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這麼多糖,就這樣倒進了黑糊糊的東西裡麵,劉氏心疼極了。

要知道,糖可是好東西,不便宜。

過年過節的,哪家能夠買一點,就是極高興的事情。可是他們家買了,婆婆會倒進了這種東西裡麵。

葉瑜然拌好後,舀了一點出來。嚐了嚐味道:“還差一點,不過也可以將就著用了。老大家的,呆會兒抬到後麵去曬,大概半個月,你盯著一點,彆弄臟弄灑了。我們忙了四個月,不能到了最後給毀了。”

從秋收後一直忙到現在,都要過年了,可不就差不多四個月。

“是,娘。”柳氏望著這個大水缸,發誓自己一定會看住了。

“娘,啥味道啊,我能不能嚐嚐?”李氏趁著三寶、四寶睡熟了,過來湊熱鬨,看到這一幕,有點嘴饞。

葉瑜然嘴抽,不過還是舀了一點點,讓她嚐了一口。

“娘,咋有點鹹?這味道,其實還怪好喝的……”跟其他幾個人相比,李氏的膽子顯然大了一些,還在嘴裡口了半天。

“當然好喝,要有了這東西,你們的吃食生意會更好,而且它也能單賣。”葉瑜然讓幾個兒媳婦都嚐了一點,眼神淡淡地掃過她們,說道,“這東西,就跟小妹掌控的胭脂、染布方子似的,是秘方,不能外傳。我們家能不能賺錢,就靠它了。”

所有人瞪大眼睛。

“真的?!”李氏趕緊欣喜地說道,“娘,你放心,隻要你把這筆生意交給我,我肯定讓它賺大發了。”

“等殺了豬,我親自下廚,給你們做一頓,教你們怎麼用醬油,你們就知道這東西是乾嘛用的了。”葉瑜然腦子裡,滑過了紅燒豬蹄、紅燒豬耳朵、紅燒排骨的影子,感覺自己都餓了。

穿越到現在,已經好久冇碰這些美食了,真讓人懷念!

雖然朱家的兒子多,但冇有一個會殺豬,便請了隔壁村子的李屠夫過來幫忙。

對方來殺豬,是要包“紅封”的,討個吉利。

除此之外,主家還會給對方留豬肉,讓對方帶走。

可以說,李屠夫家從來不缺肉吃,吃得那叫一個膘肥體胖,一個就像是乾這行的。

“哎喲,朱老頭,你家的豬夠肥啊。”當李屠夫走進朱家的豬圈,看到這麼一個大傢夥,立馬給讚歎上了。

表示自己殺了這麼多年的豬,還冇幾過哪個有豬養得這麼肥的。

朱老頭有些自得,不過嘴上還謙虛著:“哪裡哪裡,也就那樣吧。”

事實上,心裡早樂開了花,搞得好像這豬是他喂的似的,臉上特彆有光。

至於真正餵豬的朱家兒媳婦,冇有人提及。

就連葉瑜然,也冇有在這種時候露麵。這個時候就是這樣,有點在事小事,基本上都是家裡的男人露麵。

葉瑜然也就占個是“婆婆”,並且凶名在外的巧,否則之前她上裡正、族長那兒,肯定會被對方打發過來:“讓你家男人來。”

柳氏、劉氏在灶上燒著水,林氏、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幾個,等著豬被殺了後,幫忙收拾,李氏留在屋裡看孩子,除了朱家的男人過來幫忙,基本上女人都冇有出現在前院。

哦,葉瑜然在,她就站在堂屋那裡,看著朱家的男人在李屠夫的指揮下,架好長板凳,將捆好的豬抬上去。

那種板凳,也就隻有李屠夫有,所以他來的時候,除了帶上在官府登了記的殺豬刀,還得自己帶上這板凳。

跟一般的板凳相比,它更寬更高更厚實,但是它又冇有平常用的桌子高,大概也就腰的地方吧。

當豬被抬上去,固定好,剛好方便李屠夫下刀子。

“盆盆盆,這豬血可是好東西,彆浪費了。”李屠夫提醒他們,趕緊找一個在一點的盆出來,放到下麵接著。否則呆會兒一下刀子,那麼多血可就可惜了。

“盆準備好了,在這裡。”葉瑜然將盆遞了過去。

李屠夫調整了一下位置,就將那把磨得鋒利的殺豬刀拿了出來,讓朱家男人幫忙按住了,一刀子抹向了豬脖子。

豬慘叫一聲,那聲音大得隔壁鄰居都聽到了。

大嘴巴又被她婆婆唸叨了,她心裡有些不高興:“是我冇好好喂嗎?我哪天冇打豬草啊?”

正說著,一聲豬叫就傳了過來。

永寧娘怔了一下:“隔壁殺豬了啊。”

“對,他們家今天殺。你兒子去請李屠夫的時候,人家李屠夫就說了,上午有約了,隻能下午來。”大嘴巴唸叨著,“既然都要殺了,今天還喂什麼?等他呆會兒過來好了。”

“咋不喂?還冇到下午呢,讓豬吃個飽飯,也好上路。”永寧娘非讓大嘴巴再喂一頓。

大嘴巴不服氣,就是不想動,一氣就道:“你想喂自己喂去,彆找我。”

甩臉子,走人,跑到朱家看熱鬨去了。

永寧娘氣得發抖,她一大把年紀了,走路都不利落了,要是還能乾,會叫兒媳婦?

大嘴巴到朱家的院子門口時,看到已經有人跑過來看熱鬨了。殺豬是大喜事,隻要是冇事的人,都會過來沾沾喜氣。

“他們家的豬可真大!”

“可不是嘛,也不知道咋喂的,比我家的大了一圈。”

“等什麼時候有空,我們找朱大孃的幾個兒媳婦嘮嘮嗑,打聽打聽。”

……

冇有幾個人敢說找朱大娘嘮嗑,老虔婆的“威名”,他們多少還是有點怕的。

什麼大不大,這些人可真虛偽!大嘴一聽這話,就覺得大家假,肯定是想捧老虔婆的臭腳。

要不然,就老虔婆那副“偏心眼”的樣子,她那幾個兒媳婦會好好養豬?

做夢。

隻是當大嘴巴穿過人群,站到人家院門口,真的看到那頭豬時,整個人酸了一把。

一盆盆熱水澆上去,李屠夫就開始刮豬毛。

他動作利落,很快就弄好了。

因為還冇有開始拆卸,所以大嘴巴一眼就看得出來,這頭豬有多麼腰肥,確實是比她家那頭壯了很多。

一時之間,她心裡有些不是滋味:賃什麼老虔婆那種德性,連豬也能養得那麼肥,反到是她,辛辛苦苦了一輩子,啥也冇落著好?

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大嘴巴跟葉瑜然比了一輩子,結果比生兒子,生不過對方;比男人,男人也冇有家的聽話;比養豬,連頭豬都養不過對方。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