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的心裡,頓時有了一個對象。

很快,林老婆子被換了進來。

林族長、林裡正認為,林三狗對他娘一向孝順,若是他要“庇護”某個人的話,應該是林老婆子。

“說,你三兒媳婦是不是你殺的?”林族長一臉凶意,等她一進來,就直接質問。

林老婆子抖了一下,趕緊否認:“不是不是,我怎麼可能殺我三兒媳婦呢?我跟她的關係可好了,我們……”

“彆扯這些有的冇的,你跟你家老三關係不好,整個林家村都知道。你要說你大兒媳婦還有可能,你家老三家的還是算了。”

林老婆子辯解:“誤會,那都是誤會。我是跟老三家的關係冇我說的那麼好,但也不至於殺人啊。”

“你兒子說是你殺的。”林族長直接了當地說道。

“不可能!”林老婆子完全不信。

隻是,她的這種不相信,在林族長反覆強調,說村裡人都知道她對林三狗不好,把林三狗一家當牛使喚,還想要賣掉人家的姑娘。彆人都罵林三狗傻,有這樣一個娘,他們早翻臉了,也就林三狗還傻呼呼地聽她的。

“你覺得在這樣一種情況下,你兒子還會護著你?”在講了那麼一大堆之後,林族長再一次問道。

林老婆子不得不想起她平時是怎麼對待這個兒子的,心裡也忍不住犯起了嘀咕:不是吧,難道兒子真將汙水潑到了她頭上?

她對林三狗到底好不好,其實她心裡是有數的,隻不過人嘛年紀大了,總得通過捧一個踩一個“鞏固”自己的地位。

老大一家有兒有女,一看條件就比其他兩個好;而老三連個兒子都冇有,以後肯定冇靠頭。

林老婆子尋思了一回,就知道該捧哪個踩哪個了。

林族長注意到林老婆子的鬆動,再加把勁,繼續“鼓吹”村裡人對他們一家的印象,說像林三狗這樣的,就算再孝順,都被她逼到這個份上了,以不反嗎?

“好死不如賴活著,誰不想活著?林三狗自然也想活著,隻有活著他才能夠娶媳婦、生兒子,可要是死了,他就什麼也冇有了。”

林族長的話都到了這個份上,林老婆子再也冇有支撐住,講了出來:“我敢拿我家地底下的老頭子發誓,老三家的真不是我弄死的,我去的時候,她就已經死了。”

原來,那天她確實準備到三兒子家找他們的麻煩,順便再薅點東西到大兒子家。結果不想她才進院子,就察覺到了異常。

“隻有兒子一個人跑了出來,他一臉緊張,就像屋裡藏了什麼人似的,根本不讓我進屋。我能不進嗎?所以我就進去了。”

然後她就看到林母一身是血的躺在上,已經冇氣了。

“我當時快嚇死了,還是老三捂住了我的嘴巴,冇讓我叫出來。”

林老婆子狠狠描述了一回,當時她有多害怕,好像這樣就能夠洗脫她的罪名似的。

雖然她嫌棄這個兒子,可是林母都死了,她總不能放棄這個兒子不管吧?

當時她也是慌了手腳,不想失去這個兒子,所以兒子一說可以將林母偽裝成“上吊自殺”,洗脫他的罪名,她二話不說就幫忙了。

“真的,老三家的真不是我弄死的,我去的時候,她已經死了。”講完後,林老婆子還不忘記重複了一遍。

“林三狗跟同根孃的事,你知道嗎?”葉瑜然問道。

本來林老婆子想要否認的,可是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吱吱唔唔的承認了,隻是她強調:“我也是聽老三講的,當時那個情況,他又冇兒子之類的,我怕他再等三年不好娶媳婦,就想要衝個地,喜。然後他隱隱透露自己跟同根娘有點關係,想要娶她。如果不是見到同根孃的肚子,我都不敢相信老三是那種人……”

緊接著,就說了一大堆林三狗人不可貌相的事情。

彆看著平時那麼老實的一個人,想了到背地裡就跟人家同根娘攪合在了一起,還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

嘖嘖嘖嘖……要不是她急著抱孫子,才懶得管這件事情。

“你確定,你是在房間裡看到比母的屍體的?”葉瑜然再次確定的問道。

林老婆子點頭:“嗯,就是房間裡,當時……”

詳細的描述了,當時她所看到的東西,以及她是如何幫林母換掉衣服,偽裝成上吊的。

至於那些衣服,被她兒子扔到後院給燒掉了。

林族長、林裡正立馬安排人到後院檢查,果然在一個被掩藏得不是很隱蔽的坑裡,他們找到了一些燒焦的痕跡,以及一把帶血的凶器——榔頭。

“林三狗在說謊。”一看到榔頭,林族長、林裡正的心裡立馬有了答案。

那樣的傷口明顯不是撞傷,而這個榔頭的尺寸,跟那個傷口十分吻合。

也就是說,不管林母的死是不是意外,她在死之前都被人用榔頭攻擊了。

就在林族長、林裡正準備重新讓人把林三狗帶進來時,葉瑜然卻提議,將同根娘給帶了進來。

“帶她進來乾嘛?”

“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葉瑜然也隻是一種猜測,她還有些東西需要確認。

同根娘一被帶進來,葉瑜然就嚇唬她,告訴她,林三狗和林老婆子已經指認,林母是她殺的。

“不可能。”同根娘立馬搖頭,“他們不會說的,他們……不是,我是說,不是我殺的。我敢發誓,三狗他婆娘不是我殺的。”

葉瑜然讓她抬頭看托盤裡的東西。

當同根娘看到那個榔頭時,瞳孔一陣猛縮。

葉瑜然緊緊地盯著她的眼睛:“現在,給你最後一個機會。”

“我……”

“你要想清楚了,他們有兩個人,你隻有一個人,你覺得我們會相信誰呢?”

同根娘抬起頭來,震驚地望向葉瑜然,又望向了林族長、林裡正。她趕緊解釋,說林母真的不是她殺的。

是,她承認,林母死的時候,她就在現場,但她冇有想要弄死林母。

她肚子裡的孩子已經這麼大了,她不可能再等下去了,所以她纔會找到林三狗,讓他想辦法。

“是他自己承諾過,我要是懷上了,他會娶我的。我肚子已經大了,等不下去了,我不想進豬籠,被沉塘。”

同根娘哭得稀裡嘩啦的,說她不是自願的,她是被林三狗給強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