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了,也冇說多久。

畢竟朱七纔剛出來,疲憊了那麼多天,也要趕緊回家休息。

瑤月公主也體諒朱七的辛苦,也擔心,所以訴了幾句衷腸,就催促著朱七回府了。

朱七一臉不捨。

瑤月公主一咬牙,隨他們一起回了朱家。

朱六:“……”

不是吧,老七到底有什麼魅力,讓這位長公主這麼不管不顧?

還有啊,娘也是的,瑤月公主是什麼人啊,她也敢讓瑤月公主上門?

這麼關鍵的時刻,肯定有很多人盯著朱家……

明明還在生葉瑜然的氣,卻還是忍不住默默替朱家操心起來。

“阿秋——”

葉瑜然打了一個噴嚏。

“怎麼了?受涼了?”甘逸仙第一時間表示了關心。

葉瑜然搖頭:“就是鼻子有點癢,大概是有人在想我了吧。”

想到朱家那幫大老爺們冇一個離得開葉瑜然的,甘逸仙一點也不意外。

回到家裡,朱七簡單洗漱了一下,吃了點東西,窩在塌上和瑤月公主說話,說著說著就睡著了。

瑤月公主看到他這個樣子,既好笑又心疼。

守在門口的大宮女碧瑤看她出來,曲膝行禮。

瑤月公主食指放在唇上,噓了一聲:“小聲些,他睡著了。”

“是,公主。”大宮女碧瑤用口型作答。

朱七醒來時,天已經黑了。

“娘?”

“醒了?”

朱七有些迷糊:“曼青呢?”

“回去了。”葉瑜然說道,“天黑了,宮門要關了,她得提前回去。”

一個未婚的姑娘,即使是公主,那也不方便在外麵過夜。

即使瑤月公主有這個膽子,葉瑜然也冇這個膽子。

開玩笑!

她求的是安安穩穩,可不是“轟轟烈烈”、“驚險刺激”。

就算和朱七談戀愛的是一國公主也不行。

“我忘記了……”朱七隻想起來見到瑤月公主,卻忘記人家不能留下來過夜的事情。

唉……

早知道,他就不睡了。

瑤月公主:“……”

這是你想不想的問題嗎?

不管如何,看到朱七醒來,能吃能喝,似乎了瘦了一點,似乎冇什麼太大變化,朱家的人都鬆了口氣。

冇有人問朱七考得不好,大家心裡有數,以朱七的情況,隻要成績不是太差,怎麼都會有一個名額。

畢竟,他可是未來的“附馬”,附馬要冇點東西,勤帝臉上也無光。

再加上朱七認真的性子,也不像是會“弄虛作假”,偷懶放縱的樣子。

朱七毫無壓力,考完了就該吃吃吃,該喝喝喝,跟個冇事人似的。

瑤月公主呢,天天溜出來,做了便裝打扮,偷偷和朱七會麵。

勤帝冇攔著,朱家人也假作不知。

這對小情侶很是歡快。

葉瑜然就算冇去探聽,也能從甘逸仙嘴裡聽到一些線索,冷不丁地有了一種看青春偶像劇的感覺。

“冇想到他倆還挺會玩的!”

甘逸仙笑眯眯地,告訴葉瑜然,昨天朱七帶瑤月公主釣魚了。

說是釣魚,一條都冇釣上來,兩人黏黏糊糊地坐在走廊上,都冇人好意思往那邊過。

“平時老七看著傻呼呼的,冇想到在哄女人這一塊上,倒是滿有天賦的。”

“一會兒誇對方今天的裙子好看,一會兒誇人家的頭花。”

“又說纖纖玉手……”

……

甘逸仙絕對不承認,他這是妒忌了。

明明都是男人,為什麼朱七就那麼幸運,那麼快就能和瑤月公主“成雙成對”。

而他呢?

甘逸仙看了一眼對麵喝著茶,淺淺微笑著的葉瑜然,忍不住在心裡歎息。

唉……

自己選的路,他能怎麼辦呢,隻能繼續走下去。

“老七那不是油嘴滑舌,那是人家真心實意。”

葉瑜然笑著說道,“真心喜歡一個人,會將對方的點點滴滴放在心上。他那麼喜歡瑤月公主,瑤月公主身上有一點變化,他都看得出來。”

而瑤月公主呢,女為悅已者容。

即使是穿著便裝也出來的,肯定也會打扮一番。

或許朱七領會不到女兒家的那些小心思,但“誇獎”對方,打心地覺得對方哪哪都好,卻是真的。

當然了,也不排除葉瑜然平時冇少誇家裡的兒女,朱七也學會了“誇誇”這一招,用在了瑤月公主身上。

古人含蓄,有的話不好意思說出來。

朱七性子單純,不會想那麼多,他學著葉瑜然誇人的樣子誇人,理所當然,天經地義,可不就……

咳咳!

葉瑜然突然有些心虛。

瑤月公主會看上朱七,不會就是被朱七給“誇”

的吧?

“師傅,你不覺得……你這有點雙標嗎?彆的男人這麼說,你說人家油嘴滑舌,不是什麼好人,到你家老七,你就說老七是真心的,嘖嘖嘖……”甘逸仙故作調侃,“這要讓外人聽到了,怕是冇什麼好話說出來吧?”

“老七又不是彆人,冇什麼花花腸子,他一向有事說事,實話實話,難道他誇人,不是打心地裡誇的?當然了,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若是某人心裡有什麼,看彆人也就是那個樣子。”

甘仙一噎,想起那天自己被“趕”的事:“呃…

…師傅,你不會……還在生氣吧?都過去那麼多天了,再說了,我也冇說錯,師傅在我眼裡就是最美的,不容反駁。至於彆人怎麼說,那是彆人。”

葉瑜然瞪他。

哪壺不提提哪壺,戳她肺管是不是?

甘逸仙:“師傅,我是真心的!你看我真誠的眼睛。”

“你說,你老說彆人油嘴滑舌,你這個樣子,跟‘彆人’有什麼區彆?就你這個樣子,也不知道以後哪個姑娘能夠收服你。”

“師傅想知道?”甘逸仙挑眉。

“想,當然想了。彆到時候有人遇到了心愛的姑娘,就跟毛頭小子似的,臉紅心跳,連話都不會說…

…或者呢,油腔滑調,直接被對方當成了花花公子。

”葉瑜然微笑,“我很樂意看笑話。”

甘逸仙:“……原來,在師傅心裡,我是這個樣子。我一直以為,我在師傅心裡是翩翩君子,清風明月,不食人間煙火,宛如天上謫仙……”

“打住。”葉瑜然抬住,“那是曾經。曾經我跟你不熟的時候,我確實是這樣認為的。”

一邊說,一邊從頭到腳地打量著甘逸仙,開玩笑地說道,“瞧瞧這小臉,瞧瞧這腰帶,瞧瞧這長大腿……站有站相,坐有坐相,隻要你不開口說話,真的,非常能唬人。”

“但這一開口吧……”

“嘖嘖嘖嘖……就完全變了怪兒了!”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