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八妹笑著說道:“彆太擔心,我娘就是太寵我了。我小時候還要誇張,我幾個哥哥都得排到我後麵。以前我們家條件不好,吃不飽穿不暖,所以家裡所有吃的用的全部都是我先挑,剩下的纔是我幾個哥哥的。”

“真的假的?你……你居然比你幾個哥哥還得寵?!”黎二小姐有些不可思議。

雖然她在京中,也是少有受父母寵愛的姑娘,但是黎二小姐發誓,她再受寵,也不可能越過她哥黎大公子。

哪家,不是以嫡出的兒子為主?

母憑子貴,可不是開玩笑的。

朱八妹點頭:“就是真的啊!看我七哥的排名就知道,我前麵有好幾個哥哥,哥哥多了,就不值錢了。我是我們家這一代唯一的姑娘,是我孃的心頭寶……”

朱八妹自然不會提她娘之所以對她好,是等著她坐了姨娘提攜家裡。

結果朱家發達以後,她娘發現不需要朱八妹做姨娘了,就改變了教育方針,改成了讓朱八妹“自力更生”,掌握經濟大權,不依靠男人。

如果是彆人聽了,肯定會以為她娘自私自利,居然那樣教姑娘,但隻有親身體會的朱八妹知道,不管她娘怎樣“教”,說到底都是為了她好。

她娘之所以一開始是那樣教,因為她娘之前的經驗就是如此——想要吃香的喝辣的,就得做姨娘,抱住爺們的大腿。

後來她娘又有了彆的經驗,發現自己靠了朱老頭大半輩子還

不如自己乾,嚐到甜頭後,便立馬調整了教育方針,教著朱八妹一起學。

不隻朱八妹的學,幾個嫂子也得一起學。

所以,也就有了朱八妹和她幾個嫂子的今天,有了朱家的今天。

朱八妹笑著上,她是真的不覺得她娘身上有任何毛病。在她眼裡,她娘就是完美的。

她娘靠著摸著石頭過河,教會了她所有的生存技能,唯有感恩。

“就是現在,我幾個嫂子都知道,相較於我幾個哥哥,我纔是我娘心裡的寶貝。所以,要是我哪個嫂子生了姑娘,不僅不會擔憂失落,反而會高興。”朱八妹笑著說道,“因為她們知道,娘喜歡姑娘,她們要生了女兒,我娘隻有高興的份,絕對不會不高興。”

說到後麵,就說她幾個嫂子為了爭她孃的寵,都盼著生姑娘。

不過可惜,這姑娘可不好生,她幾個嫂子,也就四嫂、五嫂家有姑娘。

“我們家最不缺的就是男孩子,各房都有,但要論女孩子,卻不是各房都有的。”

……

方大小姐、黎二小姐驚奇不已,完全想象不出來,一個家族如此“重女輕男”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場景。

但你要說朱家重女輕男不好嗎?

也不儘然。

人家養的兒子也十分優秀好嗎?

看朱三公子、朱七公子就知道了,一代人出兩個厲害的讀書人,已經很不錯了。

還是泥腿子寒門出身,完全可以想見他們付出了多少,才得了今日之成就。

一會兒,三人便到了朱八妹的書房。

之前黎二小姐聽到“書房”二字,隻以為是一個書架,然後襬著桌子、椅子,各種姑孃家的擺件等物,組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空間罷了。

但顯然,朱八妹的書房是不一樣的。

她的書房一進來,分為左右兩塊。

左邊麵向外麵的走廊,有一扇開得特彆低矮的窗戶,窗戶下襬著矮塌。

矮塌上擺放著小桌子,軟墊等物。

一側靠牆的地方是個頂天立地的架子,上麵是關上的鎖門,一直到手站著就能夠得的地方,才擺了幾件擺飾。

再往下,就是十分好拿取的格子間,裡麵擺放的纔是各種書籍。

“這是我最近看的,特地讓丫鬟擺了放到這裡,拿取方便些。”

朱八妹見她們的目光落到這個區域,十分大方的介紹起來。

擺放書籍的格子間靠下的地方是有些微微突出的矮櫃,櫃門上貼著標簽,標簽上寫著裡麵擺放了什麼東西。

有筆墨、張紙之類。

矮塌的另一邊則是桌椅,椅子設計得稍微大些,帶放了軟墊,明顯是可以用來坐的,也可以用來靠的。

至於花木盆栽,也都依稀放著。

這是左邊,休息場所。

而右邊就更加不一樣了,右邊簡直就是一個“書店”。

一排排橫著的頂天立地書櫃,每個書櫃都放滿了書,每個書架都貼著標簽,分門彆類。

就是這個方法,有些叫方大小姐、黎二小姐驚訝。

“你這裡居然有話

本書架?!”

二人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

你說詩詞、遊記就算了,為什麼還有話本故事?!

遊記就已經夠出格了好嗎?

你連話本都有,家中長輩不怕你話本看多了,移了性子?!

朱八妹再次笑了起來:“這有什麼好怕的?越是不讓人越好奇,隻有大大方方擺在那裡,看得多了,纔會習以為常,纔不會走錯了路。”

她走過去,蹲下身子,讓她倆看最下麵一排。

最下麵一排是讀書筆記,寫的是看話本的所思所想。

話本隻有那麼寬一點,有時候想要寫點什麼,根本不夠寫的,便單獨寫在一張紙上。

紙張多了,就可以定成一個冊子,擺放方便,又能收藏,翻閱起來也容易,一舉數得。

“這些都是我平日裡看話本做的讀書筆記,也有我的一些想法。我用的是藍墨,我娘用的是紅墨……”

朱八妹抽出一本給她們看。

“你們看這本,這本時間比較早,應該是前幾年我纔剛剛學會讀書寫字,字還寫得不太好的時候……”

“我那時也喜歡讀書,可《大學》、《中庸》之類的對我來說太深奧了,看都看不懂。所以我娘就做了些話本,讓我慢慢看。”

朱八妹打開這本讀書筆記,發現裡麵的內容居然是一幅一幅圖,簡單的隻有幾根線條。

配著幾根線條的,則是簡單的一兩句話。

就是這樣簡簡單單的做法,卻講述了一個新奇的故事。

朱八妹

表示,她當時認的字還不多,也就靠著這種簡單的話本認識了更多我的字,有了讀書識字,想要看更多的書的誌向。

藍色的筆記是朱八妹留的,當年她的想法很稚嫩,問題也問得千奇百怪,莫名其妙。

但不管她問了什麼問題,葉瑜然都有認真回答,記錄在冊。

很顯然,葉瑜然的問題是一個“導向”,將朱八妹從一個錯誤的方向引向正確的方向。

也是因為這個導向,朱八尋學會了在話本裡找漏洞,這纔有了後麵那些《xx話本之奇葩集》係列。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