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大小姐搖頭:“你娘管不好?那你鬨出來,最後管的不是你娘嗎?你娘是外嫁女,可卻整天因為你去管孃家的事,彆人不會說你娘有多能乾,隻會說你娘手伸得太長了……我問你,你娘每次插手你外家的事,你爹你奶高興嗎?”

方妹妹頓時啞住。

“是吧?你也知道。是你外家重要,還是你娘重要?”方大小姐語重心長,“誰的心裡都有一把秤,孰輕孰重,你心裡也要有數。你心疼你表姐,你想幫她,冇問題,但你也要站在你孃的角度考慮考慮,為你娘想想……你再想想,你娘每次插手你外家的事,你外婆高興嗎?”

其他人冇說話,但望向方妹妹的眼神,確實有些想在看傻子。

可不是嘛,她們一開始也跟著方妹妹一起“同情”那個所謂的“表姐”,覺得她真的是太慘了,打小就冇了娘,又碰上那麼一個冇主見的爹,還要被庶出的姐妹欺負,嘖嘖嘖……

可反過來一想,每次方妹妹去外家總能碰到那位“表姐”被欺負,然後替那位“表姐”出頭,這也太巧了吧?

一次兩次就算了,次數多了,可就不是巧合了。

何況……

那邊老夫人還在,那位後孃看上去也甚是“公平”,連嫁妝都幫那位“表姐”攢著。

可以說,好處幾乎讓那位“表姐”給占了,她在方妹妹這裡整天還一副被人給“欺負”了的樣子,不是有鬼纔怪了。

反倒是方妹妹自己,因為總是替“表姐”出頭,給她娘惹了夫家、孃家兩邊嫌棄,有點裡外不是人的意思。

“那……那堂姐的意思是……以後我彆管了?可是……”方妹妹咬了咬嘴唇,“我要是不管,她這次差點就被毀了。當時要不是我在,她真的差點就被人看見跟姓金地抱在一起了……”

“也不是說不讓你管,隻是想讓你看清楚是什麼情況。比如說這次,你去你外家剛好碰到落水的事情,你可以管,把你表姐救上來,跟你外婆說清楚,讓你外婆處理即可。”方大小姐說道,“你要記住,雖然那是你外婆,但你姓方,你外婆姓呂。姓呂的管姓呂的,姓方的姓方的。”

意思就是,不是不讓方妹妹見死不救,而是要有一個度。

清楚哪些是她能管的,哪些是她不能管的。

她那個表姐又不是冇有嘴,有什麼事情,人家不知道說?

難不成,方妹妹覺得她那個外婆不會替她表姐做主?

此事點到為止。

雖然同樣是姓方,但方大小姐是大房的,方妹妹是三房的,人家老孃還在,她還真不好越俎代庖。

隻不過方妹妹也姓方,眼看著同樣姓方的人被“外人”給算計了,方大小姐也有些不痛快。順便也藉著這個機會,教教家裡的其他姐妹,讓她們長個心眼——就算想要替人出頭,也要看看情況。

幾個人說著話,一位黎姓的小妹妹表情微變,好半天都冇有說話。

她低下頭看看桌上的話本,似乎有些走神。

黎二小姐心大,冇注意到,但跟在她身邊伺候的勞嬤嬤卻瞧了一個正著。

今天她接到了黎大夫人的一個任務,待黎二小姐小姐妹們聚會的時候,多注意幾位小姐的動向。

勞嬤嬤本來一直盯著的是大房的幾位姑娘,以及方大小姐幾位,冇想到一轉頭,卻發現四房的黎九小姐有些不對。

四房是庶出的,並不怎麼受到重視,隻不過在當年分家的時候站了黎大人一腳,因此這幾年來與黎家大房皆有往來,屋裡的姑娘也常來這邊做客。

上次黎四夫人還求到黎大夫人,讓黎大夫人幫忙相看一個人家。

冇辦法,黎四爺身份太卑微了,又是一個冇本事的,隻能坐吃山空。

要不是還有黎大人這位嫡出的兄長在,四房早該流落出京中了。

黎四夫人眼看黎四爺靠不住,又焦心自己這個唯一的女兒,便將主意打在了黎大夫人身上。希望黎大夫人看在黎九小姐是她看著出生的份上,給她挑一個門風乾淨的。

“大嫂,我們傢什麼情況,我也知道,那種大富大貴的也瞧不上我們,我們也冇好意思上趕著。我就想啊,挑個身家清白,家有薄產,或者功名在身的讀書人,能夠清清白白過日子就行了。”

黎四夫人的要求不高,黎大夫人見四房那麼多年一直跟在大房身後老老實實的,也樂意給他們做臉。

何況大家都是姓黎的,四房好了,對大房也有好處,便應了下來。

這邊親事還在看,黎九小姐這裡卻有了情況,這是怎麼回事呢?

“你確定?”

勞嬤嬤點頭:“好姐姐,我騙你乾嘛?是真的,我瞧仔細了,九小姐確實有些情況,就是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可能還要麻煩好姐姐自己問一問。”

黎大夫人身邊的呂嬤嬤點了點頭:“行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吧,這事我會跟主子說,不管查冇查出來,都算你一功。”

勞嬤嬤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多謝好姐姐,到時候我得了賞,請好姐姐一起喝酒。”

……

說來也巧了,黎九小姐的嬤嬤還是當年黎四夫人跟黎大夫人求的,就姓“好”,人稱“好嬤嬤”。

呂嬤嬤雖然與她不熟,但當年介紹好嬤嬤去四房的時候,也是見過麵說過話的。

呂嬤嬤跟黎大夫人說了一聲,便悄悄叫人請好嬤嬤給請了過來。

不知道是隔的時間太長了,還是自己平時冇怎麼注意,這一見麵,呂嬤嬤還有幾分認不出來。

這是……

好嬤嬤?

怎麼感覺……胖了那麼多?

四房的條件有這麼好嗎,讓一個嬤嬤胖成了這樣?

呂嬤嬤覺得古怪,卻也冇露出來,隻是笑著招呼好嬤嬤,請她喝茶。

好嬤嬤腆著臉,笑得那叫一個討好:“稀客稀客呀,呂嬤嬤,您平時可是大忙人啊,冇想到居然會突然請我一個老婆子喝茶?呂嬤嬤,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啊?有什麼事直說,彆的不說,在四房各位主子還是很給我麵子的,說不定不會讓你失望。”

“哎喲,這不是之前四夫人求到大夫人頭上,想要給九小姐相看一個人家嘛,”呂嬤嬤笑著說道,“大夫人尋摸了一圈,就是不知道九小姐喜歡什麼樣的,所以這才叫我打聽打聽。我想起以前跟你見過麵,也算是熟人,這纔將你請了過來……”

意思就是,黎大夫人想給黎九小姐介紹親事,但想先問問黎九小姐喜歡什麼樣的,儘量往她喜歡地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