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將薑思源拍馬屁拍到了馬腿上,趕緊閉嘴。

也是這個時候,朱六才意識到,在外人眼裡,他與朱家非親非故的,他卻那麼關注朱家,確實有些可疑。

薑思源又是一個膽子比較肥的,胡思亂想還是小事,這要是說出去……

打了一個寒戰。

朱六說道:“我關心朱家,是因為我跟朱家有親,有親,懂嗎?跟男女之情冇有任何關係。再在那裡胡說,我揭了你的皮!”

“是,總兵大人,我錯了!”

“十鞭,自己領罰。”

“是。”

……

薑思源有些欲哭無淚。

早知道,他就不說漏嘴了。

雖然總兵大人冇有承認,隻說“有親”,但誰說有親就不能看上人家了?

又不是冇出五服的親戚。

顯然,一個姓葉,一個姓朱,薑思源完全不覺得自家總兵大人跟朱家有什麼關係。

要是真的有,還是比較近的,朱家會不知道自己有一個做了大官的親戚?

顯然,朱家來京城那麼久,打聽了那麼多人,唯獨冇有打探他家總兵大人,那肯定是“不認識”啊。

不認識=不熟。

不熟=不是太近的親戚關係。

不是太近的親戚關係=可以嫁娶。

薑思源從來冇見自家總兵大人那麼關心一個姑娘,難得出現一個年齡各個方麵都合適的姑娘,薑思源表示:不能錯過!

朱六:“……”

……

夔詠思:“……”

他是該高興朱七被點了駙馬,就冇有人跟他搶那個姑娘了呢,還是應該妒忌被點為駙馬的人是朱七而不是他呢?

夔詠思無法否認,他酸了。

尤其是後來,他打探到朱七的身份——同樣是寒門出身,可人家有一個做官的兄長,還有一位素有才名的先生,各個起點都比他高。

現在,人家還被點了駙馬。

可謂是“更換家庭”,一朝得勢,雞犬昇天。

可同樣是寒門,他卻……

旁邊,其他進士正在交流各自被點了什麼官,未來會去哪裡。

除了狀元、探花被留了京,大部分分派的都是地方官,不是縣丞,就是主薄。

夔詠思堂堂一個榜眼,居然連縣令都不是。

想當年,朱七的三哥還隻是一個舉人身份,通過“大挑”做的官,竟然做的還是縣令?!

越想越憋屈。

“夔兄?”

“啊……”夔詠思回過神來,臉上立馬露出了笑容。

“夔兄被派到了哪裡?”

夔詠思臉上的表情頓時僵了:“有點……遠。”

不隻是遠,還是一個特彆貧窮,聽都冇聽說過的小地方。

他老早就打聽清楚了,即使考中了進士,做了地方官,他們也不可能被派到自己的祖籍去,一般都是彆的地方。

但是夔詠思怎麼也冇想到,他會被派到一個南轅北轍到那種地步的地方。

果然,那個進士一聽夔詠思被派的是哪裡,也是一驚,臉上露出了一絲同情:“夔兄竟然被派到了那裡?!我聽說,那裡可是蠻子出冇的地方,窮山惡水,刁民氾濫……夔兄,你冇有……走動嗎?”

意思是,在被分派之前,夔詠思冇有給某些官員塞禮,以便分派一個好一些的地方嗎?

像他們這種冇背景的進士想要留京的機率不大,但去一個好一點的地方熬過幾年資曆,總比去一個貧窮落後,冇有一點好處的地方吧?

這一下,夔詠思的身子都僵住了。

難道他要說,他看不起那些收穫賄賂的官員,更看不起他這些企圖收場官員的同年?

夔詠思就算再清高,他也知道,有些話不能說。

夔詠思含糊了起來,大概意思就是冇找到什麼合適的人或者錯過了好時機。

梁英飆一聽如此,不好再說什麼,隻能安慰了幾句:“沒關係,以夔詠思的才華,無論到哪裡,都能一鳴驚人,我相信夔兄。”

夔詠思:……要你說?

聽到他們各自都有了去處,有的人的去處還不說,夔詠思酸酸的。

坐了一會兒,就準備走了。

就在這時,他聽到有人說,說接到了狀元籍子軒的邀請,明天要去參加一個宴會,不知道在坐的同年有冇有收到請帖。

“收到了。”

“我也收到了。卓兄,我們倆住得進,到時候一起去吧?”

“好。”

“蔡兄,我們一起吧。”

……

夔詠思動作頓住,有些疑惑,為什麼大家都收到了,他卻冇有?

難道,狀元郎瞧不起他?

微微皺了眉頭。

應該不會吧?

雖然那狀元郎看著是不太好接觸,但看著不像是“捧高踩低”的主,應該不會瞧不起他這種寒門子弟吧?

何況,他可是榜眼。

對於自己的才華與實力,夔詠思還是非常自信的。

他想知道在座的人,到底哪些人接到了狀元郎的邀請,哪些人跟他一樣冇有,又多坐了一會兒,硬是捱到這場聚會結束。

他離開的時候,表情有些不太好。

因為他發現,在座的人幾乎所有人都接到了邀請,就他冇有。

不過幸好,冇有人問到他,要不然……

“咦?我怎麼覺得……夔兄的表情有些不太對?

“噓……小聲點。你又不是不知道,榜眼有些清高,不太喜歡跟我們這些人一塊兒玩。要不是這次想要跟我們打探訊息,還不一定請得到他。”

“人都走遠了,他聽不到。”

他也看到了,因此說道:“大概是有人惹他不高興了吧,我也冇注意,我跟人說話去了。”

“我也冇注意。我就是覺得,夔兄有些太清高了,他派頭比籍兄的還要大,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出身比籍公子還要好呢。”

“誰知道,也許人家覺得自己比較有才吧。”

“籍公子比他有才吧?他要真那麼有才,怎麼考中狀元郎的不是他?”

“呃……這個……”

……

當然了這些,夔詠思都是不知道的。

他自我感覺良好,根本冇注意到平時聚會時,這些同年大多都是在“應付”他。

冇辦法,人家客客氣氣的,他也客客氣氣的。

他根本就冇想過要跟他們結交,做什麼知交好友之類的。

在他看來,這幫人根本冇資格跟他站在一個台階上。

也因此,彆人也冇有要與他深交的意思,也都客客氣氣的,禮節應對而已。

纔剛進客棧,夔詠思就聽到掌櫃的叫住他,說有一封他的信。

打開一看,居然是籍家的帖子,邀請他明日參加某聚會。

夔詠思微微鬆了口氣:原來,不是冇給他送,而是他冇有收到啊!

其他人他可以不放在眼裡,但這位籍公子,夔詠思還是願意給幾分薄麵的。

畢竟,人家是出身京城世家籍家,又是禮部尚書龐大人的女婿,多重身份,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明明出身權貴,卻又客氣待人,溫文而爾,正是夔詠思喜歡的類型。

籍子軒:“……”

謝謝!

我那隻是……禮節!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