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八妹說,她不是不懂她們的陽春白雪,隻是她認為,黃白之物並不是什麼不好的東西。

因為有了這些東西,她不僅能夠讓自己生活得很好,家人生活得很好,也能有機會幫助更多的人。

我是女人,我心懷天下!

我從來不覺得我所做的事情有任何問題,也從來不覺得自己做了多麼偉大的事情,因為我所做的,都是我能做的,我想做的。

……

花會結束,飽受震驚的黎二小姐將朱八妹所說的那些話,轉訴給了黎大夫人。

她打量著黎大夫人的神色,想要知道朱八妹那樣做,到底是錯的,還是對的。

因為在她所受的教育中,女人應該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講究婦德、婦言、婦功、婦容四德。

哪一項不做好,那就不是賢妻良母,是為人所不恥的。

黎大夫人也愣了一下:“她真的那麼說?”

黎二小姐點頭:“嗯,說了好多,當著我們大家的麵說的。她一點自信,冇有半分不願。尤其是她提到她幾個嫂子……拋頭露麵,打理家業,全部都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黎大夫人也被震住了,因為這也跟她以往所受的教育完全不同,簡直就是震三觀啊。

回過神來看到黎二小姐一直盯著自己,黎大夫人含糊道,女人想要打理好店鋪,確實需要打得一手好盤算,會看賬本,這樣纔不會被下麵的管事給欺瞞了。

“人心是最不可預測的東西,短時間內你覺得他忠心,時間長了,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有點防備之心,是應該的。”

至於朱八妹所說的那些觀念,黎大夫人冇有全盤否定,也冇有表示肯定。她隻是告訴黎二小姐,身處於不同的位置,一個人的所思所想所行完全是不同的。

朱八小姐會那樣說,是跟她的生活閱曆有關係。

方小姐、李小姐那樣說,則是方小姐、李小姐生活的環境也是如此。

冇有誰錯誰對,隻看放在什麼地方。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黎大夫人牽住了黎二小姐的手,說道,“你啊,怕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事情,被嚇到了。隻是你是你,朱八小姐是朱八小姐,你們是完全兩個不同的人,你們的未來也不一樣。”

“娘教給你的,是娘這輩子所學到的東西,也是各大家族所需要的。”

“人活於世,離不開彆人的眼睛和嘴巴,娘寧願你平凡一點,跟大家一樣一點兒,也不想你去做那隻出頭的鳥兒。”

……

因為,但凡出頭的,自古苦難多。

朱八妹那樣的人,怕是與她大兒子不太適合了。

慢慢地,黎大夫人冷靜了下來,在心裡歎了口氣,感覺有些可惜。

晚上,黎大人回來,詢問她白日花會的情況。

其實就是問她之前相中的那幾個,今日看了可還行?有冇有想要繼續觀察的?

繼續觀察的,自然是未來的兒媳婦人選之一。

黎大夫人挑了幾個。

“朱八小姐不行嗎?我聽人說,她母親睿智豁達,幾個兒子都十分孝順出息,想來有那樣的人教導,朱八小姐應該不會太差吧?”黎大人唯一擔憂的,就是他夫人嫌棄人家是泥腿子出身,看不上。

但就算看不上,也要看什麼時候。

人家朱家現在蒸蒸日上,一看就是要飛黃騰達的樣子,不趕緊抱上大腿,等成了人家的了,豈不可惜?

更何況,黎家幾代子嗣不豐,朱老夫人這麼能生,想來她女兒也不差。

黎大人還等著多抱幾個孫子呢。

“唉……誰告訴你她差了?有那樣的母親,做女兒的自然不可能太差。隻是……那樣的姑娘誌向太大,恐怕不太適合我們家學哥兒。”

黎大人問號臉。

黎大夫人緩緩將女兒告訴她的鴞,轉訴給了黎大人。

這一下,黎大人瞠目結舌了:“這……這……這成何體統?她堂堂一個女人,不想著相夫教子,怎麼能有那樣的想法?簡直……”

簡直太不像話了!

那是女人能乾的事情嗎?

黎大夫人一點也不意外,自家夫君熟讀詩書,飽受儒學教育,在他心目中,所謂好女人必然“賢良淑德”,在家從父,出嫁從父,夫死從子,方為典範。

朱八妹所言所行,確實有些出格了。

“所以……我才說不合適。”黎大夫人低垂了眸光,冇和黎大人爭辯。

這一夜,黎大夫人冇睡著,黎大人也冇睡著。

夫妻二人在床上輾轉反側許久。

同樣的,黎二小姐也冇睡好。

雖然黎大夫人“教導”過了她,她也覺得她娘說得對,但……

但想到朱八小姐所做的那些事,她有些心生嚮往,怎麼破?

她忍不住想,她也通識筆墨,詩琴書畫樣樣精通,去了那鄉下,是不是也能做一做那先生,開一所學堂,然後……

黎二小姐失落地鬆開了手裡的帕子,因為她知道,不能。

“怎麼了,清怡?遇到什麼不高興的事情了?”

黎二小姐抬頭,發現是她大哥。

“大哥,你冇出去?”

“回來了。一回來就看到你坐在這裡發呆,一會兒高興,一會兒失落……”黎大公子輕輕笑了起來,“不會是某人動了凡心吧?”

黎二小姐瞪眼:“大哥,你說什麼?”

黎大公子卻以為自己猜對了,和妹妹普及起了前幾日花會見到的人。

哪些是他覺得合適的,哪些是他覺得不合適的。

黎大公子有些遺憾:“其實我覺得那個朱七公子挺合適的,性格單純,冇什麼花花心思,你要嫁進去了,我也不怕他欺負你。隻可惜,人家被招為了駙馬。”

“哥,那天花會是給我相看的,不是我……”稍微猶豫了一下,黎二小姐和她大哥提到了那位朱八小姐。

在她心目中,黎大公子是黎家上下最為聰明的人之一,又是男兒,肯定是見過各種世麵的。

她想問他,世界上真的有朱八小姐那樣的人嗎?

不是說,女人應該賢良淑德,以後長大了,才能覓得佳婿,相夫教子,過上幸福的生活嗎?

可為什麼,在朱八小姐的世界裡,夫婿似乎並不重要。

朱八小姐想要做的,似乎跟男人一樣。

女人,真的能做男人才能做的事情嗎?

黎大公子愣了一下:“女先生?書塾?你都聽誰說的?”

“朱八小姐自己親口說的,當時那麼多人,都聽到了。哥,你不會不相信我說的話吧?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後來跟娘說的時候,娘冇說朱八小姐做得對不對,隻說我娘所做的都是為了我好,她是按世家規矩教的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