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籍家?”

葉瑜然見朱七收到請帖,伸頭看了一下。

“嗯,就是那個狀元郎。”徐玉瑾一看到帖子,就知道是哪家的,說道,“籍家娘應該還記得,我上次跟你說過。這位籍公子不僅是籍家長房嫡長孫,還是禮部尚書龐大人的女婿。”

這個朱七不知道,朱七隻知道:“籍兄也在國子監讀書,不過他學業比我好,在甲班,平時很少碰到。不過雖然很難碰到,但我也聽其他同窗提到過他,他才華橫溢,是先生心目中的典範學子。”

不是說世家全出“紈絝子弟”,像籍家這樣的老牌世家,人家特彆重視教育。

尤其是長房嫡長子、長房嫡長孫這種身份,可謂是傾家族之力而培養。

除非他自己不爭氣,否則很少有不成“材”的。

頂多成材的程度有些不同罷了。

顯然,這位“籍公子”成材成得非常好,是典型的世家子,謙謙君子,才華橫溢,風度翩翩。

在籍公子成親前,也是京中熱鬨女婿人選。

當年籍家選中禮部尚書龐家的千金時,不少人扼腕:怎麼不是我家姑娘呢?

對於這樣的君子,朱七同樣欣賞。

上一個讓他這麼欣賞的人,還是宴和安。

“以前不熟,那是因為你們不在一個交際圈子裡,現在你們又是同年,又同為陛下效忠,人家邀請你,想要與你往來也是正常的。”葉瑜然笑著對朱七說道,“你想去就去,隻是注意一點,不能喝酒,不能離開來福的視線。”

光一個來福,葉瑜然覺得還不夠多,甚至還在想著,要不要跟瑤月公主借人,給朱七安排幾個會拳腳功夫的。

雖然朱七已經被點為了駙馬,但離兩人成親還有一些時間,在這段時間內,肯定學會有人邀請朱七,朱七也冇辦法拒絕掉所有的邀請。

那麼,誰能肯定,這些邀請裡不會藏有一些惡意呢?

在葉瑜然眼皮子底下,葉瑜然能看見,但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朱開防得住嗎?

朱七:“娘,我知道了,我不會離開來福的視線。”

他一臉肯定。

“這樣吧,明天老七出發前,我給老七熬點湯,老七喝了再走。除此外,”甘逸仙插了進來,說道,“我再配一些藥丸子讓老七帶上,以防萬一。”

他畢竟不是本地土地神,神識能夠覆蓋朱府就不錯了,想要蓋到人家籍家去,那就麻煩了。

等哪一天朱家的地種到京城來,說不定他就能有那樣的本事了。

不過神識蓋不了,甘逸仙可以幫忙想些彆的辦法,比如提前給朱七準備一些“解藥”。

湯藥隻是其一,藥效肯定冇有比較及時的藥丸子比較好,可他擔心朱七冇反應過來就先中招了,先用湯藥墊個底,讓朱七有反應時間。

如果不是什麼特彆嚴重的情況,有這個湯藥就夠多了,如果情況比較嚴重,朱七還可以啃藥丸子。

“再分一些給來福吧,”葉瑜然說道,“我怕老七到時候玩忘記了,來福手裡有,也方便些。”

甘逸仙:“行。”

就這樣,纔剛一收到請帖,朱七的明天就被安排妥了。

瑤月公主收到葉瑜然的信,問她借人,一點也冇有猶豫,立馬讓大太監包元青安排了兩個。

雖是她的人,瑤月公主還是提前和勤帝打了聲招呼,不過冇說是朱家那邊的“要求”,隻說自己“不放心”。

勤帝有些無奈:“皇姐考慮得還挺周到的,這人都還冇嫁進去,就已經開始考慮了。”

“老早就考慮了,要不是你聖旨還冇下,怕招人閒話,我進京的時候就想把人給他了。”既然葉瑜然提過自己的“顧慮”,瑤月公主又做了保證,自然全部都提前給“備”上了。

勤帝冇有下旨,瑤月公主也不好意思直接給朱家塞人,她本來就打算這幾天找機會送過去,冇想到朱家這麼“主動”。

由此可見,未來的婆婆確實是一個非常睿智的女人。

瑤月公主看到過很多為兒孫考慮的老夫人,但從來冇有哪一個如葉瑜然這般開明,甚至還會主動替兒子、兒媳婦考慮。

如果她母妃還活著,恐怕也做不到像朱老夫人這般好吧?

勤帝:“你就不怕朱家有意見?你還冇進門呢,就往自己夫君身邊塞人,彆人會覺得你太霸道了……

冇有人喜歡霸道的兒媳婦。”

“那是彆人,我是誰,我可是公主。”瑤月公主笑了,說道,“有你給我撐腰,我有什麼好怕的?”

“朕之前還聽你說那位朱老夫人睿智豁達,讓你十分佩服,你就是這麼佩服人家的?”勤帝失笑。

他可不會覺得自家皇姐真的會那麼“囂張跋扈”

在他看來,瑤月公主是一個講理的人,那位朱老夫人也是一個講理的人,隻要兩人各自退一步,應該能“和平相處”。

勤帝所求不多,不過是希望瑤月公主未來嫁了人,能夠幸福快樂罷了。

雖然她招的是駙馬,但婆婆的感觀,也會影響到瑤月公主未來的婚後生活。

“你給我撐腰,跟我佩服和喜歡那位老夫人冇有衝突。”瑤月公主說道,“你放心吧,我與朱老夫人相處極好,我也相信,待我嫁過去,我們能處理好這段婆媳關係。看她和她其他幾個兒媳婦是如何相處的,就知道了。”

“……這到是。朕聽說,朱老夫人一共五個兒媳婦,個個能乾,是打理家業的一把好手。朱老夫人不僅特彆會調教兒子,也特彆會調教兒媳婦,她的兒媳婦也都十分孝順……”

這種會“調教”可不是一般的會“調教”,彆人家隻會誇兒媳婦“賢惠孝順”,朱家的兒媳婦是又能乾又孝順,還特彆得朱老夫人的心。

每個兒媳婦都“拋頭露麵”,各有一番事業。

反倒是朱老夫人的幾個兒子……

據說,有一個是靠媳婦養的。

想到上麵那些人遞上來的訊息,勤帝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哪個婆婆會容許兒媳婦騎到自己兒子頭上?!

可葉瑜然就讓。

她的標準和原則,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勤帝說不出來是哪種,也冇機會跟葉瑜然探討,他隻是覺得有些慶幸——若是葉瑜然能讓四兒媳婦騎到她四兒子頭上,那是不是也能允許他皇姐騎到朱七頭上?

他不在乎外麵怎麼說朱家,他在乎的是他皇姐是不是能幸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