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不是生氣了?”朱老頭趕緊問道。

“我冇事生這個氣乾嘛?我主要是怕你不高興,那些堆肥、苗圃都是你的命,你天天眼睛一睜就跑過去盯著,還帶著老大他們挖了好多個,現在突然要教給彆人了,明年開春你賣給誰?”葉瑜然說道,“你總不能想賣給外村人吧?但是你能保證,村裡的人不會教給他們的親戚?”

“呃……”朱老頭立馬想到了,他之前興致勃勃的帶著幾個兒子挖了十幾個堆肥坑的事情。

朱大、朱二、朱三、朱三、朱五等人齊齊抬頭,望向朱老頭,完全不知道說什麼好。

他們都在盤算著,來年春天收錢的事情,一挑一文或者兩文之類,應該能夠賺點豬肉錢,結果他們爹就這樣把這事給“賣”了?

“我以前不準人喝酒,是因為家裡窮,怕你誤事。現在家裡條件好了一些,你要是想喝,打幾兩也冇事。但是你自己看,你出一趟門,酒一喝,什麼事都答應彆人了。還好現在隻是堆肥的事情,要是以後是小妹或者幾個孫子的婚事,那怎麼辦?”葉瑜然算是見識到了朱老頭的酒量,不是一般的糟。

你糟就糟吧,還胡巴巴,鬼知道他酒精一上腦,會在外麵答應彆人什麼事情?

葉瑜然立馬想起上輩子自己看過的那些小說,多少個“女主”都是被自家喝醉酒的老爹或者爺爺給坑了,將婚約許給了一個人渣?

她可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家裡,所以重點拎了出來,希望朱老頭“允諾”,家裡所有人的婚約,都要她說了算。

“你咋扯上這種事情上了?”朱老頭訕訕的。

“喝醉酒亂許諾,往小裡說是小事,但往大裡說就是大事。”葉瑜然一臉嚴肅,“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提在大戶人家當丫鬟的事情,但是那些大戶人家的爺們都冇幾個會在外麵喝醉的,就因為怕這事。我也不是見過大老爺們彆被人設計,灌醉,把自己家閨女許給了一個人渣的。你是隨口一句,但有可能毀了自家閨女、孫女一輩子。”

“我都多少年冇喝酒了,那不是裡正、族長嘛……你之前還說,讓我們跟他們打好關係。”

“打好關係,也不是‘賣’自家人。你就當我危言聳聽吧,反正從此以後,家裡的大事我做主,不管你在外麵承諾了什麼,隻要我冇答應,就不作數。”葉瑜然緊緊地盯著朱老頭,說道,“我這也是以防萬一,給留一條退路。這樣以後,萬一你在外麵答應了你不想去做的事情,也可以推到我身上,這事就算完了。”

“那……堆肥的事情,能算完嗎?”朱老頭看不到長遠,他隻可惜了那些個能夠賺點肉肉錢的堆肥坑。

葉瑜然有點無語,不過還是說道:“這事就算了,你隻答應了要教,冇答應要怎麼教、什麼時候教,你可以跟幾個兒子商量一下。比如說,教誰家一次收多少錢。靠這種技術掙錢,肯定比直接賣坑數合適。”

這就跟帶學員似的,有的人學得好,有的人覺得差。

那麼就學得好的人招納進來,讓對方也來帶學徒,自己從中“抽成”,啥也不乾也能夠白拿錢了。

葉瑜然說的這些,頓時讓朱老頭、朱大、朱二、朱三、朱四、朱五等人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還可以這麼操作?!”

朱三又想起了什麼,連忙問道:“娘,你不是說,不讓我們幾個插手生意的事情嗎?”

葉瑜然瞥了他一眼:“這是生意嗎?這是教學,教彆人如何種地。孔子曰,有教無類。你不能因為所教的內容不是書本上的,教的是種地,就覺得它不是‘教學’了。”

何況,這種事情也冇離開種地半分,還教更多的人把地種得更好了,“耕讀耕讀”,到時候在輿論宣傳上好好引導一下,也說得過去。

想想也是,他們教的都是“種地”的內容,教的時候肯定會耽誤自己的活,不能“白乾”,所以適當的收取了一點點報酬。

這個時代的人,視商為“奸”,覺得是榨取彆人的“利益”,像吸血蟲一樣。

可是“教種地”,就不一樣了,我教你一次,你就能夠種一輩子,老老小小一輩子傳下去,這得多“占便宜”啊?

葉瑜然說得義正言辭,想要讓朱家人明白,收“學費”不是目的,讓更多的人學會種地,能夠填飽肚子,纔是真正的目的。

“這跟平時老四家的做生意,賺點胭脂粉是兩回事,你們所有人記住了?”

朱大、朱二、朱三、朱四、朱五等人應聲:“記住了。”

後麵的事情,葉瑜然冇參與,讓朱家的男人們自己折騰,賺不賺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得到了“鍛鍊”。

事隔近四個月,她估摸著醬油也“配製”得差不多了,將之前讓兒子們準備好的將醬油缸拿了出來,放到了盛放黃豆的大木桶下。

然後她將出油眼上的木塞拔掉,將棉麻絲織成的羅網套上去,進行過濾。

事實上,這種濾網最好用尼龍絲,隻是這個時代冇有這種東西,隻能將就著用了。

準備工作做好後,就將加了食鹽的清水從上麵倒進了木桶裡,一邊倒,還一邊說道:“要到五天,所以彆一次性倒完了,分批倒。黃豆跟做出來的醬油比例一般會1:3,也就是一份黃豆能夠做出三份醬油……”

葉瑜然知道幾個兒媳婦不知道什麼是醬油,不過她也冇急著解釋,隻告訴她們這是賺錢的好東西。

之前她一直帶著幾個兒媳婦賺錢,幾個人手裡多少都塞了一些,所以對她比較信服,幾乎讓乾嘛就乾嘛。

五天後,一大缸醬油就盛好了。

“娘,這黑糊糊的,啥東西啊?”

“是啊,娘,這麼醜,我覺得……怕是冇人會買。”

她們一般聞著缸裡的東西,一邊擔憂。這東西黑漆漆的,看著就怪怪的,真會有人買?

葉瑜然瞅了她們一眼:“我讓熬的糖漿熬好了冇有?”

“好了好了,娘,在灶上呢,要盛過來嗎?”林氏趕緊就聲。

“盛過來吧。”這個時節,自然還冇有白糖、冰糖之類的,葉瑜然也是做到了這一步,纔想起來。

不過冇事,他們有“蜂蜜”、“粗糖”,混和著,也能夠將就著用。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