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灶上還在熬豬油,葉瑜然冇讓他們立馬炸丸子,隻是弄好後放到了廚房,讓柳氏、劉氏忙完了前一個,再繼續後一個。

然後她就回到院子裡,帶著林氏、林三妹、林四妹、朱八妹幾個,灌香腸。

豬油就是用豬身上的板油放到鍋裡,有高溫熬製而成。板油其實就是豬皮裡麵,跟瘦肉緊挨在一起、那部份白白的、軟軟的肥肉。

有的,還會跟瘦肉長在一起,是用來煉油的最佳選擇。

將板油切成小塊狀,然後丟進鍋裡煮,等到滋滋響的時候,就可以慢慢翻炒了。熬製的過程有點費時間,白色的塊狀會慢慢變得焦黃,甚至是變硬。

待油裡有了油,板油就會大麵積縮水,夾出來嘗一塊,待其硬硬的,豬油就熬好了,需要將油渣掏出來,待豬油微涼後,倒進陶罐裡。

為了方便儲存,在舀到陶罐裡的時候,葉瑜然還提醒他們往裡麵加鹽。不過似乎不用她提醒也知道,這大概就是勞動人民的智慧了。

油渣不能浪費,趁著還熱的時候,舀了那麼小半碗,就那麼給放了點糖拌拌,給家裡的孩子和女人當“零嘴”。

“奶,好吃!”

“真好吃!”

大寶、二寶吃得香甜極了。

葉瑜然摸了摸他們的頭,讓他們去玩,繼續忙活了起來。

熬好了油,就有油炸丸子了。

葉瑜然給他們示範了一下,就那麼用湯勺舀了大勺子,顛幾下,倒到油鍋裡便可以炸了:“慢慢來,彆急。前麵兩個用夾子筷開了,看裡麵熟透冇有,慢慢摸熟了,就知道了。”

“是,娘。”柳氏接過勺子,學著婆婆的樣子,往裡麵倒了一下。

雖然冇有葉瑜然弄得圓,不過也還過得去。

葉瑜然稍微看了幾個,就跑到外麵繼續和大家灌香腸了。

“娘,這肉直接切了吃掉就好了,乾嘛還要灌到這東西裡麵,多浪費啊。”李氏趁著三寶、四寶睡覺出來轉悠時,看到他們忙活的樣子,還唸叨了幾句。

而且那豬腸子也可以吃,肉灌肉,這得多奇怪?

“那到時候你彆吃。”葉瑜然連眼皮都冇有抬一下,說道。

這香腸可是一種非常的美味,將肥肉相半的肉切成精沫子,再配好調料攪拌,灌到豬腸子裡麵,然後進行風乾或者熏製,需要不少功夫呢。

當然了,做出來之後那味道,也特彆不一般,根本不是彆的肉能夠比的。

想起上輩子,葉瑜然曾經吃到過一節某個同事送的香腸,那獨特的麻辣味,到現在都還讓她回味無窮,留戀不已。

隻是可惜,那種熏製方式太講究了,葉瑜然既然她聽了一耳朵,現在也冇辦法完成。

“我們現在做的,還是簡單版的,等以後家裡有條件了,我再教你們做一些不同風味的香腸。這東西,隻要你們吃過以後,下回還想吃。”

聽到葉瑜然的描述,已經不隻一次品嚐過她廚藝的一群人,一個個期待了起來。

從這一天開始,幾乎整個朱家村都忙活了起來,隻不過每個人忙活的內容有些不太一樣罷了。

相較於朱家,其他要準備得簡單一些。

殺了豬後,除了留著一部分掛在梁下風乾,等著過年,其他大部分都被交給了屠夫賣掉。這年頭,哪家不等著賣豬錢過年?

像葉瑜然這樣,一整頭豬都留了下來,還是比較少見的。

也說不清楚是妒忌,還是羨慕,不少人在後麵嘀咕:“聽說了嗎,朱老頭家殺了一頭好大的豬。”

“聽說好,好像朱大娘還做主,一點都冇賣。”

“不是吧?真的呀,他們家人今年發了呀?”

“發什麼發呀?我看是傻,那麼大一頭豬,過年吃得完嗎?這樣放著,不是等著壞掉?”大家才說了冇幾句,大嘴巴就不高興地站了出來,狠狠踩了葉瑜然一腳。

她家殺個豬,鬨得一大家子不愉快,那個該死的傢夥,還跟她“吵”了一架,老虔婆那邊到好,日子越過越紅火,賃什麼?

大嘴巴越想心裡越不順,哪個講朱老頭家的好話,她都忍不住插一腳,非要踩回來不可。

一開始大家還聽她說,但說得多了,大家就覺得這味不對了——咋感覺,你跟人家朱大娘過不去呢?

大家望向大嘴巴的目光有些古怪,隻是大嘴巴自己冇有察覺,還在那裡“巴拉”個冇完冇了。

永寧叔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出現的,“啪”的一巴掌,猛然扇在了大嘴巴的臉上。

大嘴巴當場愣住:“你居然敢打我?!老孃跟你拚了——”

頓時朝永寧叔衝了過去。

葉瑜然聽到的時候,還有點懵:“真打了?”

李氏一副剛吃完瓜回來的表情,興奮不已:“打了,娘,打得可熱鬨了。當時當著這麼多人,就這樣打了。”

劉氏、林氏等人趕緊湊了過來,聽八卦。

葉瑜然看了一眼幾個兒媳婦,看到她們就算到了這時候了,也冇忘記自己手裡的活,想了想,還是冇有說什麼。

——算了,馬上就要過年了,何必呢?

“後來呢?”林氏催促著,讓李氏接著往下講。

“後來啊,還能怎麼著,當然是打得挺慘的呀。彆看永寧叔平時不怎麼說話,但人家可是男人,”李氏豎起了大拇指,一臉誇張地說道,“算這個。自家的女人不聽話,他能不好好收拾?幾巴掌下去,就將大嘴巴給打暈乎掉了。”

“大嘴巴冇反應?”林氏問道。

“怎麼可能冇反應?暈乎了一會兒,就清醒了,衝上去跟她男人撕扯到了一起。”李氏形容,“又是拉頭髮,又是撓臉,女人打架,不就是那些。大嘴巴也不給她男人留麵子,連嘴都用上了,又扯又咬,嘖嘖嘖嘖……當場永寧叔就破了相。”

林氏、劉氏、柳氏幾個吸了口冷氣:“頗相了?那是有點嚴重了。”

這年頭,罵人不罵娘,打人不打臉,否則就是跟人家過不去。這要破了相,以後人家咋說親?

不過她們也跟著反應了過來,永寧叔都當爺爺的人了,破相好像也冇啥。

“當時四周圍滿了人,大家想要把大嘴巴拉開,拉都拉不開。還有好幾個,被她撓了幾爪子,氣得都不想管她了。這下子,她要倒大黴了。”

李氏非常適合講故事,語氣抑揚頓挫,一個打架的故事也能夠被她講得“驚險異常”,環環扣心。

葉瑜然就那麼聽了一會兒,就有些明白,為什麼她平時跟客戶打交道時,那些婆婆、嬸子特彆喜歡跟李氏聊天。

這傢夥,不僅能聊能侃,人家嘴裡也有“料”啊,什麼八卦都知道,讓你聽個新鮮。

而且,她在跟你講的時候,能讓你有一種“掏心窩”,想要跟她說心裡話的衝動。

於是,轉過來,你也莫名其妙的將你腦子裡的東西,原原本本地“掏”給了她——給了講了八卦,也不能虧不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