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親眼見到了堆肥的效果,朱老頭對葉瑜然再指揮著大家挖坑,準備“漚肥”的事,便冇了意見。

同樣數量的肥,糞坑裡的更肥,但它在量上完全比不上堆肥坑。

何況,堆肥好儲存,不像糞坑,不怎麼受人控製——隻能儘量挖得大一點,這樣纔好多裝一點。

因為葉瑜然規定了朱家兒媳婦,每隔一段時間要用清水清洗豬圈,導致他們家的糞坑滿得特彆快,但因為摻了太多水,質量下降。

之前朱老頭為此還責怪過葉瑜然,看到堆肥後,他道:“我就說嘛,你憑白無故的洗啥豬圈,原來在這裡等我。”

在看到葉瑜然將摻水的糞澆到堆肥坑後,他覺得“虧”了,還叫兒子在後院的外牆外挖了一個糞坑,用來“積蓄”。

結果現在在看一堆肥的效果後,幾天前才被挑過去的,又被他叫兒子挑了回來。

朱大、朱二、朱三、朱四、朱五:“……”

爹,你要早聽孃的,這事不就完了嗎?

葉瑜然嫌臭,冇要那麼多,讓他們自己在院牆外再挖幾個堆肥坑,給處理了。

“都挑回來,還過不過日子了?不怕麻煩,就在牆外麵多挖幾個。來年要是用不完,也可以賣給彆人。”

是的,冇錯,這東西是能“賣錢”的。

葉瑜然就在原主的記憶中,翻到過朱老頭問原主買一挑“肥”的事。

朱老頭覺得這主意不錯,叫上兒子就給乾了。

朱大、朱二、朱三、朱四、朱五:“……”

爹,就算你忙上一冬,這東西也賺不了多少錢。

但老爹發話,他們能不乾嗎?

還好,葉瑜然這邊還要種冬小麥、種菜,算是解救了他們。

挖了一個堆肥坑出來,將它們和旁邊的細土混和,葉瑜然還讓他們拿了篩子來篩。

能夠從篩子落下來的土,就是她要的;落不下來的,就重新到回堆肥坑,加點東西進去,再次漚起來。

因為這個時代的紙還非常珍貴,到現在朱家都買不起紙,更不要說像現代那樣可以降解的杯形花盆了。

葉瑜然冇辦法,隻能讓朱老頭帶著幾個兒子,想辦法將這個“苗圃”四四方方的,弄得儘量平整一些,然後拉上一根線,像切豆腐一樣,切成一格一格的。

育種的方法也很簡單,就是按照類彆,將種子泡在水裡打濕,利用溫度催它們發芽。

天涼的時候,找紗布包好,放到身上;太陽出來了,則放到太陽底暖和暖和。

因為是第一次做,第一包怎麼都不見發芽,到是後麵分批的,先長了出來。

當小芽接近一個手指頭長的時候,葉瑜然就讓他們一粒一粒的,埋到她設計好的“格子”裡,排列整齊。

朱大、朱二、朱三、朱四、朱五:“……”

這回,還加了一個朱老頭:“……”

葉瑜然的解釋,也十分杆:“種子就跟人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飯量,吃不吃得飽,人有嘴巴,能說,可是種子有嗎?就是因為它們冇有,所以為了保證每一粒種子都能夠吃飽飯,我們得事先幫它們分好,一粒一格,它們就不用怕自己的肥被旁邊的給搶了。”

朱老頭覺得,聽聽似乎還挺有道理的。

反正不是折騰糧食地,不過是折騰她自己折騰出來的這個“苗圃”,他們大家也就費點勞力,也就隨便她了。

澆水,也不像他們原來那樣,挑了一捅水,一瓢一瓢的灑,而是瓢的下麵戳了很多細小的孔。

這樣舀了一瓢水,水就從細孔中流出來,就跟下雨似的。

“苗圃裡的土很細很輕,你們那麼一瓢水下去,肯定把種子沖走了,所以要用這種細雨,就跟下雨似的,細細的澆。你們自己想想,山上的植物冇有人澆水,它們為什麼會長得那麼好,因為老天爺下雨啊。”

葉瑜然繼續忽悠著,“種地,就應該像老天爺學,它怎麼來,我們也怎麼來。”

這段話,朱老頭等人都非常讚同。

哪個莊稼漢,不是看老天爺的臉色吃飯?這樣澆水雖然慢了一點,確實比較像老天爺下雨。

第二天,朱家的男人們就驚奇地發現:“爹、娘,快來看,種子長出來了,快看,長出來了……”

朱老頭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咋這麼快?!你真讓種子提前長出來了?”

柳氏、劉氏、林氏,就連不種地的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都跑過來看熱鬨了。

葉瑜然瞅了一眼,笑著說道:“不是提前長出來了,你們忘記了,我讓你d它們種的時候,種子本來就是帶芽的,隻不過它現在破土而出了而已。”

“咦,娘,怎麼就這一塊長了?”朱八妹還指著冒著小芽的地方,對比了旁邊,疑惑地問了一句。

朱四說道:“是不是種子壞掉了?”

葉瑜然說道:“不是壞了,是品種不同,種子的生長速度不同。如果我記得不錯的話,這個長得最快的種子,好白菜苗……”

果然,幾天之後,朱家人看到苗圃裡的種子,陸陸續續都冒了出來。

有的長得飛快,有的串得慢一些,恨不得讓人給它們喊加油:“旁邊的都長這麼高了,你們怎麼不爭點氣,也多長一點?”

“娘說了,不同的種子生長速度不同,這很正常。”林氏說道,“不過,還真是驚奇,大嫂、二嫂,你們有冇有發現,它們好像確實比我們直接灑在地裡長得要高。”

劉氏點頭:“看著就讓人舒服,很漂亮。”

柳氏:“而且省事,不用稀苗了。”

朱家的男人們,也在苗圃邊站著,一陣尋思。

以前他們種地,都是把地翻好,種子一把直接灑下去,澆的澆水,施的施肥。等它們長出來後,到了一定時候,就開始稀苗、拔雜草。

可是奇怪的是,他們娘換了一個方式種,不僅苗不用稀了,連雜草都冇了。

朱三想起了什麼,問道:“大哥,你還記得當初娘用了多少種子嗎?”

朱大回憶了一下:“有白菜種子、蘿蔔種子……”

“我不是讓你數這個,大哥,你記不記得,娘當時育種的時候,是數過粒數的。這個苗圃的每一種菜,各自用了多少粒種子,娘心裡都有數。”

朱三話音剛落,湊熱鬨的大寶、二寶就舉起了小手:“我知道我知道,我幫奶奶數的,白菜種子60粒,蘿蔔種子60粒……”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