼樣子?

就他那不學無術、不三不四、不務正業、不著邊際的樣子,他能成什麼事?

他要能成事,當年他爹去世的時候,還會差點把位置交給那個庶子嗎?!

婁太後氣死了,當時為了保住嫡兄的位置,她不知道費了多少心力。這麼多年來,嫡兄也冇給她帶來半分助力,還一直在給她拖後腿……

要不是她自己爭氣,要不是申屠宇寰母妃是個戀愛腦,一失寵就怨天怨地,最後抑鬱而終,先皇不得不把申屠宇寰寄養到她膝下,他們真的以為她能坐穩今天這個位置嗎?

“人在哪兒了?!”

“把人給哀家攔下來!”

……

“太後,晚了,已經到……宮門口了,據說已經跟陛下的人交上手了……”

“他要動手,都不知道跟哀家打聲招呼嗎?!”

婁太後氣得直接摔了桌子,可她很快又反應過來。

嫡兄要動手,會不跟她聯絡?

不會是……

婁太後感覺到了驚悚。

不會是訊息冇傳進來,直接被申屠宇寰那小子派人給攔住了吧?!

連忙喊了宮人,把婁皇後、麗妃二人給請過來,還有已經生下來的小皇子以及小皇子的生母……

一個不留,全部綁過來。

再派人向國公爺送信,就說……

……

一隻鴿子纔剛剛飛出去,就落到了某個人的肩上。

他一伸手就抓住了。

薑思源眼尖,一眼就看到這隻鴿子的腿上綁了一張紙條:“總兵大人,這不會又是信鴿吧?!”

朱六望著手裡的信鴿,沉默。

這是第幾隻了?

說來也是奇了,就好像全天下的信鴿都是他養的似的,自從朱六進京了以後,就信鴿通通都愛往他身上落。

也因此,他知道了婁家的打算。

尤其是某位國舅爺的打算……

拆開紙條,上麵果然寫著通風報信的內容——是婁太後的人寫給婁國公爺的,通知對方勤帝已經發現,並且……

朱六恭恭敬敬地將信鴿和紙條送到了勤帝申屠宇寰跟前。

勤帝申屠宇寰看到這張紙條,一聲冷哼:“秋後的螞蚱,也隻能做最後的掙紮罷了。”

讓朱六按原計劃行事,務必掌握所有罪證,把婁家一乾人等全部拿下馬。

顯然,勤帝的目標不是解決一個婁家,而是要將與婁家有牽連的所有人全部拿下。

他早就煩透了整天被人指手畫腳,這不能做,那不能做,壓在頭頂上的那座山了。

要不是婁太後對他有養育之恩,他又纔剛剛新政,還未掌握所有的兵權,他早就清算了。

“是,陛下。”

朱六恭敬行禮。

夜色中,兩隻隊伍交戰在一起。

清君側與殺叛賊交織在一起,不少底層士兵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隻知道上官突然讓他們糾集,朝皇宮這邊圍了過來。

一心救帝,卻死得稀裡糊塗。

有人高喊:“曾大將軍謀反了,殺——”

“婁家謀反,殺——”

“xxx謀反,殺——”

……

xxx的兵懵逼:啥?!謀反?

等等,不是清君側嗎?

哎,前麵那位兄弟,你等等,你領的是啥命令?

啊,有人謀反,所以……

等一下,我為什麼領的是清君側的命令?

一開始隻是少部分察覺不對,很快更多的人反應了過來。

這年頭,冇什麼天災蝗災的,好端端的,誰冇事謀反啊?

上麵的能搶什麼“從龍之功”,他們這些底層士兵能搶到什麼?

底層的,不就是去送死嗎?

“繳槍不殺!”

“繳槍不殺!”

“繳槍不殺!”

……

土狗纔剛剛被人刺中了身體,就聽到了這句高喊。

頓時覺得自己有些虧:你早喊啊,你早喊我就投降了!

隻可惜,土狗已經看不到了,倒是跟他同營的兄弟們,還有機會。

……

“爹,不好了,我們的兵……我們的兵……”

婁濉晃著腿,話還冇說完,他爹就看到不遠處傳來了“繳槍不殺”的聲音。

不知道打哪兒殺出一隻頭頂上綁黃帶子的人,凶狠無比,宛如一隻利劍一般插進了謀反的隊伍當中,切人跟切豆腐似的。

雖然曾將軍手底下有不少人,可他手底下的人有不少冇上過戰士的,遇到這麼一隻從戰場上經曆過血戰洗禮的隊伍,哪裡是人家的對手啊。

冇有一會兒,就如米洛牌一樣,紛紛敗北。

婁國公立馬就知道,他敗了。

他完全冇想到自己會敗得那麼快。

不是說,京城裡冇有多少兵嗎?

他都把京城附近,捏著最大軍隊隊伍的曾將軍給拉攏了進來,怎麼還是給敗了?!

“不……”

“這不可能?!”

“我怎麼可能會輸?”

“我明明……”

……

褲子頓時就尿了。

婁濉看著他爹的樣子,更是嚇得腿軟,顧不上他爹就想跑。然而可惜的是,還冇跑,就被黃巾軍給圍住了,看到對方那把帶血的劍,他直接竄竄到了婁國公身後。

“爹,救我!”

救個屁啊,暴露的婁國公恨不得將這個兒子給踢出去。

相較於貪生怕死的婁家人,曾將軍等人一見己方敗勢,便知大勢已去,也不掙紮,一劍吻了脖子。

他的幾個副手見了,紛紛同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