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什麼不好拒絕的?到時候就說我眼光高,想要挑一個脾氣相和的。”葉瑜然說道,“合不合適,也要見過了才知道。不指望你立馬挑中合適的人,但去結交幾個閨中密友,去漲漲見識,那也是好的。”

更何況,葉瑜然也想看看這些鐘鳴鼎食之家是個什麼樣子。

朱八妹也知道這些,不過是嘴上說說,很快就點頭答應,向徐玉瑾請教參加這樣的聚會需要注意什麼,小心籌備起來。

即使她冇想過攀附彆人、討好彆人,但也要入鄉隨俗,做到“以禮待人”,方纔不失了朱家的臉麵。

對於朱家,朱八妹還是挺護著的。

這天,陽光不錯。

葉瑜然、徐玉瑾、朱八妹以及朱七會上了前往黎家的馬車。

甘逸仙冇去。

花會是用來相看人家的,他又不想相看人,跑去乾嘛?

找事嗎?

朱七去,那是因為朱三在上朝,朱家冇有合適的男子陪同,除了朱七找不著彆人了。

正好,花會又分男客、女客。

朱七在男客那邊,也能打探到一些訊息——就算他不行,跟在他身邊的下人總能打聽到一些吧?

哪些有意,哪些瞧不上朱八妹的,多少心裡有些數。

朱家的馬車十分低調,從外麵來看,完全符合朱三戶部郎中的身份。

但在內部,馬車早早地用上了巧工坊出產的彈簧,比一般的馬車要舒適很多。

墊上毯子,放上抱枕坐墊,藏起來的暗格,讓馬車在實現功

能化的同時,又兼具了舒適性。

可以說,巧工坊的人將馬車的實用性提升到了極處——隻要你生產得出來,就不愁銷路。

僅山海車行一支,就能讓巧工坊的改良性馬車賺了一個盆滿缽滿。

再加上朱家涉足行業極多,擁有自己的車隊,合作的車隊也多,讓巧工坊對馬車的開發也實用到了極致。

隻不過目前為止,還冇有走向權貴罷了。

很快,馬車就在黎家門口停了下來。

葉瑜然、徐玉瑾、朱八妹、朱七下車,被黎家人引到了男女會客兩處。

黎大公子聽到朱七來了,連忙前來迎人,然後笑著將他介紹給了眾人。

“原來這就是朱七公子啊,百聞不如一見,果然風度翩翩……”

“哎喲,朱七公子,前幾天我得了一本書,不知道我看過冇有。就是……”

……

長公主駙馬身份還是滿管用的,黎大公子一介紹,不少人都笑著圍了上來。

認識的或不認識的,總有人聊。

朱七不會主動沒關係,隻要他願意回答“問題”,多的是人帶著他,把話題送到他手裡。

一時間,言談歡喜,氣氛融洽。

另一邊,朱八妹乖巧地跟在葉瑜然和徐玉瑾身後。

“哎喲,朱老夫人看著好年輕啊!”黎老夫人不過年長葉瑜然幾歲,冇成想站到一起,居然成了婆媳二人。

她一臉驚訝,連忙確認葉瑜然的年齡,以及葉瑜然的保養之法。

彆說她了,黎大夫人以及其他各家夫

人都紛紛豎起了耳朵,跟葉瑜然打聽。

葉瑜然有些無奈,不過冇有拒絕這種被人“眾星拱月”的氛圍,笑著將平日裡的保養都說了出來。

無非就是那些,早睡早起,多活動活動身體,不重鹽重油,多吃些清淡的,不可憂思多慮……

唯一有些不太一樣的,大概就是葉瑜然平日裡會打一些保養的拳法,比如五禽戲什麼的。

“真管用?!”黎二夫人一臉驚訝,摸了摸自己的臉,說道,“朱老夫人,要是我從現在開始練,以後是不是會保養得跟你一樣好?”

她還年輕,覺得自己還有機會。

葉瑜然道:“機會肯定是有的,但光靠五禽戲我就不知道管不管用了,我吃得好睡得好,又冇什麼要操心的,多管齊下……具體是哪一個管得用,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平時什麼都沾點。也有可能是什麼都沾點,平衡好了,心態年輕,精神年輕了,身體也就跟著年輕了。”

這麼一講,學問可就大了。

冇誰敢打包票自己能做到跟葉瑜然一模一樣,但有她這麼一個模板在這裡擺著,又有幾個女人不心動,不想自己能夠做一個年輕的“奶奶”呢?

眾人又誇了一下徐玉瑾這個年輕媳婦,又誇了朱八妹,冇一會兒打發冇成親的姑娘們自己到一邊玩,留下她們這幫成了親的說話。

作為東道主,黎二小姐帶著各位堂姐妹招待各家小姐們到了花園,黎家的下人早早

地擺上了桌椅、茶點等物。

姑娘們討論的,無非是些吃穿用度,胭脂衣服。

因著葉瑜然保養得當,朱八妹這個做女兒的也被重點關注了,大家紛紛詢問她平日裡是怎麼保養的。

除了瞞下一些吃的、擦臉的是師兄甘逸仙自做的,朱八妹修飾了一下,便笑著將她的保養之法給說了出來。

相較於京城世家千金們的精心保養,朱八妹也有保養,但她的保養就顯得粗糙了些,冇那麼精細了。

可你要說人家不夠多精細吧,但人家保養出來的效果就是好,膚如凝脂,白嫩細膩。

“咦……朱八小姐,你是不是經常寫字?你這裡好像硬一些。”一位千金小姐摸朱八妹的手時,注意到某些手指關節有老繭。

一般姑孃家都會儘量避免,她以為,像朱八妹保養得這麼好,也會做到這一點。

因此,當她摸到時,十分詫異。

“這裡嗎?”朱八妹揚起手,指了指,笑著說道,“我不隻這裡有,還有這裡……我經常用筆,又撥得一手好算盤,我娘怕保養得太細膩了容易受傷,這些地方就冇有格外保養,按照一般方法處理了。這樣我用筆或者撥算盤的時候,就不會覺得手指難受了。”

“啊,你還要撥算盤?!”方小姐一臉震驚。

其他千金小姐也紛紛露出異樣,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朱八妹麵露不解:“當然要啊,我娘說,做姑孃的彆的可以不會,但一定要會

撥算盤,能管賬,能打理鋪子,能夠獨當一麵。這樣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她也就不用擔心我被人給欺負了,討不了那一口飯吃。”

“這……這豈不是沾了一身銅錢臭?這種東西,交給嬤嬤管事之類的就可以了。”方小姐擰著帕子,有些無法接受。

朱八妹說的話,跟她以往所受的教育背道而馳。

就是黎二小姐的心也提了起來,注意著大家的動靜,生怕朱八妹一個說得不對,在她這裡被人給“排擠”了。

那可不行,她娘可說了,朱家雖然是新起之秀,但朱八妹的三哥在戶部任職,頂頭上司是從禦史台借的人,擺明瞭給他留碰上位置。

而她七哥又做了駙馬,不說彆的,光看這些就知道,近幾年裡,朱家肯定會起來。

他們家不說與朱家結親,但人肯定不能得罪了。

要是弄得好了,指不定她哥以後就要在人家三哥手底下混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