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想當年初識,甘逸仙那明月清風的樣子,不管從什麼地方看,都是隱世大家族出身的貴公子,仙氣十足。

因為養眼,葉瑜然總是忍不住偷偷多看幾眼。

但慢慢接觸的時間長了,或許甘逸仙也慢慢暴露本性,不那麼擺架子了,不知道怎麼的,就露出了現在這副“八卦”嘴角。

東家長,西家短,哪一件能夠從他嘴裡跑掉?

因為他,葉瑜然即使不出房門,也能知道“村中事”。

現在好了,離開了朱家村,朱府這個院子裡,冇有一眼能夠逃脫他的樣子的。

哪個奴仆乾活偷懶,哪個奴仆放著家裡的婆娘不要,想要勾搭彆人家的新媳婦;哪個奴仆揹著府裡的規矩,大晚上的跟人玩色子;哪個奴仆被人收場,成了彆人的眼線……

總之,釘子全部被甘逸仙給找了出來。

若不是有些人留碰上有用,葉瑜然早把這些釘子給拔了出去。

被葉瑜然這麼一反調侃,甘逸仙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師傅……”

他露出了求饒的神情,“饒了我吧,我錯了!”

——我可是你親親徒弟,居然這麼下嘴不留情!

——唉……

——我這造的什麼孽?

——自己選的人,哭著也要啃下去。

葉瑜然斜著他,高高在上地說道:“下回再‘欺負’老七,我打斷你的狗腿。”

“我哪欺負了?”甘逸仙喊冤。

葉瑜然:“八卦也不行。”

甘逸仙:“……”

我還是不是你親親徒弟

了?

時間,就在師徒二人的逗嘴中溜走,很快到了貼榜的那天。

不出所料,朱七榜上有名,隻不過比較靠後罷了。

看到他的名字,全家人都鬆了口氣。

雖然早知道大概會中,但“猜測”為虛,眼見為實。

這一下,所有人放心了。

朱三拍了拍朱七的肩:“殿試的時候多注意一點,彆犯了什麼忌諱,老實把題做完就行了。”

已經是穩了的事情,不求有功,但求無錯。

朱七乖乖點頭:“我知道的,三哥。”

不遠處,朱六再次偷偷“觀望”。

這一次,他引起了甘逸仙的注意。

甘逸仙:“……”

這人上次好像出現過吧?

等等,他怎麼覺得這人……

猛然眼睛瞪大,用神識認真地打量了那人,又轉頭望向了身邊的葉瑜然,感覺自己發現了什麼真相。

雖然他是土地神,神通廣大,但因為管轄範圍有限,無法感知到千裡之外的朱六。

隻能從葉瑜然的麵相上隱隱感覺,她還有一個流落在外麵的兒子。

果然!

這人可不就出現了?

隻是……

這兒子似乎……

也許……

或許……

可能對葉瑜然有點意見,好像不太想出來相認。

對於原主和朱六的那點糾葛,甘逸仙不是很清楚。

作為神仙,甘逸仙冇有動不動就看人家麵相,看遍人家人生起伏的習慣。等葉瑜然與他產生聯絡,他再想看清時,兩人的命運之線糾纏在一起,早就看不清了。

甘逸仙冇有辦法,隻

能滿心糾結,欲言又止。

朱家人正在開心當中,冇人注意到他的異常。

朱七的中榜,讓朱家上下都很開心,徐玉瑾直接賞了下人當月月俸翻倍。

周管家將早就準備好的東西,灑銅錢,放鞭炮,還做了不少喜餅,與左鄰右舍的人一起慶祝。

作為朱七最好的朋友,宴和安當天就到了朱家道喜,並且告訴了他自己的殿試經驗。

“到時候彆緊張,你隻要……”

“記住了冇有?”

朱七老實點頭。

宴和安鬆了口氣:“等殿試結束,我再陪你喝酒,一起慶祝。你現在什麼都不要想,隻要記住考試的規矩,到時候彆犯了什麼忌諱就行。其他的,什麼都不要擔心。”

轉頭就說起了餘靖琪、江景同他們。

當年的同窗,去年也下場了。

隻可惜,二人折戟鄉式,也就錯過了今年的會試。

“他倆知道你要會試後,就讓我不要告訴你,免得你擔心。現在你考完了,我就能跟你說一聲了……”宴和安笑著說道,“大家都以為你會是我們中最後一個過殿試的人,冇想到你還搶在了他倆前麵。到時候你要給他們帶一個好頭,三年後讓人們也給你帶來一個好訊息。”

朱七笑了起來:“我也冇想到。”

說句老實話,要不是為了瑤月公主,他家裡人恐怕都冇想過讓他繼續下場。

按照家中原本的計劃,他能來國子監讀書,就已經夠叫人驚喜了。

他會來京城,也是為

了漲見識、看書來的。

誰知道……

命運,有的時候,真的是一種非常奇妙的東西。

……

“你怎麼會突然問我這種問題?”

葉瑜然心頭一驚,緊緊地盯著甘逸仙。

她並不覺得甘逸仙是無的放矢。

甘逸仙來朱家那麼多年了,從來冇有人跟他的到過朱六,可現在,他突然跟自己提起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有朱六的訊息?

葉瑜然警覺,連忙問道:“你知道朱六在哪兒?”

“他是不是出事了?”

“出了什麼事?人還好吧?”

……

看到葉瑜然突然緊張的樣子,甘逸仙有些無奈。

“不是,我也不確定他是不是,隻是感覺有些眼熟……”甘逸仙用不太確定的口氣說道,“也有可能是我看錯了。”

“你親眼看到了?”葉瑜然一愣,連忙問他是在哪裡看到的。

待聽清是看榜的時候看到的,葉瑜然微微鬆了口氣。

不管那個人是不是朱六,既然是看榜的時候無意中瞥見的,那麼那個人一定是“安全”的。

隻要是安全無恙,那就冇事。

至於原主與朱六之間的那點矛盾……

船到橋頭自然直。

轉頭,葉瑜然就和朱三說了這事,讓他派人打探一下。不過她冇抱太大希望,朱六既然是“離家出走”,說不定已經改了名字。

甘逸仙隻是無意中看到一個有些相似的人,是不是朱六還不一定呢。

人海茫茫,有那麼一兩個長得相似的人也不奇怪。

更何況,就算那人

真是朱六,對方能夠出現在看榜現場,肯定是發現了他們的蹤影。

可朱六冇有露麵,顯然是還不想跟他們相認。

他不想相認,又藏了起來,肯定是改了名字,想要找到他,怕是不容易。

“娘,你彆太擔心,如果甘公子看到的人真的是老六,老六既然能夠出現在京城,看樣子應該過得很不錯,也不需要我們擔心。”朱三說道。

葉瑜然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就是有些擔心,當年他離開時,年齡還小,也不知道這麼多年過去,吃了多少苦頭,才混成了今天這個樣子。明明發現了我們,還不肯出來,心裡肯定還是在怨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