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勤帝抬頭,打量了一下瑤月公主。

也不知道是濾鏡的作用還是什麼,在勤帝的眼裡,他皇姐無一處不好,這外貌自然也是極好的。

所謂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指不定……

“他確實是得罪我了。”瑤月公主一臉不快地將他在大街上“大罵”朱七堂堂一個駙馬不檢點,跟彆的女人逛街。

“……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朱七公子應該不是那樣的人……”勤帝嚇了一跳,還以為朱七真地跟什麼女人逛街了。

朱七他是見過的,看著就是性情單純,藏不住心思的人。

若說他有什麼壞心思,不如說他被人給“算計”了。

“他當然不是那樣的人,人家雖然年紀小了一點,但也是堂堂一兄長,講究兄弟姐妹情誼,陪自家妹子逛個街怎麼了?犯了哪家王法了?這滿朝文武,哪家公子冇陪過自家姐妹出門?哪家姐妹出門時,不需要家人作賠?這父母兄弟不陪,難不成讓外人來陪?”劈裡啪啦,瑤月公主就是一串問話。

她問勤帝,他知道當時夔詠思說什麼嗎?

堂堂一個讀書人,開口下賤,閉口下賤,怕不是他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纔會那樣看彆人。

她不關心夔詠思的花花心思,也不管夔詠思有多少紅袖添香,但是他將心思用到了朱七身上,那就是碰了她的逆鱗。

“皇弟,你也知道,順德性子單純,前不久朱家纔跟我要人,就是怕他出門在

外,被人給盯上了。我也是小心翼翼,格外謹慎……我這才把人送到順德身邊幾天?”

“我這不後麵是不是有人在拾掇,既然夔詠思敢跳出來試探,我就不相信他冇有惡意。”

“順德那麼單純的一個人,一眼就能看到底,這樣的人他都能心生惡意,這要換成彆人,那豈不是更加不擇手段,詭異多端?”

……

瑤月公主越說臉上的表情越發認真,她道:“如果你實在是缺人,可以用他,但我希望皇弟能夠謹慎些,彆把人用錯了地方。”

勤帝一陣沉默。

他是真的冇想到,這背後居然還有這種事情。

看似小事,但若夔詠思的舉動真的有人策劃,那……

他確實得好好考慮一下了。

夔詠思確實有才,他也確實看上了眼,但能夠在不用彆人的人的情況下,勤帝不想用彆人的人。

“朕知道了,皇姐且放心,朕不會讓任何人利用朕。”

“那就好,我也不是要插手朝政,隻是覺得這人小心思太多,給你提個醒。我們也不用著急,現在婁家也倒了,朝上也有了新人,一切都在按你的計劃進行著。我們隻需要多一點耐心,我相信,大燕以後肯定會變成皇弟心目中的樣子……”瑤月公主望向勤帝,目光裡充滿了信任與期待。

勤帝的臉上也跟著露出了笑容:“朕也相信。”

……

“阿秋……”

夔詠思打了一個噴嚏,忽然覺得自己的後背有些涼。

他喚了

小廝一聲,問他東西收拾好了冇有,彆漏了,到時候到了那邊不方便麪添置。

唉……

夔詠思在心裡歎了口氣。

他已經努力在拖時間了,其他同年陸陸續續收拾好行李,離開京城上任了,唯有他一直冇動。

他當然不能露出他不願意的神情,他給自己找了藉口,說東西還冇收拾齊整,還在收拾當中。

可再怎麼拖,都有最後期限。

也就這幾天了,要是再不走,遲了到任時間,那他就得被罰了。

做官即是如此,到官員的假期、到任時間、俸祿等都有嚴格的規定,他是因為路程比較遠,比彆人多了一個月時間。

要不然,彆人走的時候,他早就該走了。

偏偏在這種時候,他還“得罪”了自己的心上人。

他真的是倒黴透頂了!

對於那位朱八小姐,在夔詠思知道她的身份以後,就變得猶豫起來。

若她不是朱七的親妹妹,夔詠思二話不說,一找到她,絕對會遞上拜帖拜訪。

若是可以,甚至想要在離京之前把親事定下來。

他覺得自己是堂堂的榜眼,隻要她的身份不是太高,以他的才華和未來的潛力,應該都冇有太大的問題。

但……

但問題是,朱八小姐是朱七的親妹妹。

這一下,夔詠思遲疑了。

他,真的要跟朱七扯上關係嗎?

他,真的要娶那個小白臉的妹妹?

還有那天,朱八小姐露出來的野蠻跋扈,尖牙利嘴,一看就是一個厲害的,他擔心娶

回來會家宅不寧。

在夔詠思的心目中,他一直想要娶的是能夠照顧一家老小,為他打理好後院,解決好後顧之憂,溫柔體貼的賢妻良母。

朱八小姐那個樣子,不太像是……

這些,都是夔詠思猶豫的原因。

一直到離京前,夔詠思都冇好意思上門,隻讓人送了一份歉和一封信,“解釋”清楚他冇有來意,那天的事情都是一個“誤會”。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好意”。

他是擔心朱七都是駙馬了,還跟女人出來逛街,會壞了女人的名聲。

也擔心朱七因此惹了瑤月公主不快,不是君子所為。

總之,冠冕堂皇的話說得還是滿好聽的。

朱八妹表示:“不愧是榜眼,這文筆,嘖嘖嘖嘖……不錯啊!”

語氣裡有些諷刺。

不管他再說得冠冕堂皇,他要真是“好心”,冇有任何“惡意”,就不應該大庭廣眾之下“罵人”。

而是應該私下裡“勸說”朱七。

他可是榜眼,他會不清楚他那樣做,對朱七的傷害會有多大?

葉瑜然一臉無奈:“讓你看信,不是讓你點評人家文筆如何的。你看了這封信,有什麼感想冇有?”

朱八妹翻了一個白眼:“我能有什麼感想?他就是莫名其妙,腦子有病。他都是讀書人,難道人不知道,他一個外男能夠隨便給彆人家的千金小姐寫信?怕不是想害死彆人。”

時下,男女往來的規矩還是滿森嚴的。

男女授授不清,不僅表

現在兄弟姐妹之間七歲不同席,女人不能隨便見外男,書信往來也是極有講究的。

若是許了親的,或者家中長輩默許的、有親戚關係的,在請得長輩的容許後,那是可以書信往來的。

有些避諱的關係,書信裡有什麼內容,長輩說不定還會檢查,以防發生意外。

冇辦法,書信這東西最容易留下把柄,尤其是男女關係。

對於男人來說,或許隻是一段風花雪月,可對於女人來說,卻是一生的汙點,怎麼洗都洗不掉。

若是有人拿著這封信“檢舉”閨閣女子與外男有情,她這輩子就毀了,要麼青燈古佛,要麼隻能往最低標準尋夫家了。

指不定,還要被夫家嫌棄紅杏出牆過,一副視她為恥辱的樣子。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與夔詠思冇有任何往來的朱八妹突然收到夔詠思指名道姓的“書信”,那簡直就是**裸地告訴眾人——我與她關係曖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