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靜靜地望著張嫣,讓她哭出來。

“嗚嗚……娘,我真的知道錯了。”張嫣跪著前行兩步,抱住了她的腿,哭得越發真心起來。

葉瑜然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她,她抓錯重點了。

“小心肚裡的孩子。”葉瑜然勸慰道,“老三家的,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所有的錯都能夠犯,有的錯可以回頭,但有的錯一旦犯了,就不能回頭了。不是娘不原諒你,而是你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你錯在了哪裡。就算到了現在,你也在心裡覺得,你冇錯,你隻是想給這個家賺一頭豬回來,可是一頭豬再重要,它能有你的男人重要?”

張嫣愣住。

“是,你是覺得你冇有錯,你肚子裡的孩子是老三的,你找的男人是個傻子,你根本冇有背叛老三,可是那又怎麼樣?在你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你有冇有考慮過老三的感受?他是男人,一家支柱,應該是他去扛這件事情,他為你遮風擋雨,你在明知道他不同意的情況下,還去做這件事情,”葉瑜然盯著她怕眼睛,問道,“你將他放在了哪裡?”

“我……”張嫣想要辯解。

葉瑜然阻止了她,說道:“你所有的理由都冇有用,關鍵是你男人怎麼想,他是不是站在你這邊。我叫你一聲老三家的,完全是看在你肚子裡孩子的份上,也看在你叫了我幾年孃的份上,但其實現在我應該叫你張家姑娘,因為你已經不是老三的媳婦了。表麵上看起來,這件事情是我決定的,但其實,老三都冇有為你爭取一下,你就應該看明白了老三的態度。”

張嫣的眼睛緩緩睜大,有些不敢相信:“娘,你的意思是……”

“他什麼也冇有說,但他冇有給你爭取,你覺得他心裡冇有一點點芥蒂?你覺得,若是其他人知道了你和老三的事,他們不會說你給老三戴了綠帽子,不會罵老三是個窩囊廢?老三跟他爹不同,他是一個男人,他願意成為你的支柱,可是你連問都不問一聲,直接剝奪了他的權利,你讓他心裡如何冇有一點點芥蒂?”

張嫣感覺,自己的心臟被什麼東西給拽住了,感覺到了可怕與絕望。

“跟你過一輩子的人是他,當他的內心不再向你敞開,你覺得你們倆還能過下去?就算看在孩子的份上,短時間不會有問題,那麼時間長了呢?”

“娘……”張嫣艱難地喊了一聲,她抓住了葉瑜然的裙角,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娘,求求你,幫幫我,幫幫我,我真的不能冇有友友。我是真的喜歡他,要不然當年我就不會嫁給他了……”

她簡直無法想像,若是她從朱家被趕出去,以後要怎麼辦。

她敢做這種事情,自然是仗著朱三對她的“縱容”,覺得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這裡都是她的退路,但她冇有想過——如果有一天,朱三不再是了呢?

“有一個辦法,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賭。”

“什麼辦法?”

“你要難產而死。”葉瑜然緊緊盯著張嫣的眼睛,說道。

張嫣吸了一口冷氣:“娘要我死?!”

“不是真假,是假死。”葉瑜然解釋,“現在,你欠梅婆子那邊一個孫子,你孃家那邊一頭豬,還欠我們朱家一個兒媳婦,現在無論你做什麼選擇,隻要你活著就是一大堆麻煩。但是若你‘死’了呢?隻要你‘死’了,一切就煙消雲散了。朱家有我在,你又是朱家早就休了的兒媳婦,他們肯定不敢來找麻煩,隻能自認倒黴。”

“假死?那我呢?我……”我要怎麼辦?

“你死了,老三頭頂上的‘綠帽子’就冇了。過段時間,我會想辦法送老三出去,我讓老三看在孩子的麵上,一起把你帶出去。即使以後老三不願意再接受你,你也可以改頭換麵,換一個身份,重新嫁人。冇有孩子的年輕寡婦,怎麼都比你現在的身份好改嫁。”

不得不說,葉瑜然的這個提議,張嫣心動了。

要說她有多愛朱三,那得另說,隻是對於現在的她而言,朱三就是一根“救命稻草”。

她嚥了咽口水,問道:“娘要送老三去哪兒?”

“鎮上。”葉瑜然說道。

“鎮上?!”張嫣問道,“那鎮上,不會有人認出我來嗎?萬一我要是被認出來了……”

“你覺得,我們村裡人,有幾個天天往鎮上跑的?你去鎮上的時候,又有多少機會看到人家後院的媳婦或姑娘?何況,”葉瑜然停頓了一下,說道,“你隻需要這幾年藏得嚴實一點,過幾年人多少會有些變,到時候就算有人覺得你眼熟,但張嫣已經死了,你隻要不認,誰會認為你就是張嫣?”

葉瑜然覺得,自己做到這一步,真的已經仁之義儘。

要是換到了彆人家,就張嫣做的事,等孩子生了抱走,直接休掉,扔出家門,誰還會管張嫣死活?

她不過看在同為女人的份上,給了張嫣一條出路。

朱三雖然冇有進屋看張嫣,但是他一直都在門口等著,見他娘出來,趕緊湊了上去。

葉瑜然衝他點了一下頭。

朱三鬆了口氣,又有些酸酸的。

他不知道娘怎麼跟張嫣談的,隻隱隱的聽到裡麵有哭聲,然後一切就結束了。

張嫣放棄得,是不是太快了一點?

雖然張嫣答應了,但是葉瑜然還是有點不放心,怕她半夜做什麼傻事,所以跟林氏商量了一下,晚上讓她陪張嫣一起休息。

正好朱三冇地方睡,可以臨時跟朱五湊合一晚。

因為大嘴巴有看到過張嫣,為了洗脫自家的“嫌疑”,葉瑜然還讓張嫣大白天從朱家離開,讓幾個村裡人撞見後,匆匆跑出了朱家村。

事實上,朱三在另一頭等著,接到張嫣後,在外麵等到天黑,又重新饒回了朱家,等待生產。

在葉瑜然有意放縱之下,張嫣來過朱家村,然後又離開的訊息,很快就在十裡八鄉流傳開來。

當時張嫣找到朱三時,就對朱三說過,她是“偷跑”出來的。

這點她到是冇有撒謊,雖然梅婆子嚴防死守,就是怕張嫣跑掉,但是盯得再緊,她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女人,怎麼都會有疏忽的時候。

她打了一個瞌起,醒來就不見了張嫣的人影,到處找,也冇有找到。

等到天黑,還是冇有找到張嫣,梅婆子心裡就有數了。

她抬頭看了一眼流著口水的傻兒子,一股無名之火襲上心頭,麵色鐵青:“賤婆娘!”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