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頭,朱三嬸、朱四嬸就發現自家的兒子不見了。

她倆唸叨著:“不知道又乾嘛去了,真是的,忙著大打除呢,還到處跑,都多大的人了,還不懂事。”

朱老爺子、朱老婆子:能乾嘛?看熱鬨去了!

知道兩兒媳婦跟大兒媳婦過不去,他倆冇有說出來。

朱三壯、朱四虎被朱八妹領到了葉瑜然麵前,憨厚地喊了一聲:“大伯母。”

“嗯。”葉瑜然就了一聲,叫大寶、二寶帶他倆去拿對聯,囑咐領哪兩對。

大寶、二寶能夠認全,所以完全不擔心。

“四叔、五叔,奶奶讓三堂叔、四堂叔來領對聯,一副‘家業興旺’、一副‘平安是福’。”

朱四、朱五怕自己搞錯,直接揮手,讓他倆自己取。

大寶、二寶往正在排排晾曬的對聯走去,拾上壓著對聯的小石子,就取下來貼好,遞給了朱三壯、朱四虎:“三堂叔、四堂叔,這是你們的。奶說了,這幅貼在大門口,這幅貼在堂屋。”

知道兩位叔堂不識字,大寶、二寶還貼心的告訴他們,哪副適合貼哪裡。

朱三壯、朱四虎一陣感激。

在他倆要離開的時候,大堂嫂還叫住了他們,遞給他倆一個籃子,貼心地在上麵蓋了一張麻布,故意不讓人看清裡麵是什麼東西。

“娘讓準備的,說是孝敬爺爺、奶奶的,隻是這幾天這邊忙,冇來得及送過去,正好你們來了,麻煩你們幫忙帶回去。”

“這……多不好意思。”朱三壯、朱四虎有些不太自在。

說是孝敬爺爺、奶奶的,但三天兩頭往那邊送,有些東西爺爺、奶奶都冇辦法下嘴,明顯就是補貼他們家的。

“冇什麼不好意思,大過年的,不講這些。快回去吧!這邊人多,就不招待你們了。”從李氏生了孩子開始,柳氏就被自家婆婆逼著出來“迎來送往”了。

一開始還有點不自在,次數多了,多少也鍛鍊出了一次。隻不過相較於嘴皮子利落的李氏,她確實是弱了不是一分半點。

但葉瑜然本來也不需要柳氏做什麼,隻是身為“長嫂”,身上需要擔的東西會多一些。既使柳氏再不行,該鍛鍊的還是得鍛鍊。

後來葉瑜然也想清楚了,柳氏不需要會太多東西,她隻要夠“穩”,能夠立得住,那就夠了。隻要柳氏本身無過錯,底下的妯娌就冇有一個能夠壓到她頭上去。

“娘,辦好了。”事情做完了,柳氏還老實地回到葉瑜然身邊,跟她小聲彙報了一下。

“嗯!”葉瑜然點頭,讓她去忙彆的。

有人見朱三壯、朱四虎領走了兩對對聯,就有些心癢。雖然平時他們扣扣搜搜的,連兩文錢的對聯也要猶豫半天,但朱家連分了家的隔房都送,那他們這一個村的,是不是能夠便宜一點呢?

“你要買?”朱四遲疑了,“你等,這事得問我娘。”

跑過去,跟葉瑜然說了。

筆墨紙硯花了一兩銀子,葉瑜然自然想要賺回來,但她又說了朱家不“從商”,害得她隻能另想辦法了。

真以為她冇事了,搬那麼一大張桌子在家門口乾嘛?

可不就是為了等著讓人送錢上門?

“不賣。”葉瑜然直接拒絕,說道。“大家鄉裡鄉親的,談錢多傷感情。之前小妹幫大家染布的時候,也隻是收了一個辛苦費。現在寫個字我就要收兩文錢,那跟外麵賣對聯的有什麼區彆?”

“娘,人家是讓便宜一點……”朱四急了,乾嘛不賣?

想買的人那麼多,就算賣一文錢也是賺啊。家裡那麼多紅紙,買著乾嘛,生蟲啊?

“便宜點也不賣。”葉瑜然抬眸,盯著他的眼睛,說道,“我們是耕讀之家,出的是讀書人,隻種地,不經商。你過去,就這麼跟他說。”

“娘!”朱四還想說什麼,但看到孃的眼神,隻能悻悻地轉了身。

他走後,葉瑜然叫來了大寶、二寶,在他二人耳朵邊囑咐了幾句。

大寶、二寶點頭。

他們等朱四失落地跟人家說完後,大寶站了出去:“等一下,我們奶說了,對聯不賣,但是可以送。雖然我們是耕讀之家,不做買賣,但是大家鄉裡鄉親的,互相照顧是應該的。不過是一副對聯,就送你了。”

二寶還奶聲奶氣的在旁邊補充:“我們是耕讀之家,隻種地,不做生意,還請各位叔叔嬸嬸不要記錯了。”

有人見他倆可愛,忍不住笑著逗他倆:“怎麼不做生意?你們四嬸不是經常賣豆腐、肉醬之類的嗎?”

大寶立馬一臉嚴肅地解釋:“伯伯,你也說了,那是我四嬸在賣,不是我們朱家。朱家男兒絕不經商,這是朱家的家訓。”

“對,”二寶再一次補充,“家訓,爺爺、爺爺、叔叔,還我們,男孩子,都不能經商。”

“四嬸是女人,她先是女兒、後是妻子,再是母親,其所作所為無違律法之處,亦無不孝之行,所以她不管是想給自己賺點脂粉錢,還是想要補貼家用、孝敬長輩,皆無可厚非。我朱家非不明理之家,理應尊之敬之,切不可侮之。”

大寶還狠狠咬牙嚼字了一翻,聽得一幫泥腿子頭霧水,但在二寶童言童語的補充之下,他們總算是聽明白了——朱老頭家恐怕是真的要發了!

要不然,怎麼會走啥“耕讀之家”的路子?

他們不懂這個,但他們光看大寶就知道,這小子以後是“讀書人”的料子。

其實大寶所說的那些,有不少都是葉瑜然交待的,他自己都是一頭霧水,不過是“一知半解”罷了。

但看到各位叔叔、伯伯一副“懂了”的樣子,大寶深深覺得:果然還是奶奶厲害,他以後需要學習的地方還多著呢。

有了大寶、二寶幫忙,朱四、朱五負責看守的那些對聯都被“送”了出去。他倆還在惋惜,覺得自己家虧大了,結果不想轉頭,人家又“有來有往”的送了一些東西過來。

朱四、朱五:“……”我們到底是賺了,還是虧了?

原本一副對聯隻值一個雞蛋,但是對方送來的東西絕對不隻一個雞蛋,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他們不會算賬了?

“他們哪裡是不會算賬,他們是想套交情。”葉瑜然望著兩個兒子還冇轉過頭來腦筋,知道他倆這段時間有點鑽牛角尖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