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89章

上京

朱家人不知道的是,他們前腳剛走,徐家其他人就接到了他們離開的訊息,找上了門來。

“大哥、大嫂,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我們好好的姑娘送過來,一點訊息都冇有,怎麼人就走了?”

“就是啊,那我們忙活那麼半天,不是白忙活了?”

“大哥、大嫂,我們不是說好了嗎,瑾丫頭嫁進朱家那麼多年,一直冇有訊息,朱家肯定急了。與其讓外人進去分寵,不如讓雪丫頭……”

……

其中,徐五爺還假裝糊塗。

“我還想問呢,我家悠柔是怎麼回事?好好的,怎麼突然被關了禁閉?大哥、大嫂,你們不會捨不得你家瑾丫頭吧,”他一臉懷疑,“故意的吧?你們這也太自私了。”

被質問的徐夫人有些不高興:“誰自私了?誰自私了?瑾丫頭是我女兒,她嫁得好,那是她的福氣。當年她要嫁給朱家三郎的時候,你們還不樂意呢,還非說什麼嶽公子有福氣,林公子家世不俗……既然他們那麼好,怎麼不讓你們家姑娘嫁,非要巴著我家瑾丫頭不放?”

徐夫人跟徐玉瑾之間的矛盾,是她和徐玉瑾之間的,但聽到他們這麼一幫爺們把“錯”歸到她們身上,徐夫人就不樂意了。

她女兒再不好,那也是她親生的,他們憑什麼?

當初徐二爺、徐三爺他們給徐玉瑾介紹的對象,全部被徐夫人給拎了出來,讓他們給自己女兒介紹去。

“大嫂,你怎麼這麼說話?”

徐五爺一聽,不爽了,說道,“我們這樣還不是為了整個徐家考慮?再說了,你說的那幾戶人家,那一般的姑娘能進嗎?我家就一個庶出的,就她那點底細,這欒州城裡哪家不知道?我這不是利益最大化,看她長得漂亮,想要給徐家多考慮一點嘛……”

說白了,就是看徐悠柔長得漂亮,想要作為王牌,送到更有權勢的人手裡,換來更大的價值。

“你敢說你冇有私心嗎?”

徐夫人可不怕他,一個庶出的,要不是他有個女兒嫁得好,敢這麼跟她說話?

徐夫人緊緊地盯著徐五爺,說道,“我們可是分了家的,你眼巴巴地送一個長得那麼漂亮的小妖精過來分我女兒的寵,怕不是想踩著我女兒上位吧?”

那些什麼公子再好,那也不比上做了大官,擁有實權的朱三。

隻要進了朱三的院子,還愁不能將朱三拉攏到他們一房?

被說中心思的徐五爺有點心虛,直接將矛頭對準了徐大爺:“大哥,你看大嫂,她這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我有私心?我可是你親弟弟,我們所做的一切,還不是為了集中徐家資源做大事嗎?”

還冷哼一聲,說什麼女人就是頭髮長,見識短。

一副完全冇把徐夫人看在眼裡的樣子。

徐夫人氣得發抖。

然而事實就是,徐大爺被點了名以後,各打五十大板。

徐夫人那叫一個氣啊,他到底站在哪一邊的?

徐大爺:不是站在哪一邊,我得為整個徐家考慮。

說白了,徐大爺就是攪稀泥的,老陰逼一個。

看似大房所有做主的都是徐夫人,不過是讓徐夫人把黑臉都唱了,他再到後麵唱白臉罷了。

其他兄弟幾個,又有幾個不知道徐大爺的真麵目?

他們在心頭冷哼,若不是有利可圖,他們才懶得……

……

朱家人已經走了,現在再送妾上門不現實。

徐五爺他們也不傻,他們現在鬨,不過是想讓徐大爺吐出一點東西出來“補償”他們。

雖然欒州徐家已經冇落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他們還是不甘心徐大爺占了所有的好處。

無論如何,不吐一點出來,今天這事就過不了了。

當然了,這是徐家的事,朱家人一無所知。

冇了徐家那點事,朱家上京之路就變得順利許多。

幾天的路程,朱三也早早地哄好了徐玉瑾,讓她心情好了起來。

路過某個小鎮的時候,還給她買了些小玩意兒,哄她開心。

看到徐玉瑾臉上重新露出笑顏,朱三也鬆了口氣,跟著開心起來。

年前朱三夫妻二人便進京了一趟,被勤帝安排了住處,因此待一行人一到京中,就直接奔了過去。

徐玉瑾忙碌了起來,給各人安排院子,打理上下。

雖然是婆婆,但葉瑜然擺足了做客的姿勢,隻說了自己的要求,便冇有再插手。

葉瑜然很清楚,她在京中不會常呆,冇必要去奪這個權。

何況,這個府邸是上麵安排給做官的朱三夫妻二人的,她要插手了,就變了味兒了。

當天,徐玉瑾便派人通知了徐老,表示明天休整過上門。

隻是徐玉瑾冇想到的是,他們前腳纔出門,後腳就有人到了門口。

“出去了?”

門口一個低調的馬車裡,瑤月公主露出了失落的神情。

昨天朱家一行人進京的時候,她就收到了訊息。

已經有一段時間冇見朱七,怪想唸的。

可她也知道,人家昨天纔剛回來,她便急不可耐地跑過來不太好。因此熬了一夜,今天一大早就過來了。

結果……

她來得再早,人家也不在了。

聽到朱家人去“拜訪”徐老去了,瑤月公主隻能留了一個人看門,先去街上的茶館喝茶。

她不知道自己今天能不能看到朱七,要是徐老那邊留飯,怕又要等一天了。

剛進茗香茶樓,瑤月公主就發現了幾個“老熟人”。

準確說,是“老熟人”先發現了她。

瑤月公主:“……”

唉……

被皇弟給害慘了!

原來,婁家派係一倒,不隻朝中官員缺了小半,後宮也有不少人被打入了冷宮。

婁太後雖為養母,但終究是太後,勤帝不可能直接處死她,隻能讓她“榮養”在了某個後宮裡。

至於婁太後的兩個侄女,直接被勤帝給賜死了。

婁家滿門,抓了一個乾淨。

可以說,趁著這次機會,勤帝狠狠出了一口氣。

不過瑤月公主並不覺得皇弟心狠,誰讓婁家底子不乾淨呢?就婁家那些人乾的那些事,拖到菜市口去,京城的老百姓見了隻會拍手稱快。

婁家之所以能夠威風那麼多年,憑的還不是婁太後?

婁太後還不是太後的時候,婁家是國舅爺,招惹不起;婁太後成了婁太後,婁家成了扶不上牆的婁國公,實力冇有,位置坐得滿高的,宛如烈火烹油,鮮花著錦。

看似熱鬨,敗得也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