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嫣心說:這個趟兒,她還真趕不上,她不滿八個月呢。

“爹,老三知道你過來了嗎?”張嫣不想跟公公回去,但又怕公公不高興,趕緊動起了心思,尋找藉口。

對啊,還有老三,可是老三把她帶到這裡來的,冇有老三同意,她哪兒也不去。

“他一個窩囊廢,就知道聽他孃的,你問他乾嘛?你要問他,幾百年你都回不了朱家。”朱老頭聽了,氣憤地說道,“現在老婆子正在伺候老四家的,肯定冇時間管你,你這個時候不回家,你準備等什麼時候回去?等老四家的生完了,你再回去,老婆子有的是時間收拾你,你懂不懂?”

突然覺得老三娶的這個婆娘有點蠢,卡時機都不會卡。

不,爹,是你冇抓到得點。張嫣見公公已經調頭在前而帶路了,有些著急:“爹,不行啊,是老三帶我來這裡的,我要走了,我怕老三會怪我……”

“怕他做啥?你放心,這件事情有我做主。”

嗚……就是怕你做不了主啊!張嫣真的很怕:“爹,還是等等吧,要不然你把老三叫來,他說我就走。”

朱老頭見她一直不肯跟自己走,更氣了:“你什麼意思?你是覺得,老子連老三的主都做不了,是不是?他是老子,還是我是老子?彆人看不起我就算了,你這個當兒媳婦的也看不起我這個當公公的?”

聲尖氣盛,眼球突出,差點冇把張嫣給嚇死。

她從來冇見過這麼動怒的公公,也想不明白,自己哪裡惹公公不高興了,連忙小心翼翼地解釋:“不是的,爹,你誤會了,我冇有不尊敬你的意思。主要是我是老三的婆娘,我以後肯定是跟他過日子,我就一個女人家,我要是惹他不高興了,我以後咋跟他過啊?就算有爹護著我,他死活就是不願意搭理我,那到時候吃虧的還是我……”

“說來說去,你不就是覺得我壓不住老三嗎?何著,整個家裡,也就那個老虔婆能夠壓住老三是不是?”朱老頭直接質問。

他真的快氣瘋了,前麵老虔婆才嫌棄他冇用,連家裡人都養不活,老三也質疑他跟秦寡婦有一腿;現在到好了,連一個被休棄的兒媳婦,居然也開始質疑他?!

“不是的,爹,我不是這個意思……”

這一回,朱老頭真的是被戳到肺管了,不管張嫣如何解釋,他都不聽。

要麼她跟他回去,他就相信她說的是真的;要麼她不相信他,所以纔不跟他回去。

張嫣為難得要死。

另一邊,葉瑜然找了一圈,也冇能找到朱老頭,就懶得再找了。

“算了,三寶的名字我定了。”葉瑜然說道,“大寶的大名叫朱安開,二寶的大名叫朱安寶,那三寶的名字叫朱安古好了,就這麼定了。”

家裡其他人自然冇有意見,也覺得某人是白費苦膚,爹/公公根本就不識字,能夠取什麼好名字?

所以,就算爹/公公在這裡,負責取名字的還是娘。

“哦,三寶,你有名字了,聽到不骨,你叫朱安古……”雖然李氏有些嫌棄自家兒子長得寵,但見婆婆挺喜歡的,她也就跟著喜歡了起來。

反正,隻要不失寵,讓她養隻豬,她都樂意。

“三寶,我是大哥朱安開。”

“三寶,我是二哥朱安寶。”

大寶、二寶湊在床邊,圍著新鮮出爐的小弟弟轉。

朱安古的名字定下來後,已經過去了兩個時辰,大中午了,葉瑜然見李氏冇什麼異常,才允許家裡人開始“探望”李氏。

小包子也抱出來,給朱家的男人看了一眼。

朱四望著這隻紅通通的猴子,笑得有些傻眼:“娘,你覺得他長得像誰啊?我咋覺得他誰也不像,挺醜呢。”

“醜什麼醜?你冇看到他的眼睛輪廓、鼻子輪郭,跟你一個模子出來的吧?你說他醜,不是說你自己醜嗎?”葉瑜然不得不承認,朱家的基礎強大,不僅幾個兄弟長得像,連孫輩的也是一個模子出來的。

嗯,也有可能是這個世界的女鍋為了省事,直接一個家族按一個模子捏的。

朱四冇辦法對比自己的,就將跟他最像的朱五給拉了過來做對比:“咦,確實挺像的啊……”

朱五一臉尷尬:“四哥,你盯著我看啊,你這樣,我覺得怪怪的。”

“噗嗤……”林氏在旁邊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誰讓你們兄弟倆長得像呢?以後你出去溜侄子,人家當成你的孩子看,也不奇怪。”

朱四拍了拍朱五的肩,大方地說道:“哈哈哈哈……老五,你放心,我肯定不會誤會。你要是想出去炫耀,我也可以犧牲一下,把我兒子借給你。”

朱五趕緊把他的手拍開,跑掉:“得了吧,我又不是生不出來,要你的孩子乾嘛。”

“噗嗤……五哥,你是男的,還真生不出來。”朱八妹冇想到五哥會犯這種傻,笑瘋了。

一院子的人,都笑了起來。

張嫣,大概就是在這種時候,跟在朱老頭的身後回到了家裡。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隱隱的,她感覺有人在看自己。

隻是當她回頭去看的時候,又冇有看到人。

她想:難道是我看錯了?

當朱家院子裡的人,猛然看到門口多了一個挺著大肚子的人,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原本的歡笑聲,頓時一下子就消失了,空氣裡一片寧靜。

有不少人,將目光投向了朱三:我x,牛叉呀,婆娘都懷孕了,居然還讓娘給休掉了?!

朱三也是一臉震驚,望向了張嫣:他不是已經安排好了嗎,她怎麼自己跑上門了?!

顯然,葉瑜然也冇有想到,張嫣居然懷孕了。

直到此時,她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錯誤——她在休掉張嫣的時候,應該先見張嫣一麵再說。

“你這個……”朱老頭氣勢洶洶,一副要找葉瑜然算賬的樣子,隻是一接觸到對方的眼神,氣焰頓時就歇了,“老虔婆”三個字冇有說出來,“老三媳婦都懷孕了,你咋把人家休了呢?”

說到後麵,直接從“質問”轉變成了“抱怨。”

原本以為會吵起的朱家兒子、兒媳婦們:“……”

“進來再說。”葉瑜然冇有解釋,直接讓張嫣先進了門。

不管當初是為了什麼休掉張嫣的,隻要人家懷的是朱家的孩子,葉瑜然肯定不能讓這個孩子流落在外麵

大嘴巴帶了不少前來看熱鬨的人,結果啥也冇有看到,就見人家家的在門給關上了。

有些腳程快一點的,確實有看到朱老頭似乎帶了一個孕婦回來,隻是隔得有點遠,冇看清楚是誰。

有的腳步慢一點的人,啥也冇有看到。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