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80章

非得塞妾

“娘,我剛剛說了那麼半天,你都冇聽進去嗎?”

徐玉瑾感覺到疲憊。

又是哭又是吼的,她倆都差點吵起來了。

原以為她娘能夠明白她的意思,結果……

她娘為什麼一定要把姑娘塞到朱家去?

就因為擔心她生不出來,徐朱兩家關係遠了,就不顧她的感受?

“娘,這件事我不會同意的。”

徐夫人:“你怎麼能這樣?做弟媳不行,給你夫君做妾不行,你到底想怎樣?徐玉瑾,我告訴你,你今天必須選一樣。”

“冇法選。我什麼都不會同意,娘,不說了,我纔剛到家,有些累,先回去休息了。”

說著,不在管徐夫人的反應,徐玉瑾轉身就離開了屋子。

門外,丫鬟婆子一群,看到她出來,還以為她倆談好了。

隻有徐玉瑾身邊的容媽一臉擔憂,感覺自家主子在夫人那裡受了委屈。

“碰——”

屋子裡砸出了一個杯子。

管事婆子賈媽媽察覺到徐夫人的怒火,給伺候的丫鬟婆子打了一個眼神,小心翼翼地進了屋子。

“夫人,外麵伺候的人奴婢已經支遠了。”

意思是,你想發火就發吧,不會有人聽見的。

徐夫人一臉怒容:“我這是養了一個白眼狼!我早就說過,不應該讓她跟著老爺子,不應該讓她跟著老爺子,她爹不聽,現在好了,管都管不住。”

“我好話說儘,她一直給我擺臉色,就是不肯答應,搞得我好像會害她似的。”

“我可是她親孃,我會害她嗎?”

“我所做的一切,還不是為她好?!”

……

管事婆子賈媽媽微低著頭,冇有說話。

因為她知道,現在徐夫人要的不是她的應和,而是一個傾聽對象。

一直到徐夫人發泄得差不多了,她纔像是狗頭軍師一樣湊近徐夫人,給徐夫人出了一個主意——先斬後奏。

“這姑娘啊,嫁了人就是彆人家的了,要不然朱老夫人也不會強調什麼‘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

“奴婢瞧著,這朱老夫人手段不一般,否則一個泥腿子也養不出一個做官的兒子。”

“估計小姐不是朱老夫人的對手,被她給洗腦了。”

“既然如此,夫人該說的都說了,小姐不聽那就彆管了,生米煮成了熟飯,小姐還能跟夫人生氣?”

……

徐夫人看了管事婆子賈媽媽一眼,說道:“這事你去辦。”

“是,夫人。”

……

“小姐……”

容媽望向徐玉瑾的神色十分擔憂,甚至忘記喊夫人,而是喊出了以前那聲“小姐”。

徐玉瑾腳步慢下來,容媽走上前,看到了徐玉瑾微紅的眼眶。

徐玉瑾可是容媽看著長大的啊,雖說不是從自己肚裡出來的,但也是自己奶大的,如何能不心疼?

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徐夫人年輕的時候,腦子還清醒,還欣賞了自己給徐玉瑾做奶孃,可現在老了,卻開始糊塗了。

指責徐夫人的話,不是容媽一個下人能說的,她隻能出聲安慰徐玉瑾,讓她放寬心。

畢竟,徐夫人也不是完全不關心徐玉瑾,隻是用錯了方法。

“再說了,朱家有老夫人做主呢。”

容媽想要提醒徐玉瑾,不管徐夫人想什麼,所有的一切儘管推到朱老夫人身上即可。

以朱老夫人的脾氣,肯定不會讓三爺納妾。

尤其是,讓徐家的堂姑娘進門,這哪裡是納妾啊,分明就是“製作混亂”,亂家之緣啊。

徐玉瑾一回來,朱三就察覺到她神色不對。

容媽等人十分有眼色,直接退了下去。

“怎麼了?八妹說你被嶽母請了過去,你的眼眶這麼紅,受委屈了?”

“三郎……”徐玉瑾再也忍不住,撲進了朱三的懷裡,默默流淚。

朱三看到她這個樣子,很是心疼,但也冇有催她,耐心摟著她,順著她的發頂,安撫著她的情況。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幾乎是哭濕了朱三的衣服,徐玉瑾纔不好意思地抹了眼淚。

“對不起!”

“跟我道什麼歉?你是我夫人,你不開心,是我冇照顧好你。”

徐玉瑾輕輕搖頭:“跟你有什麼關係?又不是你讓我掉眼淚的……”

“可是你嫁給了我,我就有責任照顧好你,你掉眼淚了,就說明我冇照顧好了。我不知道嶽母跟你說了什麼,但是……”朱三柔聲說道,“我會永遠陪著你,以後會跟你一起到白頭,一起進墓地,冇有誰能比我們之間的關係更加親密。”

“你就知道哄我開心……”

“你是我夫人,我不哄你哄誰?現在心情好點了嗎?”

“嗯!好多了。我隻是有些難過,冇想到我娘會對我說這種話……”遲疑了一下,徐玉瑾先是把徐夫人跟她說的事跟朱三說了一聲,讓他心裡有一個數,免得在徐家這段時間被人給算計了。

朱三一點也冇意外,朱七明年就會下場,不管結婚如何,還冇有訂婚的他確實是一個不錯的對象。

隻是……

朱七有主了。

“嶽母冇問八妹?”

這個倒是有些意外。

在朱三看來,朱八妹那麼好的一個姑娘,徐家人居然冇看上?

徐玉瑾搖頭:“我當時又生氣又難過,冇等我娘說完就走了……”

所以是冇看上,還是冇來得及提,徐玉瑾也不知道。

雖然早有預料,但真的聽到這些話從良嘴裡說出來,徐玉瑾還是有些失落。

曾經疼愛她的娘,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唉……

難道姑娘出了嫁以後,就真的是彆人家的了嗎?

她冇出嫁前,她還感覺自己是徐家人,這回回來,卻發現自己成了“外人”。即使在她娘那裡,她也成了需要算計和防備的對象。

反倒是在朱家這邊,她越來越跟婆婆、夫君、小姑子是一家人了。

總不能是嫁了人,就忘了自己是誰了吧?

晚上。

徐大爺望著徐夫人,一臉失望:“你不是說,你能搞定嗎?”

徐夫人攥緊了手裡的帕子:“我也冇想到他們家老七已經相看了人家了啊,之前一點訊息都冇透出來……”

“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朱家年齡合適的,就那麼幾個人,我們能看到他們家老三官升幾級,人家在京城地看不到,是瞎子啊?我早就說過,他們家的嫡子嫡女搶手,不一定輪得到我們,讓你不要折騰,你偏不信……”

“我……我這不是想要爭取一下嘛。萬一……萬一要是成功了呢?”

徐夫人心裡有些憋火,他隻想扯緊徐家與朱家的關係,他怎麼就不想想他們的女兒?

她這不是怕那些小妖精進了府以後,她女兒就失寵了嗎?

不管如何,徐玉瑾也是從她肚子裡出來的,她自己不疼,誰疼?

徐夫人帶著怨氣地說道,“再說了,瑾兒那可是你親生的,你就能眼睜睜地看著她被人給欺負了?你五弟接回來的那姑娘,你又不是冇見過,嬌嬌滴滴的,跟個小妖精似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