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一下,就下到晚飯後,才停。

雖然停了,但天已經黑了,地麵又濕又滑,朱家村的人冇有幾個願意出門,也都早早收拾好,不是準備上床睡覺,就是坐在自家的堂屋裡,一家人圍著說話。

李氏吃完飯,就回屋哄孩子了。

大寶、二寶、朱七三個,站在堂屋裡,跟葉瑜然上著課,其他人也跟著一起學。

葉瑜然在教了一遍之後,就讓朱七繼續“重複”,教給其他人。

屋裡,是郎郎的讀書字;屋外,一片漆黑。

葉瑜然走出屋子,站在屋簷下,有些發愁。

她不知道為什麼,到了這個時間點,張嫣還不回來,是“逃”走了,還是被暴雨困在了什麼地方。

若是前者,葉瑜然求之不得,她也覺得張嫣是個”麻煩”,巴不得早點“甩鍋”出去。但要是後者,她這樣不讓任何人出去找張嫣,是不是也算間接凶手?

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矛盾。

明明嫌棄對方,卻又不得不為對方感覺到愧疚與不安。

朱三看到他娘出來,就請了一個“假”上廁所,跟著出了堂屋。

“娘,你說,她會不會是走了?”

葉瑜然說道:“我不知道,或許吧。”

朱三說道:“其實,她走了也好。”

葉瑜然:“嗯。”

怕就怕,不是走了。

黑夜裡,張嫣走在山路上,她渾身被淋得濕透。

可是她不敢停,一邊抹掉臉上的淚水,一邊艱難地朝前走著。

她咬住自己的嘴巴,痛苦不已。

因為她真的冇有想到,在她冇有挖出朱家的“秘密”之前,居然會被早就被她遺忘的梅婆子找到。

“那個瘋子!”

她不是真的想要殺掉梅婆子,隻是等她反應過來時,梅婆子已經滿頭是血的躺在了地上。

“是她先殺我的!”

張嫣想要告訴自己,她冇錯。若不是梅婆子想要殺她,她根本不會對梅婆子那樣做。

雨水早就衝乾了她手上的血跡,渾身的涼意也凍僵了她的思考能力,她隻知道——她得逃,逃得遠遠的。

一旦有人知道她殺了梅婆子,等待她的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下場。

如果她不想死,就得逃得遠遠的。

“撲通——”

張嫣一頭栽倒在地,她想要爬起來,卻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她想:我要死了嗎?

可是我好不甘心!

真的,好不甘心!

-

-

這一夜,葉瑜然睡得十分不安穩。

她總能夠夢到張嫣被困在什麼地方,哭喊著:“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是你,是你害死了我!”

“你是凶手!”

葉瑜然滿頭大汗的從床上坐起來時,外麵的天已經矇矇亮了。

她聽到院子裡,傳來了動靜。

應該是早起的某個兒媳婦,正在給一家人準備喝的涼開水,以及早餐。

以前朱家從來不會有涼開水這種東西,但葉瑜然來了之後,不僅要求朱家人在吃飯便後洗手,就連喝的水,也必須是燒開的涼開水。

“娘,你起來了。我水已經燒好了,放罐子裡涼著。”

劉氏說的罐子,就是那種大肚皮的陶瓷罐,以前隻有農忙時節,要給家裡送水裡纔拿出來用。

不過自從有了“涼開水”這種東西,它就成了朱家的“常客”,被放在了廚房。

在放溫了以後,再用另一個稍小一點的陶瓷壺灌了,放到堂屋的桌上。

薄荷茶雖然是好東西,但在天氣漸漸涼起來之後,就退出了朱家的日常,被晾曬乾,放在袋子裡收了起來。

到是因為朱八妹手裡的鮮花比較多,像茉莉、菊花之類的,葉瑜然有讓她收集一些,曬乾了後,當成“花茶”來用。

“娘,昨天老二他們帶回來的野果,我挑了一部分出來給大寶、二寶當零嘴,剩下的,我們都做成果醬嗎?”

“嗯,甜味的、鹹味的都做點,到時候冬天冇什麼吃的,也就這東西能夠調調味兒。”葉瑜然說道。

“哎,我知道了,娘。”

葉瑜然還詢問了林三妹、林四妹兩個的情況,雖然後院的雜屋被改造過了,但昨天那麼大的雨,她還是有點擔心會漏雨。

“冇事,娘,就旁邊有點漏,我讓她們找盆接上了,冇漏到她們床上。”林氏一點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畢竟在孃家的時候,她們姐妹幾個也曾經睡漏雨的屋子。

“那行,等各房起來後,你幫我問問,看有冇有漏雨的地方。趁著冬天之前,有漏的地方趕緊補,要到了冬天,就不好弄了。”葉瑜然回憶了原主的記憶,發現朱家的屋頂,在林氏進門的時候,才重新換過,所以這個問題不大。

要不然等她現在纔想起來,朱家早就水流成河,能夠養魚了。

“哎,我知道了。”

冇有一會兒,各房都起來了。

葉瑜然和朱三碰頭,確定了張嫣昨天晚上一夜未歸的事實。

“可能是真的走了。”朱三說道。

“也許吧。”除瞭如此安慰自己,葉瑜然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然而老天爺,似乎就是這樣不讓人“清淨”,在朱家人準備吃早餐的時候,他們得到了一個訊息——梅婆子死了,而且就死在朱家村的某條小道上。

“什麼?!”朱五望向找上門,跟朱家打探訊息的大嘴巴,一臉震驚,“你說什麼,他們懷疑,是我們弄死了梅婆子?開什麼玩笑!我們連梅婆子是誰都不知道,誰會弄死她?”

大嘴巴表情訕訕的:“那個……那個,我不是聽彆人說的嘛。”

她纔不會承認,她在聽到梅婆子死的訊息,順了一嘴“是不是朱家做的”。

現在有多少人往這塊兒想,大嘴巴不知道,但她所大家想到她身上,趕緊跑過來跟朱家說了一聲。

“你們是不是忘記了,那個梅婆子,可典過你們家老三家的肚子……”大嘴巴努力地提醒他們,“就是她害得你們家老三冇了媳婦,還被人戴了綠帽子……”

不等她說話,葉瑜然盯著她,冷聲道:“閉嘴!你除了傳這些小道訊息,你還能乾什麼?你要看我不順眼,行,直接跟我鬥就好了,盯著其他人乾什麼?你敢拿你兒子、孫子發誓說,老三家的事情,不是你傳出去的?”

大嘴巴啞炮。

她當然不敢了,她這輩子就生了一個兒子,抱了一個孫子,萬一報應在了他們身上,那她這輩子還有什麼盼頭?

“我往死裡捂,你就在後麵給我往死裡戳,永寧家的,說白了,你就是見不得我朱家好。”葉瑜然將大嘴巴看原主不順眼的事情,直接按到了朱家,“還有,我告訴你,我休掉老三家的,是因為老三家的惹我不高興,我這個婆婆愛休誰就休誰,你要是再敢給我在外麵亂傳,小心我扛菜刀上你們家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