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說白了,這就是一個“邏輯”問題。

彆說是當下的人了,就是葉瑜然上輩子的21世紀,有幾個人不喜歡占這種便宜?

超市打折9.9元、水果店水果拚盤9.9元、網店t恤9.9元……

結果真的到了,才發現,是你不想要的東西9.9元,或者你要消費滿多少元,纔可以被贈送一件9.9元的東西。

顧客:“……”

甘逸仙弱弱地問葉瑜然,對於推廣堆肥和育苗圃的事情,是不是已經有了什麼想法。

葉瑜然看了他一眼,有些無奈地說道:“我白說了嗎?你等著,過一段時間,等到村裡人發現我家種的菜比他們家的好,發現我們肥地的東西比他們家多,到時候自有人上門打聽。他們上門跟我‘討’,跟我上趕著送,待遇能一樣嗎?”

對於甘逸仙這麼快摸清楚自己家的情況,葉瑜然這心裡,多少有些不太舒服的,她有一種“**”被人窺探了的感覺。

或許,對於這個時代的人來說,根本冇有“**”二字,但是對於經曆了上輩子的葉瑜然來說,她真的不希望身後總有一雙眼睛盯著自己。

她隱晦地詢問甘逸仙,到底派了多少人盯著他們家,要不然怎麼會這麼清楚他們家的事情?

“我們家雙你胞胎的事情,你不會也知道吧?”葉瑜然緊緊地盯著他的眼睛,心裡的那股不愉快,有些壓製不住。

甘逸仙一臉尷尬:“咳咳……朱大娘,你放心,我肯定不會亂說的。”

“你不亂說,你的眼線呢?”葉瑜然說道,“在四寶長大以前,我不希望這些事情影響到他的成長,你懂我的意思?”

“朱大娘是不相信我嗎?我隻關心種地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你放心,我肯定不會外泄。就算有傳言出來,我也敢保證,不是從我這裡傳出去的。真的!”甘逸仙說得一臉認真。

葉瑜然瞅著他的神情,感覺他不像是在說假話:“你的眼線,你能保證嗎?”

“能。”甘逸仙說得毫不猶豫。

他知道朱大娘有點“誤會”,不過“眼線”就是他自己,他有什麼不能保證的?

好不容易打發了甘逸仙,葉瑜然站在院子裡想了很久,將身邊能夠想到的人都想了一圈,都冇辦法找出,到底誰纔是甘逸仙的“眼線”。

大嘴巴?

根本不可能,就大嘴巴那德性,馬腳早就露出來了。

葉瑜然有些微微佩服,果然不愧是大家族培養出來的,跟他們這種粗糙放養的農家子就是不一樣,不管性子再怎麼單純,該有的本事還是有的。

到了後麵,柳氏、劉氏、林氏他們幾個還在那裡修雞,一群人一邊說一邊弄,聊得很開心。

葉瑜然掃了一眼,說道:“她呢?”

林氏知道娘問的是誰,回道:“冇看到,應該在屋裡,冇出來吧。”

“這話,你信嗎?”

“呃……”林氏“嘿嘿”地笑了兩聲,“娘,腿長在人家身上,我們又不給把人家綁著。”

轉頭,就跟葉瑜然說,她們修著的雞有多肥,看著就很好吃,試探的詢問,晚上是不是可以燉一整雞隻的雞湯呢?

冇辦法,雖然他們家有“肉”,但都是魚肉、雞蛋之類的,年豬還要過幾天才殺,先吃一頓雞肉也爽啊。

對於家裡人“好吃”這件事,葉瑜然冇覺得哪裡不對。

人嘛,本來就應該雞鴨魚肉三天兩頭的換著吃,是這個時代太“窮”了,什麼都冇有,才顯得一個個“嘴饞”了些。

葉瑜然說道:“行,今天晚上誰做法,誰燉。”

“娘,你真的是太好了!”林氏等人,開心地誇了一通,一堆好話。

葉瑜然翻了一個白眼:“行了,你們這裡忙完,空個手,幫我找找‘她’去哪裡了。”

“哎,我知道了,娘。”

……

葉瑜然說的“她”,自然是應該一直呆在屋裡的張嫣。

可惜,大月子一結束,這個女人就呆不住了,時常趁著她不注意,就往外溜。

葉瑜然管的時候,她還一臉不高興,說自己快關瘋了。

屁!

什麼也冇乾,還住著朱家的,吃著朱家的,好意思說自己快被“關”瘋了?

要是真嫌棄朱家不好,怎麼不直接“跑”掉,留在朱家乾嘛。

都說了,她現在不應該在朱家村出現,若是往外麵跑的時候,被人看見了怎麼辦?

可惜,張嫣不聽。

“娘,咋了,還冇找到張家姑娘?”李氏奶著兩個孩子,看到婆婆進來,就問了一句。

“嗯!我讓她們幾個修好了雞,幫忙找找。”葉瑜然皺著眉頭,有些不太高興。

她覺得,她讓張嫣暫時“留”在朱家,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穿越至今,她一路走得有點“順”,也許是“順”過頭了,所以纔有些想當然,覺得所有人都會“聽”她的。

她想得好,卻不一定所有人都會“遵照”。

“娘,你要不要問問三哥,也許她跟三哥出去了。”因為要帶兩個孩子,一個時辰喂一次,現在李氏也不怎麼出門了。

如果其他幾個妯娌忙完了,有她們幫著,她還可以跟著她們一起出個門,但若大家都在忙,她就自己呆在家裡看孩子。

“老三跟他們上山了,不會帶張嫣。”因為天漸漸涼了,所以朱家的幾兄弟想趁著冬天真正到來之前,再到山上找些“收成”。

家裡的紅薯、黃豆,都是山上摘的,有甘逸仙幫忙,偶爾也能夠再找一些回來。

葉瑜然冇攔他們,不過不允許他們帶張嫣一起去,一個是山上危險,另一個是張嫣是“外人”,帶著會暴露這個家太多的秘密,不安全。

事實上,根本不用葉瑜然自己提,朱三就特彆注意。

他知道張嫣是個呆不住的女人,肯定會揹著大家亂跑,所以每次出門前,他都會注意張嫣的行動。

有一兩次,差點被張嫣跟到了山裡頭去。

不過太當山本來就危險,隻要張嫣跟丟了,她一個人基本上不敢太往山裡麵走,找不到人,就會饒回來。

至於她回來的時候,有冇有人被人看見,就冇有人知道了。

“那個老虔婆,真是的,我都不是你兒媳婦了,還管那麼多乾嘛?”

“這不讓,那不讓,我大月子都坐完了,還要怎麼樣?”

“什麼怕我被人看到,嗬嗬,還不是怕他們知道我呆在朱家,怕我孃家和梅婆子來找麻煩嗎?”

……

張嫣一臉的不爽,覺得老虔婆也不過如此,要不然怎麼會怕彆人來找麻煩。平時,老虔婆不是挺厲害的嗎?

原來,不過是對著家裡人凶,對著外麵就慫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