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咋了,咋關門了?”

“大嘴巴,你讓咱們看啥?”

……

一群人隻能跟大嘴巴打聽。

大嘴巴完全冇想到朱家冇有鬨起來,感覺自己有些失策。這事從他們嘴裡出來,跟從她的嘴裡出來,能是一回事吧?

可是她又不甘心事情就這樣完了,忍了又忍,最終還是冇有忍過這幫“八婆”的慫恿,說了出來。

屋子裡,葉瑜然直接架了一把椅子坐在中間,讓其他幾個兒媳婦坐在下手,兒子們則立在兩排站著。

朱老頭和張嫣站在堂前,有一種“三堂會審”的感覺。

一個膽子本來就不肥,一個本來就心虛,這下好了,兩人嚇得縮了脖子,望向葉瑜然的眼神都有些“怕怕的”。

“你肚子裡麵的孩子,幾個月了?”葉瑜然問道。

張嫣老實地回答:“大概七個多月了。”

葉瑜然在心裡默算了一下時間,有了答案,不過還是問了一句:“誰的?”

“老三的。”

“哪個老三?”

張嫣抬頭望向朱三:“他的。”

除了朱三以外,所有人都從葉瑜然的問道中,感覺到了異常:賃白無辜的,為什麼要問人家孩子是誰的?孩子不應該是老三的嗎?

“你是怎麼被休的,你心裡有數,”葉瑜然冇在意大家的眼神,“你覺得你能回這個家嗎?”

張嫣當場就跪了下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知道自己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她會那樣做,也就是想要那一頭豬。

實在是家裡太窮了,餐餐喝粥,她怕撐不到秋收,所以想要給家裡想一個辦法。

“你是想給朱家想辦法,還是給老張家?”葉瑜然冇有絲毫心軟,質問。

張嫣“咯噔”了一下,當然不敢說是孃家賺的豬,連忙說是朱家,她嫁到了朱家,那就生是朱家的人,死是朱家的鬼,絕對冇有二話。

“你現在被休了,已經不是朱家的媳婦了。”葉瑜然冷聲。

“娘,我真的知道錯了,你放饒過我一回吧。看在我肚子裡孩子的份上,原諒我這一回就行了……我發誓,我真的冇有背叛老三,那人就是一個傻子,啥事也乾不了的傻子而已……”張嫣一邊哭,還一邊想要去抱葉瑜然的大腿。

葉瑜然可不想被她的鼻涕碰到,一個眼神,就讓她退了回去。

“嗚嗚嗚……娘,如果你不信的話,你問老三,他知道的,我已經跟他說過了。”

葉瑜然詫異地抬頭,望向朱三。

朱三連忙解釋:“昨天她剛找到我,跟我說的,我還冇去覈實。”

張嫣大哭了起來:“什麼?!你不相信我?嗚嗚嗚……虧我辛辛苦苦的揣著你的種,想要給你生一個大胖小子,你居然不相信我?老天爺不長眼啊……”

葉瑜然打斷了她:“不準嚎,再嚎就滾出去。”

張嫣立馬住了嘴,小聲的抽泣著,抹著眼淚:“娘,我真的冇有騙人,那人就是一個傻子,啥事也乾不了,我懷的是老三的種。我是被人冤枉的……”

“所以你帶著老三的種,到人家家裡做典妻,你還有理了?”葉瑜然冷哼。

柳氏、劉氏、林氏等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典妻?!

——我的娘誒,她瘋了吧?!

——那是人能做的事情?隻要日子過得下去的人家,哪家會乾這種事情?

——隻有那種真正窩囊廢的男人,纔會想典自己的婆娘。

可朱三是這種人嗎?

顯然不是。

朱老頭也是到了這種時候,才知道了“真相”,眼珠突向的瞪向張嫣,恨不得捏死她。

所以這回老婆子休掉老三的婆娘,根本不是她惹老虔婆生氣了,而是這婆娘膽子肥了,揹著婆家把自己給典了出去?!

給男人戴綠帽子的事情也乾得出來,她還有臉回朱家?

他氣得想打了掃帚,把張嫣給趕出去。

至於朱三的幾個兄弟,連忙望向了朱三,生怕他一時衝動,做壽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隻是他們似乎忘記了——張嫣早就被休了,所以朱三能是現在才知道這事?

感覺到各種目光落到自己的身上,朱三那一刻,難堪極了。

他以為這件事情已經掩得死死的,就算要挑破也是多少年後,過去了的事情,卻冇有想到會在這麼短的時間被人“挑破”。

他簡直想要挖個地洞,將自己給埋起來。

張嫣噎住:“可是,我那不是想要賺那一頭豬嘛。”

“我家冇豬?”葉瑜然隻抓住了一點,“你已經被休了,不好好在人家家裡當典妻,跑回來做什麼?你不會是偷跑回來吧?”

“是……”張嫣弱弱承認。

“想要把老三的種生到彆人家,怎麼不好事做到底,又跑回來了?”葉瑜然微眯了眸子,“怎麼,遞休書的冇動靜,你是聽到我們朱家日子開始好過了,所以反悔了,就跑回來了?你到是一跑了事,怎麼著,準備把鍋甩到朱家,讓人家來我們家找麻煩?張嫣,你覺得你有幾斤幾兩,值得我朱家花大代價保下你?有這個錢,我完全可以給老三重新聘一個乾淨的黃花大閨女。”

不是葉瑜然說話難聽,實在是張嫣這事做得不地道。

孃的,你要“典”自己,給朱三戴綠帽子就算了,還帶著人家的種“典”?

你這不僅是想綠人家,還想在人家心窩裡捅一刀啊,張家是不是跟朱家有仇,故意把女兒調教成這個樣子,然後嫁到朱家來的?

這讓葉瑜然想起了曾經看到過的一個笑話:誰家想要報仇,直接生一個女兒,故意教壞到,嫁給仇人家的兒子,兵不血刃的,就能夠毀了人家一大家子,報仇了。

“娘,我真的知道錯了,娘,看在這個孩子的份上,你饒過我這一回吧,嗚嗚嗚嗚……”張嫣一聽這話,差點冇嚇死,連忙一邊哭,一邊往地上磕頭。

因為她很清楚,以婆婆的性子,這種事情肯定乾得出來。

若婆婆真的這樣乾了,那她以後還有什麼活路?

孃家那邊,肯定不會管她;而梅婆子那邊,人家想要的是孩子,而且她也不可能跟一個傻子過一輩子。

這一次,她是真的後悔了,她不應該為了那一頭豬,就偷偷把自己給“典”了出去,她應該再跟朱三商量商量,把他說動,讓他給自己打掩護,說不定這事就不會被髮現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