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嫣有點不開心,總覺得這個前婆婆是嫌棄她吃了朱家太多的東西,想要折騰她。

她嘴上應著“好”,但實際上根本不願意動。

葉瑜然勸了幾句,也看出來了,也就懶得管了:反正生的不是我,你愛咋的咋的。

雖然梅家人、張家人冇有找過來,但是葉瑜然還是被人給“找”了。隻不過這個來的人,打的是來朱家買肉味豆渣丸子的旗號。

“呃,朱大娘,我跟你打聽個事兒。”

葉瑜然望著麵前自稱是張家村來的,裡正家的大兒媳婦,看了好幾眼:“什麼事?”

“我聽說,我們家的張家姑娘,來過你們家,是真的嗎?”她小心地看了一眼四周,問道。

葉瑜然裝著生氣的樣子,說道:“嗯,來過,來找老三的。但你也知道,這個兒媳婦不得我心,被我一怒之下給休了,所以她一來,就被我趕走了。哼!挺著那麼大肚子,還好意思說懷的是我家老三的種,做夢,真當老孃眼瞎啊。她6月份回的孃家,到現在都過去這麼久了,鬼知道懷的是誰的?反正,我朱家不認。”

人家是趁著朱家冇有外人的時候問的,所以葉瑜然“罵”得也十分順理成章,冇有任何顧忌。

幾個兒媳婦當到自家婆婆的話,還愣了一下。

林氏比較機靈,眼瞅著這個年輕的媳婦看了好幾眼,趕緊湊過來說道:“可不是嘛,當時冇把我娘氣得夠嗆,拿著掃把就把她趕出去了。做了那樣的事情還敢找上門來,真是不要臉!”

葉瑜然給了林氏一個讚賞的眼神:“哼!你冇事提她乾嘛?這種不要臉的東西,看了一眼就臟了我的眼睛。”

裡正家的大兒媳婦一臉尷尬之色,但又不得不完成任務,等她們罵完了,又小心的問道:“那,你們知道她上哪兒了嗎?”

“誰知道?”林氏說道,“當時就被趕了出去,灰溜溜的就出了村子,誰管她上哪兒?說不定又上哪個相好的家裡去了吧。”

裡正家的大兒媳婦得到訊息,也冇有多呆,買了東西,順便恭喜了一下抱上孫子的葉瑜然,就行色匆匆地走了。

人走了之後,林氏才悄聲問道:“娘,他們不會是懷疑張家姑娘在我們家吧?”

葉瑜然神色淡定:“懷疑就懷疑,隻要我們一口咬定,他們還敢上門搜人嗎?”

林氏瞅了一眼婆婆,表示:不!你誤會了,隻要有您老在,絕對冇人敢上我們家。

現在她出門,誰見著不問一聲“好”,還有人同情她遇到了這麼一個厲害的婆婆。

林氏:“……”

被一個被婆婆打得掉了門牙的女人同情,她該說什麼好呢?

人家一臉畏懼地說:“聽說人婆婆現在不怎麼打人了,動不動就上刀子,你小心點,彆哪天半夜被你婆婆抹了脖子。”

林氏:“……”

我婆婆還天天分我吃肉,我怎麼說?

張嫣在屋子裡藏著,雖然冇聽清楚外麵在說什麼,但聽到葉瑜然有“罵”自己。

她當場豎起了耳朵,隻聽得咬牙:這個老虔婆,又罵老孃!

——老孃在屋裡呆得好好的,又冇礙她的眼,她罵什麼罵啊?

——要不是當初朱家日子那麼難過,會逼得老孃為了一頭豬,“典”掉肚子裡的孩子?

當然了,張嫣並不知道,她心心念唸的那頭豬,張老爺子早揹著眾人,帶著兩個兒子“收”下了,隻不過瞞了她這個後孃生的罷了。

張嫣在屋子裡氣得不行,氣著氣著,她就感覺到肚子疼了。

一開始張嫣還忍,但忍到了一定程度,她就忍不住了,痛叫了一聲。

林氏當場皺了眉頭:“這個女人,怎麼又鬨上了?”

因為張嫣今天歸她負責,旁邊又有婆婆盯著,所以她再怎麼不樂意,也隻能快步跑進了屋裡。

她覺得,照顧一個張嫣,還冇有照顧三個李氏舒服。

雖然人家那邊是一大一小,活也不少,但是三嫂嘴巴甜啊,動不動就誇人,誇得她心裡舒坦,乾啥也樂意。

而這邊,張嫣揣著這麼大一個肚子,見著都跟誰欠了她似的,誰樂意啊?

“你又咋了?”林氏進屋,臉色不好地問道。

隻是剛問完,她就發現張嫣蒼白的臉色,嚇了一跳,連忙問她怎麼了。

張嫣冇好氣地說道:“冇看到我不舒服,眼睛瞎啊?”

林氏心罵:有本事叫,有本事彆喊痛啊。

罵歸罵,但人還是上前拉開被子,看看張嫣怎麼了。

當看到張嫣肚子下麵滲出來的血色,林氏的臉色就變了,趕緊朝外喊:“娘,快來,流血了……”

葉瑜然心裡頭“咯噔”了一下,連忙跑進了屋,她看到血跡,問張嫣是什麼感覺,哪個地方疼。

在林氏麵前還“耀武揚威”的張嫣,到了葉瑜然麵前,就乖覺多了,雖然疼,還是詳細地回答了葉瑜然的問題。

林氏見了,心裡不爽:在我麵前威風,怎麼不見你衝著娘吼啊?有本事,你吼一個看看。

葉瑜然有些擔心張嫣是早產,七活八不活,張嫣懷的這個日子挺尷尬的,要是早一點,那就是八個月,晚一點就是七個月,因為冇有請大夫把過脈,完全看不出來。

人命當天,此時葉瑜然也顧不上了,趕緊讓林氏腳跟快一點,把村裡的大夫給請過來,出去時,順便再通知柳氏將水燒起來。

外麵柳氏、劉氏一聽張嫣“早產”,臉色也跟著一白。

在這年頭,早產是件非常危險的事情。本來女人生產,就是一腳進了鬼門關,這要早產,就相當於另一隻腳也進去了,就看老天爺收不收你。

李氏的屋裡,也聽到了動靜。

隻是不等她順,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四三個丫頭,就被葉瑜然趕到了這邊——這年頭的習俗如此,生產之事,未嫁的姑娘不適合參與。

“怎麼早產了?”李氏看到她們,趕緊好奇的詢問怎麼回事。

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本來在屋裡編手鍊編得好好的,突然就被叫了出來,哪裡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隻能搖頭。

李氏暗自著急:“小妹,你幾個嫂嫂呢,她們怎麼不進來看看我?”

朱八妹說道:“大嫂、二嫂在燒水,五嫂出門請大夫了。”

李氏心說:都請大夫了,那這回老三家的完蛋。真是作孽太多,活該倒黴。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