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的時候,世界對女人就是這麼不公平。

女人惹上桃色新聞,就是一輩子,是自甘下賤,是水性楊花,是一輩子都擺脫不掉的汙點。

可對於男人來說,是榮耀,是男人魅力的證明。

畢竟,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嘛。

朱八妹的話,信的人不多,原因很簡單——你要真不認識人家,人家莫名其妙會罵你?

肯定是你有問題啊!

當然了,也有人將目光投向了夔詠思。

——這人,不會真的是神經病吧?

“你……你……你明知道他被招為了駙馬,還眼巴巴地送上門去,不是自甘下賤是什麼?”夔詠思臉色發漲,憤怒地說道,“我真的是看錯你了!”

一種被羞辱的感覺湧上了心頭。

夔詠思不會覺得是自己看錯了,反而怪朱八妹太會裝腔作勢,欺騙了他。

是的!

冇錯。

錯的不是他,是朱八妹,是朱八妹欺騙了他。

吃瓜黨們:所以,你到底跟她有關係,還是沒關係呢?

——你要沒關係,人家跟彆人逛街,關你什麼事?

——就算人家上趕著送上門去,也跟你沒關係嗎?

“夔詠思,你太過分了!”朱七急了,從朱八妹的身後站了出來,憤怒質問,“你罵我妹妹乾嘛?我妹妹又冇得罪你!”

“七哥!你理他乾嘛?他腦子有病!”朱八妹攔著朱七,示意隨從上前些護著點,免得有人發神經傷了她七哥。

朱八妹說道,“你跟腦子了有病得講什麼理?他想是能講理,就不會莫名其妙跑到大街上罵一個陌生人了……等等,七哥,你剛叫他什麼?你認識他?!

她終於反應過來,剛剛朱七叫了人家名字。

“他是今年的新科榜眼夔詠思,就是排在我前麵那位。”朱七說道。

這一下,朱八妹的眼睛瞪大了。

還以為發神經的是某個不得誌的冇落書生,冇想到竟然是當朝榜眼?!

她轉過頭,震驚地望著夔詠思:“不是吧,榜眼居然是個神經病?!不行,七哥,你得離他遠一點,彆被神經病給傳染了,小心嫂子不要你了。”

雖然瑤月公主還冇進門,但朱八妹與瑤月公主打了這麼多次交道,還是滿喜歡這個即將要入門的新嫂子的。

夔詠思聽到兄妹倆的話,眼睛瞪得老大:“你…

…你剛叫他什麼?!你們是……兄妹?!”

他指著朱七,猛然反應過來,自己好像誤會了什麼。

“是啊,我們就是兄妹啊,不過,”朱八妹說道,“這跟你有什麼關係?”

夔詠思的臉刷的一下子就紅了,接著又白了。

天啦!

他竟然誤會了?!

他……他得罪了自己未來的小舅子?

等等,他得罪了自己未來的小舅子,那豈不是完了?!

怔怔地望向朱七,又望瞭望朱八妹,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他那麼討厭朱七,第一次心動的人,竟然是朱七的親妹妹?!

我的天!

他……

是啊,朱七不就是因為外貌出眾,所以才被瑤月公主給看上的嗎?

他的妹妹外貌出眾,不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嗎?

隻是……

夔詠思抿了抿唇:“抱歉!我不知道……我以為……”

“你以為什麼?你不會以為……”朱八妹反應過來,一臉的不可思議,“不是吧,你不會以為,我跟七哥不是兄妹,卻孤男寡女的跑出來逛街,有違婦道吧?!”

靠!

這人腦子有病吧?

盯著她七哥乾嘛?

她七哥愛跟誰逛街就跟誰逛街地,關他什麼事?

朱八妹的目光瞬間變得警惕起來:“我七哥冇得罪你吧?你居然這麼潑七哥臟水?堂堂讀書人,為了毀我七哥的名場,居然用這種齷齪手段……妄為讀書人!”

“不是,朱小姐,你聽我解釋……”夔詠思有些著急,可這要解釋起來,豈不是要說出他愛慕她的事實了?!

不行!

絕對不行!

她可是朱七的妹妹,他怎麼能……

夔詠思的臉上有些過不去,他的自尊心根本就不允許。

尤其時,他這時才反應過來,四周早圍滿了不知道多少吃瓜黨,他要這一解釋,他的名聲怕是有了汙點了。

“好啊,我聽你解釋!”朱八妹微抬下巴,一副高傲模樣。

夔詠思張了張嘴,啞住。

“說啊,怎麼不說話了?我等著。”

夔詠思不知道該怎麼說。

“說不出來?還是說出來的東西見不著人?”

命中紅心!夔詠思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就好像心中最不堪的一麵被人給戳穿了,難堪不已。

即使心動,也有些討厭這個女人。

哪家的千金小姐,像她這樣咄咄逼人?

她讀的《女戒》呢?

她大家閨秀的禮儀呢?

想到虛偽的朱七,又忍不住難受,覺得朱七都是那樣的人,朱八妹又能好到哪裡去?

指不定跟朱七一樣,是個虛有其表的人。

刹那間,朱八妹好像變得尖酸刻薄,蠻不講理起來。

朱八妹可不知道,夔詠思越是不開口,她越是覺得對方有鬼,死拽著對方不放,讓對方說出一個所以然來。

要是說不出來,說服不了她,那就是他心有齷齪。

要麼是他自己是什麼人,就見到什麼便是他心中的樣子;要麼他就是小肚雞腸,妒忌她七哥做了駙馬,要陷害她七哥……

朱八妹口齒清晰,振振有詞,直逼得夔詠思有苦難言,窘迫地退了一步。吃瓜黨們:“喲喝?這瓜有點大啊!”

“不是吧,榜眼居然是這種人?!”

“我也冇想到啊,他不會真的妒忌人家探花郎做了駙馬,所以特地等在這裡潑人家臟水吧?隻不過他冇想到,探花郎身邊的女子是人家親妹子,嘖嘖嘖嘖……”

“喪儘天良啊,這讀書人的心真黑,見不得人好!”

……

隱隱間,夔詠思似乎聽到有人在說話,麵露難堪。

“不是的,不是這樣,我是誤會了……”

“真的,我隻是誤會了,我冇有來意。”

夔詠思想要辯解,但是他解釋不清楚他對朱七和朱八妹莫名的“惡意”,解釋不清楚他現在的所作所為。

就像朱八妹所說的那樣,人家根本不認識他。

朱七倒是認識他,但……

對來意中傷一個認識的人,不是潑臟水是什麼?

“唉……這舉動,不就跟對方的周婆娘差不多?

周婆娘不也喜歡用這招?上回石家的姑娘好好地賣她的豆腐,不就是因為周婆娘說她跟人眉來眼去的,才壞了人家的親事嗎?”

“這世上,哪兒冇有這樣的惡人?我隻以為咱們這些不識字的鄉下婆子會這樣,冇想到讀書人也這樣。”

“不是說仗義多是屠狗輩,負心皆是讀書人嘛?

這有什麼?”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