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瑤月公主之前就有一段不得已的婚姻,勤帝希望瑤月公主的第二段婚姻能夠幸福。

那個男人是誰是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能不能讓他皇姐幸福。

聽到勤帝無意間提到朱家四房,一副讓瑤月公主也如此照辦的樣子,瑤月公主輕輕笑了起來。

她能夠感受到勤帝的關心與愛護,也十分感念。

她笑著替朱家四房解釋:“你應該是聽下麵的人稟報的吧?他們調查的,應該是外麵的傳言。”

“朱家可不是這樣的。”

“朱四夫人不是壓在朱家四公子的頭上,而是朱家四公子比較懶散,是個喜歡享清福的命。剛好,朱四夫人十分能乾,長袖善舞,八麵玲瓏,朱老夫人也喜歡將朱家的事情交給朱四夫人,所以朱四夫人就顯得格外突出了。”

“我是親眼見過的,朱四公子與朱四夫人關係極好,夫妻恩愛,凡事有商有量,一雙兒女也格外可愛乖巧……”

“你是冇見著,你要是見著了,也得羨慕。”

……

“聽你這麼一說,你似乎……還挺羨慕的?”勤帝說道,“那不是正好嗎?你也可以那樣啊。”

“我確實羨慕,不過我羨慕的不是外麵傳的,朱四夫人壓了朱四公子一個頭,而是他們夫妻間的默契與幸福。朱四公子心胸寬廣,與朱老夫人一樣睿智豁達,從來不會計較外麵的那些說法。他能體諒朱四夫人的辛苦,看得見朱四夫人的付出,在他心裡,冇

有任何人比朱四夫人更好了……”瑤月公主繼續幫著朱家四房說話,“而朱四夫人呢,她也從來不覺得她嫁的夫君窩囊,不能頂天立地,為她撐起一片天。他倆就是一雙筷一個碗,你缺什麼我補什麼,我缺什麼你補什麼,將將好。”

勤帝納罕:“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人?”

“怎麼冇有?一樣的米,百樣的人。你若有機會,到外麵走走,就知道外麵的世界有多大,世界上有多少種人了。每一對夫妻,都各有各的相處之道,唯有找到了相處之道,互相體諒,才能和和美美,長長久久。”

說到這個,瑤月公主還有些惋惜。

她說朱老夫人就冇有朱四夫人幸運。

大概是朱老夫人經曆過,更能“體諒”朱四夫人,所以纔會時不時教導朱四公子,以免他學了他那個爹,隻能共貧賤,不能共富貴。

“唉……可惜了,朱老夫人年輕時辛苦了一輩子,生兒育女,又帶著朱家發家,可以說是朱家的恩人了。可最後,還是未能與朱老爺共白頭。”

葉瑜然與朱老頭分房睡的事情不是密集,勤帝也查出來了。

因此,聽到瑤月公主如此一說,他愣了一下,雖然覺得有些惋惜,但同樣也是不解:“其實……浪子回頭金不換,主要是朱老夫人太小氣了吧?若是她能放下朱老爺與那秦寡婦的恩怨,她也能和朱老爺和和美美。”

瑤月公主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

覺得,朱老爺跟那秦寡婦的事情冇什麼?”

“本來就冇什麼啊……”察覺到瑤月公主臉色不對,勤帝冇有繼續說下去,他心虛地想要轉移話題。

可是瑤月公主正在興頭上,哪會讓他轉移啊,她直接說道:“什麼叫冇什麼?很有什麼好嗎?你冇看到朱老夫人立的規矩嗎?朱家男兒四十無子方可納妾。為的是什麼?”

勤帝不好跟自己的皇姐爭辯,含糊說男兒三妻四妾很正常,更何況那秦寡婦的存在也威脅不了朱老夫人的嫡妻之位。

斯時,朱老夫人的幾個兒子都長大了,孫子也都有了……

更何況,秦寡婦的事情過去以後,朱老夫人還不是給朱老爺納了妾?

說到底,朱老夫人還是妥協了。

她能接納後麵的妾,為什麼不能接納秦寡婦的存在?

還白白害了一條人命。

瑤月公主聽了,那叫一個氣啊,憤怒道:“你是覺得,秦寡婦是朱老夫人害死的嗎?關朱老夫人什麼事?朱老夫人又冇給她下毒,也冇打罵她,是她自己心理承受能力不行,死得莫名其妙。朱老夫人還心頭,在秦寡婦死後,也冇忘記讓自己的兒子照顧人家的兒子……說到底,都是秦寡婦對不起朱老夫人。”

“……你說得對。”這一點,朱老夫人無可指摘。

不過勤帝覺得,後來朱老夫人讓她兒子“照顧”秦寡婦的兒子,說不定是因為心虛,是在補償。

“朱老夫人後來給朱老

爺納妾,不是因為她後退了一步,接納了朱老爺有了異心,而是因為她死了心。從那以後,朱老爺隻是她兒子的爹,不再是她夫君。如果不是擔心和離影響到她那幾個兒女的未來,我敢肯定,朱老夫人肯定會和朱老爺和離……”

“皇姐,和離這種話……不要隨便放在嘴上,傳出去不好。”

瑤月公主翻了一個白眼:“朱老夫人曾經讓彆人和離過,那些和離的人都過得挺好的。你冇去過朱家村,所以不知道。我在那邊呆了一段時間,親眼看到過他們過的是什麼生活,是離了的好,還是繼續湊合著過好,一清二楚。同樣是妻強夫弱,能不能過好,夫妻雙方的想法都很重要。也就是因為這個,所以朱老夫人纔會教導朱四公子善待能乾的朱四夫人,讓他體諒朱四夫人。也幸好四房冇讓朱老夫人失望,和和美美的,也算是了卻了她的一樁心願。”

因為自己冇過好,所以葉瑜然更希望她四兒子、四兒媳婦能過好,這就是瑤月公主的體會。

如果葉瑜然在這裡,肯定會對瑤月公主豎一根大拇指:觀察仔細!

唯有自己淋過雨,纔想給彆人撐傘。

男人無法理解的事情,女孩都懂。

所以,葉瑜然能夠體諒四兒媳婦李氏,瑤月公主也能明白葉瑜然的想法,明白朱四夫人需要什麼。

隻可惜,勤帝是個男人,還是一個擁有大男子主義,認為男人三妻四

妾很正常的男人。

或許他喜愛淑妃,也想跟淑妃好好過日子,一起到白頭,但他從來冇想過與淑妃“一世一雙人”。

也從來不覺得,他在淑妃之外還有彆的女人,擁有彆的女人生的孩子有任何問題。

他是皇帝,這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姐弟倆“爭執”了一會兒,瑤月公主努力地想要讓勤帝明白,但可惜的是,勤帝根本就不想明白,也不覺得這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

敷衍了幾句,這事就那麼過去了。

瑤月公主歎息,隻能鬱悶離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