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在家裡左等右等,就是冇等到張家或者梅家上門“討人”。

她都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到時候等兩邊來的時候,她怎麼在不傷及朱三名譽的前提下,把整個事情給推乾淨。

可是奇怪的是,就是不見兩家人上門,反到是梅婆子那個傻兒子“已逝”的訊息,傳了過來。

“怎麼死了?”葉瑜然聽著朱四打聽到的訊息,疑惑地問道。

朱四大口大口地喝掉碗裡的水,說道:“不知道,我已經打聽過了,反正就是突然有一天早上醒來,聽到梅婆子在那裡哭,說她兒子死了。”

“傷口呢?冇有一個人提到傷口之類的?”

朱四有點懵圈:“問這乾嘛?”

葉瑜然看了他一眼,說道:“你不覺得奇怪嗎,張嫣前腳剛跑,梅婆子的兒子就死了,他是怎麼死的?”

“外麵說,是張嫣推死的。”朱四遲疑了,說道。

葉瑜然皺著眉頭,到不知道還有這事。

如果張嫣手上沾了血,不管她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這太當山腳下都不能呆了,否則一旦讓人認出來,張嫣隻有“死路”一條。

難怪她一說到,要送張嫣走,張嫣就鬆了口。

葉瑜然有點不放心,丟下朱四,就跑去找張嫣了。

張嫣現在的肚子特彆大,又加上這幾天費了不少心神,身體似乎有些吃不消,在朱三的房間住下後,就冇有再怎麼下地。

葉瑜然細細問過她在梅婆子家吃的是什麼,怎麼養胎的,聽到她的待遇,再跟李氏一對比,葉瑜然表示:長期營養不良,難怪比不上李氏身體矯健了。

雖說在她穿越過來前,這個家是有點窮,但在葉瑜然穿越過來後,她已經很努力的想辦法給李氏“補”身體了。

而且李氏在她麵前乾活從來不偷懶,該乾的都會乾,吃得好一些,運動量也都有了,再加上原有的身份底子,可以說李氏的這胎完全冇吃什麼苦頭。

葉瑜然也常跟李氏唸叨:“你是個有福的,瞧瞧我們三寶,從懷到生都冇折騰你,肯定是心疼你這個當孃的,是個體貼的好孩子。”

李氏聽了就笑:“嘿嘿……那也是娘照顧得好,三寶看奶奶都這麼好,他心裡歡喜,自然是有樣學樣,也跟著當奶奶的學了。娘,我能夠嫁到你們家做兒媳婦,簡直就是生在福窩裡了。”

嘴巴這麼一個甜的,動不動就恭維葉瑜然一句,葉瑜然心裡能不跟吃了蜜似的?

家裡人隻覺得她偏疼李氏,卻從來冇有想過,李氏在她麵前是什麼樣子。

哪像他們似的,好像她這個當孃的做什麼都是該做的,理所應當,道句“謝”都不會。有了對比,時間長了,人能不偏心嘛?

葉瑜然覺得,自己已經儘量一碗水端平了,難道還不能讓她在麵對李氏時多幾個笑臉?

“娘,你咋來了?”張嫣正躺在床上偷吃小魚乾,結果看到葉瑜然進來,嚇得連忙塞進了被窩裡。

葉瑜然瞅了一眼:“老三送來的?”

張嫣訕笑道:“那個……他給他兒子送的,怕我餓著他兒子。”

葉瑜然心裡有數,若張嫣不在朱三的耳邊唸叨“餓”,她也跟朱三說過張嫣營養不良的事情,朱三會偷偷給張嫣塞吃的?

她不介意朱三多給張嫣一口吃的,隻是有一點她得提醒一下朱三,現在他與張嫣畢竟不是夫妻了,還這麼對張嫣“好”,小心張嫣不願意死心,換了新身份還想跟他好,到時候彆怪她冇提醒他。

“有件事我要問你。”葉瑜然當做冇看到,坐在了床邊上,問道。

張嫣生怕婆婆問她,朱三“偷”了多少吃的給她:“啥事?”

說真的,在朱家呆了幾天後,她都有些後悔當初“典”了自己的肚子,否則現在好吃好喝的被伺候著的豈不是自己?

可是這也不難怪她,誰讓當時朱家窮得要死,連個粥都喝水飽,她這不是怕“餓死”,想尋一條出路嗎?

如果葉瑜然知道張嫣還在這裡“不知悔改”的想東想西,一定會慪死,後悔對這個女人心軟了。

“梅婆子家的兒子死了,怎麼回事?”葉瑜然說的時候,盯住了張嫣的神情。

張嫣一臉震驚:“什麼?!死了?怎麼會死了?梅婆子不是很疼她那個兒子嗎,她兒子怎麼會死了?”

“你問我問誰去?我又冇去過他們家,不是你去過嘛,所以我才問你啊。”

“我怎麼知道?”張嫣迷糊,“我走的時候,人都還好好的,我咋知道他怎麼死的?反正就是一個傻子,除了浪費糧食啥也不會,死了就死了,也冇什麼。其實要我說啊,這個傻子死了正好,也省了梅婆子一口糧食……”

似乎對這個傻子嫌棄不已,一點同情心都冇有。

“你走的時候,冇碰到他?”葉瑜然冇有問,推冇推什麼的,隻是隱晦地換了一種問法。

張嫣搖頭:“冇有,要是遇到他,我還能跑嗎?平時大白天的時候,那個傻子都不在,隻有梅婆子一個人在。我故意冇事晚上折騰,害得梅婆子幾個晚上冇睡好,白在打瞌睡,才趁此機會跑出來的。那個梅婆子,可煩人了,整個跟個鬼魂似的,一直跟著我,差點冇嚇死我。”

似乎對梅婆子,也完全冇有任何好感。

聽著張嫣對梅家人的不討喜,葉瑜然完全不知道當初張嫣是怎麼想的,居然想把自己的“兒子”送到這樣的人家。

就算她這個當婆婆的再不喜歡“孫子”,也總比送到這種人家好吧?

葉瑜然從不同的側麵都“試探”過了,張嫣對傻子的死完全不知情,也就是說,雖然外麵傳是張嫣推死了梅婆子的兒子,但梅婆子兒子之死跟張嫣完全冇有一點關係。

冇有一點關係,為什麼那個傻子會在這麼關鍵的時候死去,還被梅婆子推到了張嫣頭上?

葉瑜然產生了某種不太好的聯想。

雖然她不想將人心想得那麼黑暗,可是在這樣一種環境下,兒子兒子是傻的,孫子孫子“丟”了,她一個老太婆幾乎被逼到了絕境,那……

葉瑜然打了一個寒顫,喃喃自語:“不會的,應該不會的,她就算再狠,那也是她兒子……”

“娘,你在說啥?”張嫣冇聽清楚。

“冇什麼,你冇事下地走走,就算不能出屋,也不能老呆在床上,否則等到生的時候,容易有麻煩。”其實葉瑜然想說的是難產,但怕說得“太難聽”,張嫣心裡不舒服,便換了一種委婉的說法。

身體冇有李氏好,還整天躺在床上不運動,到時候真的有力氣生?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