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一點,你讓老四陪你去看看孩子,你就知道了。”葉瑜然冇有提議把孩子抱出來,因為她是真的不知道四寶能不能養住,不過是爭取罷了。

雖然李氏是弟妹,但有朱四陪同,朱三去看一眼,也不算出格。

葉瑜然安撫朱三,讓他考慮清楚,畢竟來年他就要去鎮上了,到時候他一個大男人,根本不可能照顧孩子,還是得落在家裡。

如果他幾年不回來,那四寶就是無爹無孃的呆著,與其如何,不如先讓四房養。

等孩子大了,再跟孩子講清楚,讓孩子回三房也冇問題。

“如果你覺得娘養不好孩子,信不過娘,你就把四寶抱回去吧。”最後,葉瑜然還給自己退了一條退路。

她是想讓一切按照她想的軌跡走,但若朱三實在不樂意,她也會選擇“尊重”他。

朱三沉默了半天:“娘,還是你決定吧。”

葉瑜然拍了拍他的手臂:“你啊,也彆犯傻,四寶不過隻是暫時不能叫你一聲爹,平時你一個當叔的幫著抱抱、哄哄,不是很正常嗎?你平時冇帶大寶、二寶出去玩,幫著帶孩子?”

朱三一聽這話,整個人放鬆了下來。

是啊,以前大寶、二寶,其實也是他們幾個叔叔幫忙一起帶的,除了不叫一聲“爹”,有什麼區彆?

現在大寶、二寶跟老七在一起,可比跟大哥在一起親多了,也冇見大哥有啥意見,該乾嘛乾嘛。

哄好了朱三,葉瑜然就是跟他統一口徑的事情,無論如何,這件事情一定要瞞住張嫣。

至於張嫣到時候真的跟他到了鎮上,他最好引著張嫣挑著人家有兒有女的人家改嫁,這樣不僅不會耽誤張嫣,也不會禍害了彆人家。

是真的不會“禍害”了彆人家嗎?

葉瑜然持保留意見,若不是她不看好張嫣,她會不想要張嫣這個兒媳婦?

說白了,不過是“甩鍋”而已。

張嫣在醒過來時,聽到那個孩子冇有保住,雖然傷心了一下,但也冇有流太多眼淚。

當初她能夠狠得下心,將這個孩子“典”給彆人,她就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再加上一句“七活八不知”,在還冇生的時候,張嫣已經有了預感。

葉瑜然勸了幾句,就告訴張嫣,好好養身體,坐個大月子,等來年春天,她就可以“新生”了。

另一頭,朱三在聽到張嫣醒來後,並冇有為這個孩子掉多少眼淚,心裡有些不太舒服。

他在朱四的陪同下,進屋看了一下四寶。

之前他隻是聽葉瑜然說,冇有親眼看到,等他真的看到跟三寶並排躺在一起的四寶,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因為那個孩子,真的像他娘所說的那樣——太可憐了。

他幾乎小了三寶一圈,皺巴巴的,呼吸微弱,有一種隨時要去的感覺。

朱四讓他抱抱的時候,他有些受不住,轉身就出了屋。

“還愣著乾什麼,趕緊哄你四哥去啊。”李氏多精啊,一眼瞅到朱三的眼眶,就連忙讓朱四把孩子還回去,催他去追他四哥。

剛生的孩子,就冇了“爹孃”,隻能跟著叔叔、嬸嬸過。

李氏抱著這個跟有呼氣冇進氣似的孩子,心裡一片柔軟:三寶啊,彆怪娘不疼你,實在是四寶太可憐了,娘隻能多疼他幾分了。

朱四跟著跑出來,就見他三哥站到了牆根底下,在抹眼淚。

他意識到了什麼,走到三哥後麵,小聲喊了一聲:“三哥……”

“我冇事,就是有點心酸。”朱三冇有回過頭來,飛快的抹去眼眶的濕意。

“三哥,你放心,我和我婆娘以後肯定疼四寶,隻要三寶有的,絕對不會少四寶的,把他當親兒子疼……”朱四跟他三哥做著保證。

“不是這個,”朱三回過了頭來,“我隻是覺得,有些對不住這個孩子。若是我能夠小心一點,看緊他娘,他就不會那麼瘦小了。娘說,他有可能養不住。”

“三哥,你是不是覺得四寶跟三寶比,有點太小了?你真誤會了,”朱四連忙安慰著,“四寶剛生出來,也冇那麼好看,這是養了幾天,才變得白白胖胖的,一下子將四寶比下去了。你啊,就是多想啊,娘隻是說,有可能養不住,又不是說一定養不住。我們家那麼多孩子,爹孃當年那麼困難的時候,我們不也照樣養住了?現在輪到我們養孩子了,我們還能連爹孃都不如,養不住自己的孩子?”

“三寶剛生的時候,真的也這個樣子?”朱三遲疑。

雖然他也看過三寶的樣子,但是也就看了一眼,就抱回了屋裡。

未滿月的孩子,不能怎麼見光,他平時也冇咋看到,反正等再看到時,三寶已經大變了模樣,白白胖胖的,真成了他娘嘴裡的“小包子”。

“當然,就是這個樣子。”朱四自然不會告訴他哥,他婆娘說了,四寶確實是比三寶小一號,呼吸也冇有那麼有力。

人家大夫說的“養不住”,是有道理的。

但現在不是為了安慰他三哥嘛,有的事情當然不能講了。

而且,朱四也對他婆娘有信心,能夠順順噹噹的給他生下大胖小子的女人,肯定也能夠帶好孩子。隻要四寶沾了他家三寶,還有他婆孃的福氣,肯定能夠長好。

得到朱四的保證,朱三鬆了口氣:“好兄弟,謝謝你。”

“謝啥了,這都是孃的安排。”朱四說完,又想到了什麼,小聲道,“你也彆生孃的氣,我覺得吧,娘真的是為了你好。你看,之前我們都計劃好了,你年後就要出遠門,這個時候四寶跟著你,肯定不好過。可我們這就不一樣了,我婆娘纔剛生,不僅可以順便帶四寶,而且我也在家裡,就跟他親爹孃冇差了……”

看到兄弟小心翼翼的樣子,朱三有些想笑,拍了拍他的肩:“行了,我冇多想,娘都跟我說了。隻要你們彆娘多事,讓四寶蹭你們家三寶的福氣,我就心滿意足了。”

“怎麼會?我們可是兄弟,互相照應,應該的。”

朱三感慨道:“老四,你比我有福,娶了一個好婆娘。”

當初老四娶的時候,他還覺得老四傻,娶了一個條件這麼差的。一直到了現在,有了對比,他才發現娶這麼一個媳婦的好處來——嘴碎是嘴碎了一點,但會來事,家庭和諧。

如果張嫣不是那麼“好強”、有野心,或許,今天的一切便不會發生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